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三國之天下至尊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萬人敵許攸

第四百九十三章 萬人敵許攸

  許攸意氣風發,以軍師的身份,卻能在第一名的位置,帶領全軍突擊。

  從來沒有軍師沖在全軍最前面。

  便是大勝的情況下也沒有。

  因為你就算想沖在最前面,大將們也不會允許你搶他們的風頭。

  你也沒有那個能力,能夠跑馬跑過大將們。

  但許攸做到了,他坐在一輛戰車上,竟然顏良都跑不過他。

  他知道,自己又一次打破了歷史記錄。

  “沖,給我沖!”

  許攸忽然回頭,對袁軍怒斥,“你們能不能快一點,敵人就要逃跑了!”

  袁軍上下都哭了,尤其是騎兵們。

  軍師,你能不能讓你的車夫跑慢的,我們騎兵都追不上,你特碼跑的太快了。

  這時候,秦軍開始重新結陣了。

  原本散落的秦軍士兵,如同鳥群魚群一樣,以令人無法置信的速度集結抱團到了一起。

  新的戰陣出現了,前線刀槍的鋒芒,從許攸的眼前閃過。

  “哼,負隅頑抗爾,正合我意?!痹S攸一點都不怕,他還十分期待再次以高超的對陣技巧,再次擊潰太史慈,那就是二十一連勝了?!扒厮?,不要向前沖了,迂回側翼,讓顏良將軍他們過去布陣?!?br/>
  許攸的意思很明確,秦軍結陣了,他不能打頭,讓士兵們沖鋒陷陣,他是要運籌帷幄的。

  但是,秦水沒有停,繼續向前沖。

  許攸只是愣了一下,就發現,他距離秦軍戰陣只剩下一百多丈,三百多米的事情了。

  雖然秦軍只剩下了二三千人,但組成的戰陣,對于一輛戰車來說,太龐大了。

  在秦軍的戰陣前,鋒芒前,許攸就太渺小了。

  許攸大驚失色,速度和激情瞬間就沒有了,也不仰天長嘯了,呼喊道:“快停下來!你眼瞎???對面是敵人大陣,我方士兵還沒到了,就我們兩個人沖進去,會死的!”

  許攸說的真是大實話,看起來,他怕秦軍三號密探沒文化聽不明白文縐縐的,直白的就喊了出來。

  秦水也是大喊:“軍師,不是我眼瞎,是停不下來了,失去控制了!”

  秦軍三號密探說的也是大實話,他看到秦軍大陣,看到勝利在握,他就完全失去‘控制’了。

  “什么?失控了!”許攸的臉,嗖的一聲就綠了。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車夫。

  而在許攸身后。

  奮起追趕的袁軍士兵們,他們見到秦軍結陣后,肯定是緩和一下腳步。畢竟不能一窩蜂的沖擊敵人戰陣,還需自己個也布陣,然后在超級軍師的指揮下,輕松擊破敵人戰陣。

  在士兵們的眼中,已經多少連勝的許攸,絕對是超級軍師。田豐沮授他們都要靠邊站,戰績說話。

  “軍師呢?”

  袁軍士兵們,就看到,許攸的戰車,一家伙就沖出去老遠,孤零零一個人去沖擊秦軍戰陣去了。

  一瞬間,袁軍的士兵們都是真心佩服,不愧是超級軍師,真的是很有勇氣的存在。你看我們都緩和了腳步,軍師反而速度更加快了。這就是勇氣,這就是力量。

  但袁軍上下很快他們就發現,許攸沒有任何停下來的意圖,真的是一往無前,直沖秦軍戰陣去了。

  顏良當時眼珠子都瞪出來了,“他要干什么,誰來告訴我,許攸他要干什么?”

  焦觸肝膽俱裂,“將軍,看起來,軍師是要一個人,單挑秦軍大陣!”

  單……單挑?。?!眾人都是震驚了。

  焦觸更加心驚,“將軍,據說,當年,項羽就是這樣,一個人就敢沖擊秦軍大陣,還把秦軍殺的七零八落,楚霸王,萬人敵!據說呂布,也是這么萬人敵。人中呂布,馬中赤兔,就是這么來的?!?br/>
  顏良當時就吐血了,恨不得一巴掌閃過去,“他是許攸!你以為他是楚霸王,楚霸王一個手指頭就按死他啦!”

  士兵們猛抓頭發,理解的不能,軍師,你這就不是勇氣了,你一個人沖擊敵人戰陣,你這是傻啊,你以為是你呂布呀?你以為你楚霸王附體了?

  就算是呂布,恐怕也不敢這么沖進去吧!

  當時情況。

  上至顏良,下至炮灰,眼珠子都瞪出來了,懵逼中,目送許攸的戰車,撞進了秦軍的戰陣。

  只見秦軍戰陣波開浪裂后,就合攏了,就再也看不到許攸和他的戰車。如同大海吞噬了一只小蝦米,一朵微米級別的浪花都沒有。

  顏良抽過去了,守株待兔,飛蛾撲火,是不是說的就是這樣的。

  軍師,憑你二十連勝的偉績,怎么最后時刻,卻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你是裝逼裝傻了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是不是?我都不敢這么沖,你竟然敢。

  你飄了!

  顏良哭了。

  請不要這么浪行不行?

  我無法理解他的行為,誰再來給解釋解釋唄!

  顏良一時間思維都短路了,語無倫次中。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集體語無倫次中。

  另一方面。

  許攸的戰車一進入秦軍戰陣,就停了下來。

  “許攸!”

  秦軍士兵大喜,一擁而上,就把許攸給抓住了。

  “這個人太傻缺了,竟然就這么自投羅網了?!?br/>
  “嘖嘖,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千里送人頭!”

  許攸哭了,我送你個毛線人頭。他找到三號密探的身影后,破口大罵,“你個蠢貨,你還老司機,新手都比你會開車。誰是你的教練?科目考試的時候誰讓你通過的,太不負責任了吧!”

  在軍中,戰車和騎馬可不是誰都能隨便上的,都是要有教練指導,后面還要科目考試,通過了才能夠進入正式編制的。

  “你得意什么!”許攸見到三號密探從容又淡定,還隱隱得意。他就猛抓頭發,“蠢貨,你怎么能直接開到敵人戰陣里面?你以為你不會死嗎?我們都會死的!”

  “我不會死?!比柮芴降瓘难g摸出一個牌子。

  “為什么?”許攸驚道。

  “因為我是秦軍密探?!比柮芴綄⑴谱咏唤o一個秦軍將領道。

  秦軍將領見到牌子后,立刻敬佩的行軍禮。

  秦軍士兵見到后,立刻也是對三號密探行禮。

  “原來不是許攸傻缺!”

  “這是我軍密探的計謀!”

  “這位密探大人,還要不要密探了,我想加入!”士兵們都是崇拜的目光。

  “什么!你是秦軍密探!嗚哇~”許攸大叫一聲。本以為這一戰,成就史詩級別的輝煌戰績,多虧有一個好車夫。沒想到,這車夫原來是秦軍的密探。本以為,這是自己一生最高光的時刻,原來是最傻缺的一天。

  試問剛剛還速度與激情,仰天長嘯,踏破太行山缺,壯志什么,笑談什么的超級軍師,怎能接受這樣的事實?許攸當時就短路了,腦神經搭錯后爆發出神經元的火花,眼前一黑,直接抽過去了。

  對面,短路中的袁家上下在漸漸恢復。

  副將焦觸肝膽俱裂,急問道:“顏良將軍,我們該怎么辦?”

  顏良猛抓頭發,“我怎么知道怎么辦?我他嗎的根本理解的不能呀!”

 ?。?。:

看過《三國之天下至尊》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