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三國之天下至尊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怎能掉下馬

第三百一十七章 怎能掉下馬

  山上,埋伏的諸葛亮他們,聽到辛評這樣對秦野說話。

  他們表示很不淡定。

  山下那位敵軍統帥,看起來為將之道你也就學了個皮毛而已。

  沒有本事不要緊,可以學。

  但來這里大言不慚就不好了。

  “他還認為是主公放棄了進攻鄴城,竟然到了這種時候,還沒有看出整個布局?!彼抉R懿淡淡道。

  諸葛亮對辛評的表現感到吐血,他有一種馬上放一箭的沖動。

  太史慈表示第一箭可以讓諸葛亮來放,并指向東邊,道:“馬上就可以發動了?!?br/>
  眾人看過去,他們站的就比平地高太多,提前可以看到,一個集群的兵力,正在向這里移動。

  那肯定是趙云等人埋伏在遠處的兵馬,已經開拔過來準備配合夾攻了。

  山下。

  秦野對于辛評的理解能力表示無語。

  但作為穿越眾,他也是深知,辛評雖然也是一個人物,但只能是二等的。

  所以,他果斷的接受了荀攸的獻策,直撲鄴城,調動出龜縮在趙國的辛評,進行埋伏,從而消滅。

  現在看來,辛評果然是中計了。

  中計并不可笑,誰還沒有中過幾次計策。

  但事到臨頭,還一點沒有察覺,卻是第一次見到。

  辛評冷看過去,不屑道:“秦孟杰,你回撤的大隊兵馬,恐怕還需要一二日才能夠到達這里吧?這段時間,已經足夠我進行布置了?!?br/>
  他的預判,并非沒有出處。要知道騎兵的速度,最起碼是步兵三倍。

  秦野的騎兵到達這里,并不代表他的步兵也能夠迅速到達。

  而這一段時間,足夠辛評從容布局防線了。

  他相信,有了旁邊的這座崆山,秦野的部眾,插翅難飛。若是強攻本方,秦軍只有一個結果,就是成為肉泥。

  至于秦野可能走其他地方。

  辛評對此表示無所謂,其他地方都是荒郊野地,他自然尾隨上去,將餓肚子的秦軍斬盡殺絕。

  這也可以看出,要地在古代的決定性作用。誰占據了要地,誰就控制住了敵人。

  辛評笑道:“秦野,我猜你也不敢以現在的兵力發動進攻,那么你可以在旁邊靜觀我建設陣地。你看到這座山了沒有,就憑此山,便可滅你二萬大軍?!?br/>
  他話音未落,就看到一名秦軍斥候疾馳而來,與秦野說了很多話,但他并無法聽清楚。

  隨后他就看到秦野看向自己。

  辛評便道:“秦野,你還有何話說?”

  秦野道:“你還有何話說?”

  辛評看到秦野十分平靜,還問自己有何話說,他心里就著急。

  這樣的一句問話,按理都是占據優勢的一方才有資格說的。

  一個人,就要失敗了,他還從容鎮定個毛線?

  辛評冷道:“我無話可說?!?br/>
  秦野淡淡道:“既然你已經無話可說,那我就要發動總攻了?!?br/>
  辛評頓時懵逼了,看向身邊的部將,“他剛才說什么,發動總攻?”

  部將們都是下意識點頭,看起來也是懵了。

  辛評反應過來后,哈哈笑道:“秦野,你就只有一千騎兵,談什么總攻。你太自負了,真是可笑?!?br/>
  冀州軍都是很憤怒的看過去,他們也認為太可笑了,這么看不起他們。

  他的陷陣營再厲害,也只有一千人,能夠突破我們三萬大軍的陣勢?

  忽然,一聲痛呼。

  萬人矚目中,辛評就從馬上掉地上了。

  整個冀州軍經過短暫的定格后,立刻動蕩了起來。

  士兵們猛抓頭發,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這個情況。

  特么的,請問這位主將,你怎么從馬上掉下來了?你他嗎是來開玩笑的吧?

  你還說人家可笑,看起來你才是來搞笑的。

  這般大占優勢中,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的情況下,主帥忽然自己從馬上掉下來了,馬都沒有動彈一下。這種現象,士兵們真是接受的不能。

  就算是不小心掉下來,士兵們也認了,但你慘叫什么?

  丟不丟人?

  作為三萬兵馬的大帥,能不能給咱們士兵們漲點臉?

  我這是怎么了?辛評在掙扎,劇烈的痛楚,讓他的意識處于空白,沒有暈過去,已經是很堅強了。他至今也不明白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這來自于,太過離奇。

  是怎么掉下來了?

  辛評自己都不知道。

  而隨著他的掙扎,冀州軍上下,臉色大變。

  便是準備過去攙扶辛評的部將們,都暫時停止了腳步。

  他們發現,辛評的肩膀后面,插著一支箭。

  怪不得主帥慘叫一聲落馬,原來是中箭了。

  但是,主帥可是在數萬的保護中呀。

  誰射的?

  敵人是在對面,怎么從后面射出來一支箭。

  難道有奸細?

  也難怪冀州軍上下這么想,畢竟對面的敵人一動不動,沒有放箭。那么,肯定是隱藏的奸細放的箭。

  士兵們一陣騷動。

  這時,慘叫聲此起彼此,許多士兵就看到,身邊的戰友中箭倒地。有些直接就被射死了,有些痛苦呼喊。

  這么多奸細?

  這時候,這些士兵們才反映過去,抬頭看向上方。

  頓時臉色大變,只見大規模的箭雨,掉了下來。

  由于冀州軍密集在道路上結陣,因此太史慈他們的箭雨,殺傷力極大。

  只是兩輪箭雨,一千多冀州軍士兵倒下了。

  冀州軍明白過來后,陣勢瞬間就散架了。

  頭上下刀子,這誰還敢在原地站著不動,都是本能的四散。

  冀州軍們哭了。

  他們想起他們的主帥剛才還說用此山,消滅敵人的大軍。

  沒想到,敵人早就在這里山里埋伏了。

  而自家的統帥,還傻乎乎的帶著他們來山下站定。

  這被射的,真是要了老命了。

  山上的秦軍將士,則是士氣如虹。

  這種態勢的火力收割,恐怕這輩子也遇不到第二次了。

  三個。

  四個。

  五個。

  一名老兵臉色漲紅,便是經歷過太多戰斗的他,也是第一次這么殺敵。

  而中箭倒地的辛評,一瞬間傷口都不痛了,瞪大的眼睛不斷抖動,和那心跳一個頻率。

  辛評駭然。

  他這才發現,原來秦野真的不是去攻打鄴城的。一切都是為了把他引出來消滅。

  想起剛才和秦野的那番對話,便感到,那時候,敵人一定笑掉大牙了吧。

  一口老血涌上喉嚨,終是忍不住噴了出去。

看過《三國之天下至尊》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