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人間苦 > 第723章 天生演技派

第723章 天生演技派

  小孫從銀行回來,屋里只有嘯天貓和蔡根。

  嘯天貓假裝無聊的趴在吧臺上,不時的關注著蔡根,可能是怕他有什么極端的做法。

  蔡根無視嘯天貓的關注,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好像此時的情況,唯有睡覺可以解憂。

  據說,人的大腦都會有保護機制,遇到不可承受之痛苦,就會停機保護,或者昏迷,或者睡覺。

  蔡根沒有昏迷,他依靠睡眠來保護自己的大腦。

  其實,他還有第三個選擇的,那就是剛進門的段曉紅。

  “這都幾點了,還不開飯?

  咋滴,有錢了,就飄了,不給吃飯了???”

  有錢了三個字,像是三根針,扎醒了睡夢中的蔡根。

  猛然驚醒,蔡根坐了起來,四下大量了一番,感覺自己療傷效果不夠,翻了個身,繼續睡覺,呼嚕震天。

  小孫怒視段曉紅,這個貨咋一點眼力見都沒有呢?

  你看石火珠,都沒敢過來吃飯,知道躲事兒。

  也是,段曉紅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段土豆,你別吵,真把主人吵醒了,削你,我們可不拉著?!?br/>
  嘯天貓沒有怒視,直接語言威脅了。

  段曉紅腦子不笨,只是情商有點欠缺,此時也感到了氣氛不對,小聲的問嘯天貓。

  “菜幫子咋滴了,這大白天的咋還睡覺呢?”

  嘯天貓蹦到段曉紅附近的桌子上,細聲細語的解釋。

  “上次,主人三十萬被砍碎,你還記得不?”

  段曉紅不用努力回憶,就想起了那幾天蔡根丟了魂一樣的狀態,很難忘記。

  “恩,記得啊,打擊很大,承受了無法撫平的心理創傷,每天都跟個死人似的?!?br/>
  嘯天貓看向了蔡根的方向,盡量用危言聳聽的方式演繹。

  “今天,主人眼瞅著,生死霍拉的,給了那個大腦袋八十萬修車錢。

  所以,千萬別提有錢了的事情,別刺激主人了,說削你,絕對不是嚇唬你?!?br/>
  有錢了三個字,雖然聲音小,還是把蔡根驚醒了。

  這三根針又出現了,再次睜開眼睛,坐了起來,蔡根迷糊的找了找,哪有錢???

  不可能有錢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有錢的。

  又翻了一個身,打起了呼嚕。

  段曉紅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了,蔡根現在明顯不正常啊,實在太敏感了。

  “那,那需要我,給他做個心理疏導不?”

  小孫把話頭接了過來。

  “我覺得很有必要,今天的刺激,實在有點狠。

  如果換成我,絕對睡不著。

  等我三舅睡夠了,我問問他吧?!?br/>
  現在的情況,讓蔡根起來做午飯,無異于在景陽岡上露營,瞧不起老虎???

  “哎,這是在自我保護,依賴睡眠逃避現實呢。

  算了,我也不吃了。

  小孫,我接杯白酒拿回去。

  店里還有點瓜子,我湊合一頓吧?!?br/>
  小孫點頭,準備去吧臺記賬,結果一到吧臺,看到蔡根的眼睛睜開了。

  這是一個什么樣的眼神啊,直勾勾的看向天花板。

  沒有一絲情緒,也沒有一絲留戀。

  如果非打個比方的話,那就是蔡根心已死,此時屬詐尸。

  小孫看得一陣心慌,這咋還睜眼睛打呼嚕呢?

  張飛上身了???

  “小孫,你做點現成的盒飯,把大伙都叫來吃飯吧。

  我就不吃了,困。

  對了,晚飯你也照辦,不用叫我?!?br/>
  沒有看小孫,蔡根說完,又把眼睛閉上了,呼嚕更響了。

  有了吩咐,小孫就得照辦啊。

  告訴嘯天貓去叫貞水茵和石火珠過來吃飯。

  兩個人都戰戰兢兢來了,聽到蔡根的呼嚕聲,才稍稍放心。

  真害怕一進屋,就看到蔡根在吧臺上一趴,生無可戀的瞪個眼珠子看向門外,雷打不動。

  石火珠知道有飯吃,還是比較開心的。

  本來都想好了,去買箱干脆面,這幾天就在自己屋湊合吧,盡量不過來這邊,壓力太大。

  “大爺爺,蔡老哥,沒事吧?”

  小孫自豪的搖頭,聽著蔡根的呼嚕就讓他感覺很自豪。

  “沒事,我三舅啥沒見過,沒看睡得安穩,呼嚕震天嗎?”

  石火珠剛想說話,被小孫一擺手制止了。

  一指吧臺,此時上面貼了一張白紙,寫著一行字。

  “千萬不要提,有錢了,三個字?!?br/>
  噢,石火珠心里了然,這是怕刺激蔡根啊,算是敏感詞。

  說出來不知道會有什么后果,按照自己的地位來看,還是不要輕易嘗試。

  貞水茵沖著蔡根睡覺的方向,攥著拳頭,比劃了一個加油的姿勢,就開始吃飯了。

  日子還得過,飯就還得吃,不吃就會餓死,日子就沒法過了。

  悄無聲息的,眾人在蔡根的呼嚕聲中,吃完飯,各自散去。

  本來都想獻計獻策的,但這個技術活,都不是自己的強項。

  還是等蔡根睡夠了,狀態穩定了,再說吧。

  晚飯的時候,蔡根還沒醒,好像要睡到地老天荒一般。

  眾人還是一聲不響默默吃飯,都沒什么好主意。

  “改革春風吹滿地,中國人民真爭氣...”

  蔡根的手機突然響了,自然的被接了起來,蔡根的聲音很平穩,像沒事人兒一樣。

  “老婆,什么事?”

  “老公,你干啥呢?”

  “沒干啥,看店等活呢?!?br/>
  “聽說昨天李姨老伴犯病了?你去了???”

  “恩,兒子不在身邊,我去給幫著打點一下。

  今天二驢回來了,我就沒事了?!?br/>
  “老人咋樣?”

  “腦血栓,那么大歲數,估計會有后遺癥,以后少不了人伺候了?!?br/>
  “哎,你晚上沒活早點睡覺,別熬夜了,身體壞了有多少錢能有好花了?”

  有...錢...了,三個字又出現了,蔡根條件反射的坐了起來,不由自主的四下尋找,嘴上沒有停。

  “恩,我知道,我會注意的,你們什么時候開始停課?”

  “上到二十八,今年過年是在店里,還是在家?”

  “這個我再想想,不著急?!?br/>
  “恩,你吃飯了嗎?”

  “正在吃,你吃了嗎?”

  “那行吧,你吃飯吧?!?br/>
  蔡根掛上電話,沒有三秒鐘,再次打起了呼嚕,好像剛才什么也沒發生一樣。

  屋里吃飯的眾人,都驚呆了,嘴里的食物都忘了嚼。

  同時看向呼嚕聲音的方向,都露出了佩服的神情。

  這蔡根什么演技???

  什么沉浸派?什么體驗派?什么學院派?

  與蔡根一比,簡直弱爆了。

看過《人間苦》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