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三國之天下至尊 > 第五百三十一章 陶謙的感動

第五百三十一章 陶謙的感動

  “看,是主公!”

  袁軍大營外不遠處,就是后隊的士兵們了。

  他們望去,就看到袁紹,打馬疾馳而來。

  士兵們的士氣頓時就是暴漲,再沒有比在陣線上看到主公,更能提振士氣的了。尤其是袁紹很久沒有出現在戰線上了。

  “主公!主公!”

  士兵們高舉起兵器,振臂高呼。

  頓時隊伍波開浪裂,士兵們自發的散開一條道路,好讓主公能夠順利抵達前沿。

  但凡看到袁紹的士兵,都很振奮,對著袁紹吶喊。

  袁紹策馬狂奔,“保護我!”然后就沖過去了。

 ?????

  “主公為什么保護他?”士兵們就十分不解了。

  起來主公需要保護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要知道如今是在后軍,一個敵人的影子都沒有。另外,這位主公,您出現在前線,不是為了上陣殺敵嗎?這么大喊保護,太跌份了點吧?

  “抓袁紹!”

  “抓住袁紹的人,賞千金,官升三級!”

  隨著袁紹過去,一時間,抓袁紹的聲音,響徹在戰場內外,十余里都清晰可聞。

  正在戰場上和曹家作戰的袁紹軍士兵,當時就懵逼了。

  什么情況,怎么后面傳來抓主公的聲音,后面可是我們自己的大營呀。

  要知道這情況太怪異了,若是曹軍那邊這么喊,就好理解了。反而是本方大營中傳來這個聲音,這就太無法理解了。

  后軍的士兵就更加懵逼了。他們閃出來的裂縫還沒有來得及合攏,又是數道身影來到。

  “顏良文丑將軍在哪里?”

  “你,戰馬給我!”

  郭圖更是來到一名騎兵身邊,將他拉下了馬,自己騎馬就走。

  緊跟著,沮授他們都是奪取了馬匹,咻咻就跑走了。

  “?。?!”袁紹士兵。

  “他們這是干什么?”

  “軍師,你們這是做什么呢?”在這里的部將焦觸,見到情況不對,趕了過來。

  沮授立刻道:“焦觸將軍,你馬上組織士兵,抵擋袁術的追兵?!?br/>
  “袁……袁術的追兵?”

  “袁術變節了!”沮授扔下這句話,就走了。

  袁術叛變了!

  焦觸也是稍后才反應過來,頓時肝膽俱裂。作為部將,他心里清楚得很,袁術在這里有二十萬兵力,他變節了,加上外面的曹操,這家伙誰能擋得???

  “殺袁紹!”

  袁術軍的士兵,在紀靈的帶領下,殺奔而來。

  “你們瞎喊什么?”袁紹軍的士兵十分不滿,怎能有這樣的盟友?

  咔嚓~

  紀靈瞬間斬殺三人,“給我殺!”

  “袁術變節了,結陣對敵,對敵……?!?br/>
  當焦觸的命令傳來的時候,袁紹的后軍早已經混亂了。

  看起來,袁術將出其不意發揮到了極限,因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擊潰了袁紹的后軍。

  這時候的袁紹,已經跑到了前線。

  他沒有地方跑,只能跑這里。并且,他并不是亂跑,顏良和文丑帶著最精銳的力量在這里。也只有得到顏良文丑的保護,他才有可能逃過此劫。

  “主公,你怎么了?”

  當袁紹披頭散發的出現在顏良面前,顏良當時就驚呆了。

  袁紹哭了,你還問我怎么了,你沒看出來,我正在被追殺嗎?“袁術變節了,馬上保護我撤退!”

  原來后方傳來的喊殺聲是真的,原來是袁術變節了,顏良倒是反應很快。但顏良也是差點抽過去,他簡直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么了。要知道,就在幾個時辰前,大家還在一起很高興的喝酒哩。怎么叛變就叛變了,連個過程都沒有。

  這時候,沮授他們來了。

  沮授道:“顏良將軍,你馬上去通知文丑,我們從他的方向撤退。讓他無論如何,都要清理出一條路!”

  …………

  公元199年夏。

  二袁聯軍攻伐曹操,袁術忽然反戈一擊,幾乎將袁紹的兵力全軍覆沒。

  袁紹帶領萬余殘兵,退守虎牢關。

  兵臨虎牢關的袁術,檄文下,慷慨陳詞。他公開承認袁紹是袁家的一個錯誤,四世三公家的子孫,世代食漢祿,怎能背棄朝廷不聽號令。他作為真正的四世三公子孫,會清理門戶。又上表朝廷,陳述袁家的罪過,請求朝廷責罰。

  朝廷第一時間發出詔令,高度贊揚了袁術的義舉。朝廷免除袁紹外,所有人的罪責,希望袁術再接再厲,繼續努力,再加一把勁,消滅袁紹,重建袁家。

  隨著曹操后,袁術也改旗易幟,擁護朝廷。消息傳出,下一片嘩然。

  要知道,漢室四百年正統,只有下諸侯聯合在一起,指責秦野是國賊,才能夠光明正大不聽朝廷號令。

  但現在就不行了。

  孫堅立刻退出了討秦聯盟,指出自己是受到了袁紹的欺騙,他本身作為漢臣,當然是堅決擁護朝廷的。并且,孫堅指責劉表,身為皇叔,卻是公然反抗朝廷。于是舉起義旗,發兵進攻江夏。

  看起來孫家是有想法了,如今中原大亂,這是要趁機擴張地盤。

  劉表大驚失色,隨后也退出了討秦聯盟。

  聯盟頓時解體。

  隨著討秦聯盟瓦解,中原,江南,陷入到了戰亂之中。

  洛陽城。

  袁紹神情疲憊,他無法理解,為什么形勢成了現在這樣。幾個月前,討秦聯盟還氣勢如虹,自己還是盟主,怎么忽然,要滅亡的成了自己?

  “到底是誰殺的曹老太爺!”袁紹憤怒的拍著案幾,他心里是清楚的,事情的導火索,就是曹家老太爺被殺了。

  這一導火索,簡直不亞于一戰的導火索薩拉熱窩事件。

  “主公,我看這件事情,很可能是秦野派人做的?!本谑诶^續道:“需謹防壺關?!?br/>
  袁紹哭了,如今他在虎牢關能不能抵擋住袁術的進攻還是個未知數,哪里有兵力調往壺關。

  袁紹的勢力如同四面漏風的屋子,內里的人亂成一團。

  另一方面。

  曹操來到了徐州城下。

  隨著曹操的親自來到,徐州城內一片動蕩。

  “溫侯,徐州幾十萬百姓的性命,就寄托在溫侯身上了?!碧罩t的頭發已經全白了,走在登上城頭的梯道上,對呂布道。

  呂布鄭重道:“使君請放心,有我在,徐州城便在?!?br/>
  陶謙太感激呂布了,看起來,下人都錯怪他了。這是一位講義氣的諸侯。于是,陶謙心里稍安,他登上城頭,就看到外面密密麻麻的敵軍。

  起來,徐州一直未遭受過戰亂,但也沒有大將。好在,城內有呂布,城外有劉備。這也是陶謙當初接納他們寄宿的原因。

看過《三國之天下至尊》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