筆趣窩 > 開海 > 第二十八章 壯士

第二十八章 壯士

  攤上這樣的事,林滿爵也覺得腦袋疼得厲害。

  “前線指揮同知林琥兒沒處理過這樣的事,接連從麥城向北發六撥人馬送信,手忙腳亂?!?br/>
  林琥兒?

  鄧子龍咀嚼著這個名字,張張嘴想說什么,最后又閉上了。

  雖然說和平時期西班牙人朝明軍射擊這種事,所有人都沒處理過的經驗,但如果說是這個靠睡覺從百戶睡到從三品指揮同知的林琥兒,手忙腳亂……應該的。

  林琥兒從軍,由旗軍到旗官的躍升只是因為他懂南洋土民言語,只率部打過一場仗,船還被干沉了,就過去的戰績來說,實在稱不上一員良將。

  但西語、葡語、呂宋語、北亞土民多個部落語言都很精熟,明軍登陸阿卡普爾科之事,在付元標下負責在岸邊港口休整傷兵,近千傷兵被他收攏得挺歸整,后來成了真正的副千戶,需要人去邊境的時候,又成了正千戶。

  如今大西港沒他的事,邊境也不復存在,本身又是個給人留下‘沒實際戰功的幸進之輩’刻板印象的他,自然而然被林滿爵借到哥倫比亞來——哥倫比亞不需要會打仗的將領,需要一個粗通軍事、略懂練兵,對鹽糧、捕盜、河工、水利以及編寫軍籍、撫綏民夷等事務的干才。

  打仗?仗要都讓你打了,勞塔羅做什么?

  所以這一次,林琥兒的指揮同知,又是一個因事而設、因運而升的官職。

  在這個位置上,林琥兒做的還不錯,他編了右京京南四縣之民籍、掌管著勞塔羅義軍的軍籍、溝通著義軍與官府間的錢糧輜重諸般事宜,操練著各地土民鄉兵,還自己編了四縣之地四百多個地名,多才多藝。

  將來哥倫比亞的歷史、各地縣志很可能就要從他開始說起。

  “目前確定的是西軍排長陣于官道,雙方有過舉銃對峙,隨后西軍軍團長下令后撤,就在這過程中他們的鳥銃響了?!?br/>
  “前線抓獲俘虜多是自說自話,有人說那一銃真不是他開的;有人說舉鳥銃的火槍手就在他身邊,眼看著是火槍自己放響了;還有人說不知道哪兒放的銃,反正前邊響了他們就跟著軍官前進?!?br/>
  林滿爵說起這事,臉上愁意極濃:“林琥兒推測,認為西軍是有人緊張放銃,隨后就亂了……總之,他們應當都不是故意的?!?br/>
  唉。

  鄧子龍長長地嘆了口氣,看著林滿爵突然疲憊的笑了:“林帥把這事向大西港稟報了么?”

  看見林滿爵點頭,鄧子龍自顧自道:“算算時間,快的話船已經到大西港,大帥應已知曉,林帥可知要是大帥知道剛才的話,會說什么?”

  “你管他是不是故意的?!?br/>
  鄧子龍倆眼往上一翻、起身背手把陳沐的語氣神態學得惟妙惟肖:“出了事就解決,要解決就講道理,什么是道理?道理就是我大明帝國的旗軍不朝著西軍放銃就給他費老二好大一張臉,現在他的兵敢朝咱旗軍頭上放銃……我炮呢!”

  “后邊的事,不用鄧某說,林帥心里也知道?!?br/>
  鄧子龍挑挑眉毛:“林帥打算怎么辦?”

  “等大帥命令,在此之前林某已查明駐馬坡之變情況,銃聲初響,因其火槍并非朝關防打來,唐大章并未下令還擊,隨后西軍矛手受驚越過界限,發虎蹲一炮、總旗箭兩支、小旗箭十支、手雷二十四顆,鳥銃放九十響,敵軍前陣已潰、陣中突前,以至前后相踐大亂?!?br/>
  “總旗宣講彭三、小旗郎承望命小旗王驥、史興異、項登虎、羅輔率旗軍挾總旗后撤求援,以十二壯士列陣以銃刺格斗阻敵,皆力戰而亡;王驥等行不足里,敵騎蜂擁,小旗史興異復率部背戰,亦盡沒陣中?!?br/>
  “總旗唐大章欲返身逆擊西軍,為小旗項登虎以墩子箭擊昏,復持銃格斗步戰殺一敵騎,羅輔以鳥銃遠射一騎于馬下,眾騎不敢上前,才得且戰且退;后西軍步兵毀稅卡焚哨樓,四下合圍,幸左近整編義軍聞訊抬木炮三位趕到,左右總旗亦率部馳援而來,西軍方緩緩退去?!?br/>
  鄧子龍聽著林滿爵的敘述直咬牙,同時也有點同情總旗唐大章。

  若是他易地而處,選擇興許與唐大章一樣縱馬馳擊……這與大局觀無關,身為武人是要有膽氣的,自己手下朝夕相處的旗官旗軍接連慘死,逃出生天的機會又不大,一念之差就會選擇返身拼一把。

  從敵眾我寡的交戰中,鄧子龍能看出唐大章是個好低級軍官,不單單因他直屬小旗官都愿為他而死,更因他的旗軍都愿意斷后。

  那種情況下如果旗軍不愿意,旗官是約束不住他們的。

  就好像整個軍隊的編制在,旗軍不會違抗旗官,旗官不會違抗百戶,但如果軍隊最高軍官是千戶,百戶這一級是有可能違背命令的。

  但他還是同情唐大章,被墩子箭射昏過去……墩子箭是木頭做的,張開了重弓近距離射出去,威力不亞于一桿小金瓜被投出砸腦袋上。

  “旗官都是好旗官,旗軍都是好旗軍,這一總旗,陣亡多少人?”

  “三十七,當場陣亡二十一人,后又有十六人于昨夜不治,軍官僅余唐大章、王驥、項登虎、羅輔四人,宣講僅余曹應實一人,西軍的傷亡林琥兒還未送給在下,但據說駐馬坡遍地俱是西夷尸首?!?br/>
  鄧子龍抬起一根手指制止了林滿爵的話,他用著跟模仿中陳沐差不多的語氣,說著自己的話:“你管他們殺了多少西軍,我們的兵被人殺了?!?br/>
  怒不興兵、怒不興兵、怒不興兵。

  鄧子龍在心里對自己念叨了許多遍這句話,這才面前平復心情,道:“不能繼續不管他們,我的部隊要調動需大帥批準,只能先勞煩林帥,指派游擊軍如邊境協同防御,以防西軍狗急跳墻?!?br/>
  他能想象,西班牙軍隊此時此刻惹出大禍肯定害怕大明的報復,萬一這個時候趁明軍守備空虛集結兵力來偷襲就不好了。

  “林帥麾下不是有一伙混血原住民么?派他們去秘魯吧,大帥下令前,我們要弄清楚西軍動向,同時向邊防調集軍隊,以備接下來出關的戰事?!?br/>
  書客居閱讀網址:

看過《開?!返臅堰€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