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三國之天下至尊 > 第一百九十章 亂世以近

第一百九十章 亂世以近

  “你怎么來這里了?”袁紹對自己的大兒子出現在這里,相當的不滿。

  并不是袁紹沒有考慮到兒子出現在這里一定是發生了大事情。

  但要知道,作為袁紹的長子,便是發生天大的事情,他也要坐鎮基業。派誰來都可以,他來就不行了。

  這是一個繼承人意識形態的問題,出事了你自己第一個跑了,未來你怎么繼承家業,怎么成為主公?

  因此袁紹相當的不滿,太不滿了。

  田豐沮授神情凝重。

  逢紀若有所思。

  郭圖比較急,起身關切道:“大公子,發生了何事,讓你親自來到這里,快給主公解釋?!?br/>
  噗通,袁譚跪下來后,就流淚了。

  你哭毛哭?哭有用嗎?發生什么了,你他嗎的倒是說呀。這把袁紹給急的,恨不得下去就給一巴掌。

  但袁紹還是保持了相當的鎮定,道:“吾兒,莫憂,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讓你如此急迫,慢慢道來,別慌?!?br/>
  河北豪杰名士,都是忍不住點頭。到底是主公,不愧四世三公之后,遇事冷靜。而大公子,畢竟年輕,歷練歷練,就好了。

  “父親……?!痹T哽咽道:“你走后,太行山里的黑山軍就開始作亂了?!?br/>
  眾人眉頭一皺,馬上他們就能想到。一定是以張燕為首的黑山軍,得知袁紹大軍離開,趁機搞事。

  袁譚繼續說道:“我立刻和高干、淳于瓊等人,鎮壓黑山軍作亂,連勝三場?!?br/>
  眾人頓時瞪大了眼睛,一片嘩然。

  郭圖急忙道:“原來大公子是大勝,還是連勝三場,真是可敬?!?br/>
  袁紹松了口氣,也就沒有追問下去。反而是坐下來了,他現在心里又氣又高興,高興的是兒子大勝,值得慶祝。氣的是,你完全可以派個人來報捷,你忍不住自己跑來報捷,邀功,你就這點心態,以后還怎么成大事?

  沮授和田豐他們也是松了口氣,看來是大公子忍不住來邀功的。想一想,畢竟主公有三個兒子,這是競爭壓力大。

  但你想到過沒有,你就這么跑來邀功,反而功勛大打折扣。

  袁譚根本就沒敢抬頭,豆大的淚花就打濕了下面的土地。真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雌饋?,他已經很受傷了。

  說道:“這時,公孫瓚突然從背后襲擊了我軍。黑山軍也是趁勢沖殺,乃至于全軍覆沒?,F在,公孫瓚已經控制了整個渤????!?br/>
  袁紹點頭道:“原來是這樣,已經全軍覆沒了,好……。什么!”

  他本以為袁譚已經將敵人全軍覆沒,仔細聽才聽出來,原來是自己的軍隊全軍覆沒了。就連渤???,都被公孫瓚奪取了。

  袁紹猛然起身,瞪大了眼珠子,卻是眼前發黑。

  河北文武驚秫了。

  原來之前的是套話。

  簡直尼瑪神反轉!

  袁譚根本不敢抬頭,繼續說道:“冀州東部,只有劉備的平原郡不曾被公孫瓚入侵。我迫不得已,只能舉家避難洛陽,現在母親和弟弟他們已經和爺爺團聚?!?br/>
  咕嚕叮當。

  袁譚忽然發現,不知什么時候,父親已經出現在身前的地面上,正躺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瞪著自己。

  “你……?!痹B白眼一翻,從帥位上摔下來的他,當時就昏迷過去了。

  而整個大帳,已經爆炸了。

  到處傳來席塌案幾和倒地的聲音。

  田豐沮授,顏良文丑,都是震驚的炸了毛。

  而在大帳外站崗的士兵,兵器都松手落地了。

  尼瑪,

  我們還以為你是大捷,原來你特碼的連基業都丟了。

  你怎敢這么大喘氣的匯報?

  你看把主公驚的,都尼瑪抽過去了。

  田豐沮授二人微微一想新得到的情報,當時如同酩酊大醉一般臉色通紅,直接栽倒在地。

  基業沒有了,還是被矛盾最深的公孫瓚奪去的。

  河北豪杰名士,基本上都是渾身發軟,顫抖的手嘟點著袁譚,面目表情無法形容,說不出話來了。

  “爹!都是我的錯!”袁譚抱住昏過去的袁紹,就放聲大哭了。

  “快救主公!”

  眾人一擁而上,隨后軍醫就來了。

  少頃。

  一番針灸推拿,正值壯年的袁紹到底是蘇醒了過來。第一眼就看到了袁譚,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

  袁譚立刻跪在了地上。

  “來人,拖去出斬了!”一口怒氣,支持著袁紹從席塌上一躍而起。

  親衛猶豫了一下,到底是把袁譚給抓住了。

  而此時的袁譚充滿了自責,淚流滿面,好不抵抗,哭泣道:“兒……,死有余辜?!?br/>
  郭圖動蕩,跪了出來,求道:“主公息怒,此事定然是公孫瓚蓄謀已久,圖主上基業。后方一無大將,二無重兵,這才被公孫瓚得手。大公子已經力戰保全了眾人家眷,罪不至死,請主公明察!”

  “主公息怒!”

  “主公息怒!”

  河北文武跪了一地。

  這事情的確不能斬了大公子。

  而袁紹也是因為一時激怒,這才要殺兒子?;⒍旧胁皇匙?,別說最疼兒子的袁老爹了。更何況,郭圖說得也是實情。大軍和大將都被袁紹帶了出來,別說是郭圖,換了其他人恐怕也擋不住公孫瓚的進攻。

  而袁紹也沒有想到,盟書還沒有涼下來,身為聯盟一分子的公孫瓚就敢這么捅刀子。所以他才帶出了大軍,也好在和其他諸侯的博弈中,執掌朝綱。

  沒想到現在朝綱沒有執掌,家業尼瑪沒了。

  “滾!”袁紹怒吼一聲。

  親衛們也是松了口氣,趕緊將袁譚帶下去了。

  袁紹流淚了,真是到了傷心處。

  想他離開南皮的時候,是多么的豪情壯志。本以為能夠執掌朝綱,成就歷代大將軍一般的大業,將四世三公的家族帶上新高峰。

  卻是萬萬沒有想到,在朝廷上遭受到了秦野猛烈的炮火攻勢。又在追擊呂布等人的過程中,又遭受了一輪致命的打擊。

  還沒來得及舔舐傷口,尼瑪家也沒了。

  袁紹能不哭嗎。

  抱頭痛哭。

  蒼天,為何如此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他來到洛陽,一個小小的秦孟杰都沒有壓制住,家反而沒了。來日如何面對那些人,此刻真是心灰意冷,上吊的心都有了。

  河北文武處于動蕩狀態,一時間只有悲戚。

  這時,一個小校跑來了。他看到大帳的此情此景,都不敢進帳,直接就在帳門口跪下了,“啟稟主公,有公孫瓚的書信送到?!?br/>
  田豐最先清醒過來,急忙拿過去呈上。

  袁紹怒奪過來,定睛一看,一口老血噴了出去。

看過《三國之天下至尊》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