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三國之天下至尊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秦野你出來

第三百二十四章 秦野你出來

  “張郃,你是怎么回來的?”

  韓馥話語中充滿了不滿。

  雖然張郃回來了,但他畢竟大敗。

  另外,韓馥已經起了些疑心。

  張郃此刻十分慚愧,他帶兵離開韓馥的時候,可是信誓旦旦作出了保證。

  雖然勝了一場,但他寧愿沒有那場勝利。

  “秦野放了我,約定來日再戰?!睆堗A說出前后經過后,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不過內心深處,更加佩服秦野的氣度。

  韓馥眉頭一皺,疑心更重了。

  要知道張郃是韓馥軍的第一號大將,他被抓住,韓馥軍這仗就沒法打了。

  秦野竟然一點都沒有為難,好好放了回來,一點傷都沒給留。

  這事情是值得懷疑的。

  韓馥不動聲色,勉強安慰了一番,便讓張郃先回去休息,來日再說其他事情。

  張郃更加覺得有愧,便道:“主公,末將不用休息,這就上城頭,安排城防事宜。末將就在城門樓住下就可以了?!?br/>
  韓馥面龐微微一顫,“城防的事情我早有安排,你不必過問了,回去休息吧?!?br/>
  張郃嘆了口氣,只好退了出去。

  韓馥連夜找來辛評、耿武等人,“秦野就那樣放了張郃,此事恐怕沒有那么簡單?!?br/>
  眾人其實也是無法相信秦野就這樣放了張郃。

  便感到韓馥的擔憂是有一定道理的。

  耿武道:“此事的確可疑,但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這樣質疑張郃的話,恐冷了軍心。若是張郃并無反心,這樣質疑他,恐也不利今后的作戰?!?br/>
  這番話,韓馥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辛評道:“來日讓張郃出戰,再看動靜?!?br/>
  韓馥果斷認為還是辛評說的有道理。

  張郃返回自己家中后,沒有過多久。

  許多昔日的舊部,都來看望他。

  這些都是張郃的老鐵了,說話沒有顧慮。

  部將程渙忍不住問道:“將軍是怎么回來的?”

  張郃對這些兄弟們講話,就比韓馥那里多了很多,他嘆息一聲,“秦野真英雄也,其寬仁氣度,生平僅見。與他為敵,實在不是我的本心?!?br/>
  “不如投了秦將軍吧?!背虦o聽到秦野招攬張郃,忍不住道。

  張郃頓時不悅,“韓使君待我不薄,信任我,我豈能背棄他,此事休要再提?!?br/>
  眾人頓時神色悵惘。

  ……

  也就是二日后,秦野的大軍兵臨城下。

  整個鄴城的氣息緊張了起來。

  士族的人,惶惶不可終日。

  許多人都來到崔密家中。

  “崔老,秦野進城,若是算舊賬,這誰受得了?!?br/>
  崔密作為本地士族領袖,卻是不以為意,沒好氣道:“他秦孟杰又不是山賊土匪,他治理地方,是需要我們的。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他若是進了城,咱們都恭敬點?!?br/>
  話音未落,一陣急促的號角聲,回蕩在鄴城上空。

  眾人臉色一變,這是秦野的軍隊馬上就要到了。

  另一方面。

  韓馥帶著極度的不安,來到了城頭上。

  辛評等人都跟在他身后。

  辛評道:“主公勿憂,秦野也只是二萬人來攻城。我城中,還有一萬兵馬,糧草物資充足。而秦野,他侵占了冀州那么多地方,根本還沒有平穩。只需堅守一段時間,秦野兵糧耗盡,自然退去?!?br/>
  當韓馥登上城墻,來到垛口處望去,就看到城外二萬大軍列陣。

  二萬大軍人數真的不少。

  但相對于鄴城的雄峻,這兵馬反而顯的稀疏了。

  這個時候的韓馥,才多少有了守住鄴城的自信。

  “我只要守住鄴城,公孫瓚、劉備、袁紹他們,都會對秦野虎視眈眈。秦野他根本不可能長期的在我的城外駐扎?!?br/>
  韓馥這時候想起張郃的事情,看過去,“儁乂,你武藝高超,想來不比那秦野弱吧,可敢出城和秦野一戰?”

  在眾人心中,張郃一直是本方武藝最高的將領,沒有人能夠在他手中走過十招。

  傳聞那秦野也是武藝高超,但最多半斤八兩吧。

  張郃聞言,二話不說,提刀下城。

  少頃。

  城門展開的時候,張郃就帶著五百人,出了城。

  秦軍陣前。

  眾人對視一眼,看這人數,就知道不是出來對陣的,應該是來對將的。

  張郃策馬直撲秦軍陣前,那馬兒被他待住后,人立而起,嘶聲咆哮。張郃便在馬上戰刀怒指,喝道:“秦孟杰,可敢與我決一死戰?”

  河間張郃,一等一的大將,果真是威風凜凜,氣度不凡。

  經歷過前番一戰后,張郃驚恐秦野的統率力,以不敢和秦野對陣。

  雖然他是被秦野抓住的,但那時候他根本沒有反應。

  他對自己的武藝還是很有自信的,因此想要和秦野一戰,若是陣前斬殺秦野,這場仗也就結束了。

  趙云出馬,怒道:“我主放你一條生路,讓你好自為之。你竟然還有顏面來挑戰,我來于你一戰!”

  趙云策馬過去,卻發現張郃反而收了刀,便待住馬,“張郃,你想要怎樣?”其實,若非趙云深知秦野想要收服張郃,早就一槍刺過去了。

  “我不和你交手,我只和秦野打。秦野,你敢不敢?”張郃根本不去看趙云,而是瞪著眼睛,望著遠處陣前的秦野。

  趙云不屑道:“你真是大言不慚,你比顏良文丑如何?顏良文丑在我手中,不出二十回合。而我在我家主公那里,十余招就敗了。就憑你也敢和我家主公交手?”

  張郃一直在韓馥手下,由于韓馥善守,張郃也就沒有機會和其他人交手。

  但張郃有力拔山河的勇力,相對來說,他也不認為別人比他強。便是那威震塞北的公孫瓚,也就是十幾招就敗了。

  “士可殺不可辱!”張郃說完不理趙云,怒道:“大丈夫頂天立地,秦孟杰,你敢不敢來戰?”

  少年諸葛亮輕搖羽扇,擋住嘴對司馬懿道:“他是自取其辱?!?br/>
  “此人還是頗有武勇的,可惜,浪費在韓馥這里了。多年不出冀州,如今看起來,反成井底之蛙?!彼抉R懿淡淡道。

  忽然,吶喊之聲,從城頭呼嘯而至。

  “敢不敢戰?”

  “敢不敢戰?”

  城外的韓馥軍士兵,也是揮舞著兵器,吶喊著為張郃助威。他們深知張郃武力,看秦野不出戰,顯然是膽怯。

  秦野策馬而出的時候,天地重新平靜,“好,看你也是一條漢子,就和你一戰?!?br/>
  其實,秦野有心收服張郃,這才出戰,而之前放了他,也是因為如此。

  韓馥軍上下極為激動。

  韓馥亢奮起來,“若殺秦野,便是全功!”

看過《三國之天下至尊》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