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邪王難寵,醫妃難撩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心態崩了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心態崩了

  不行,什么東西都能丟,那畫絕對不能丟!

  官七畫瞬間炸了,一把拉住了那面具男子的手。

  “等等!”

  面具男子回頭,目光落在官七畫抓住他手臂的五指上,眼神有些銳利。

  官七畫這才意識到不妥有些訕訕地松了手,對他解釋道。

  “那個,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東西落在客棧里了,你能不能在這等我一下?”

  好不容易才得了準許能夠與他一起上路,可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而告吹了!

  面具男子瞧她一眼,竟沒有就此拒接,反而問道。

  “什么東西?”

  官七畫垂下雙眸,掩下眼底那一抹焦急。

  “很重要的東西!是一副畫,很珍貴!”

  面具男子見官七畫是真的焦急,便沒有再說什么微微點了點頭。

  “你要去便去吧!”

  聽他這意思,是愿意等她了?官七畫連連點頭,一邊跑往回跑一邊道。

  “好!我很快就回來,就一會兒,你等我!一定要等我哦!”

  說完,便飛奔朝著客棧的方向而去。

  好在那客棧離縣衙也不算太遠,官七畫一路狂奔而來,一進客棧迎面便碰上了剛剛回到客棧的掌柜與那名把她送進衙門的小二哥。

  瞧見去而復返的官七畫,兩人很默契地往后退了一步,大約以為她是來尋仇的。

  但官七畫可沒空理睬他們,回到自己租住的那個房間拿回自己的東西,她連昨夜住店的錢都未付就走了。當然,掌柜大約也知曉此番是他們先誣陷了官七畫,居然也沒好意思跟她要,就這般放她走了。

  如是,官七畫便順利地拿回了自己的東西,再從客棧后院的馬廄里牽出來了自己的馬,飛奔回去方才的街口尋找在那等她的面具男子。

  然而回到之前那個街口,那個面具男子的身影居然不見了。

  官七畫趕忙下馬,在原地找了幾圈都沒找到,最后只能騎著馬朝著北方那條大道追了出去。

  一路尋找,不論是大路上還是大道兩旁,甚至連遇上供路人休息的茶水攤子她都下馬進去仔細查看。然而就這么找了快兩個時辰,秋日的太陽都從熾熱變得暗淡,她還是沒能找到那人的蹤跡。

  難道他根本就沒走這條路,他說的往北走,都是在騙她?

  坐在馬背上的官七畫越來越悲觀,終于忍不住放開了韁繩,捂著眼睛在無人的大道上哽咽了起來。

  一路以來所遇上的困難一件件浮現在她的心頭!

  她想起當初她在聽到那聲噩耗時的絕望,那五年如同深陷深淵般的等待。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氣才說服自己,努力地讓自己相信,總有一天他們還有機會再見。

  可是……

  “為什么每一次,每一次都這樣?”

  每一次,都要讓她在以為下一刻就要得到的時候就這樣失去!

  她是不是錯了?當初是不是不該拋下一切來這個地方走一趟?

  她好想瑾之,好想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是錯了?

  也許,她真的再也找不回他!

  然而就在官七畫委屈的都快要哭的時候,從自己身后的大路上卻突然響起了一陣如雨點般的馬蹄聲。

  朦朧中,她似乎聽到那陣馬蹄聲就停在自己的身邊。

  馬背上似乎有個人正看向她,那個人大約會覺得很奇怪吧,他一定不明白為什么會有人如此光明正大地在路上哭。

  可是那又如何?難道她連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場都要看旁人的臉色嗎?

  直到那人終于出聲,下馬來到官七畫的身邊站定。

  “你,怎么了?”

  很熟悉的聲音,居然還是熟人嗎?

  官七畫抬起已經朦朧的淚眼,終于看清了來者,不正是她瘋狂找了一個下午的正主嗎?

  對上那張熟悉的面具,和面具下那雙寫滿震驚與關懷的雙眼,官七畫鼻頭一酸愣在當場。

  “你怎么在這?”

  那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后才回答道。

  “我去旁邊買了匹馬,回來之后便一直沒有等到你。有商戶說看見一個年輕女子騎著馬從這條路走了,我便追了過來!你怎么在這里哭起來了?”

  官七畫吸了吸鼻子,眨了眨已經紅成兩個圈的眼睛。

  “沒有,我沒哭!”

  才剛這般回答完,一顆晶瑩的淚珠便應聲而落。

  這下可好,就像瞬間是開了閘,眼淚便如那斷了線的珠子般一連串地落了下來,官七畫捂都捂不住。

  不等還在下面驚愕的男子做出反應,官七畫自己便哽咽著爬下馬,然后默默地走到路邊找了塊石頭坐下,靜靜地擦著臉上的淚。

  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分明是個誤會,原來他不是丟下她獨自一人走了,只是她自己找得不夠仔細。

  但是為什么,還是感覺這么委屈呢?

  面具男子見官七畫哭的這么傷心,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將二人的馬都從路上牽了下來系在樹下。

  再次來到官七畫的身邊,他問。

  “為什么要哭?”

  官七畫已經哭得沒有方才那樣慘了,抱著自己的膝蓋甕聲甕氣地回答。

  “我想,想家了!”

  聽到她這樣回答,他又沉默了。伸出手似乎是想要來安慰她的,但也不知是考慮到什么,猶豫之后還是放棄了。

  只又問了一句,“既然這么舍不得離家,為什么要出來呢?留在家里不好嗎?”

  話音方落,只見眼前的女子搖了搖頭,聲音中滿是悲傷。

  “最重要的人不在,家就不是家了!”

  面具男子聞言,也沉默了。

  其實官七畫倒也沒有什么大事,只是積累了太多的負面情緒,如今因為一件事而全面爆發了而已。

  她總是要哭這么一場的,將心中的不快都發泄出來,只要哭完了自然就好了!

  哭完了,路依舊還是要繼續走的!

  等到她終于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緒,從陰霾從清醒過來,才發現周圍的天都快黑了。

  從大石頭前站起身,她想起方才自己失控的模樣,再瞥一眼面具男子的背影,這下終于知道什么叫做尷尬,沒臉見人了。

  摸了摸自己冰涼的臉頰,她走到人家身后,不好意思地開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王難寵,醫妃難撩》,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看過《邪王難寵,醫妃難撩》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