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帝火丹王 > 第八百八十五章逃竄

第八百八十五章逃竄

  宋立自然感受到了尊上揮過來的爪子,但是好不容易抓到了尊上的要害,如果此時躲閃,沒準就會給它躲閃的機會,思慮少許,便是不顧其它,仍舊不斷的朝著尊上的下頜擊打著。

  盡管宋立的身體堅實程度堪比神族,但是尊上的一抓之力何其龐大,雖然沒有在宋立的身體上造成任何傷害,但是劇烈的震蕩仍舊讓宋立體內的臟腑感覺陣陣發麻。

  “咣……”

  “砰……”

  兩人你一拳我一爪,不斷的向著對方的身體轟擊著,誰都不再去躲避,也不再去掙扎,就看誰先堅持不住。

  忍受著尊上爆裂的爪劈,宋立始終都不肯放棄,他明白眼前這個尊上修為上要比自己高出兩層,正規的戰法,想要擊敗它很難,所以從一開始,宋立就沒有與尊上比拼修為,而是單純的比拼身體強悍程度,正是因為對自己身體有著強大的信心,宋立才敢在此時去硬抗尊上的抓擊。

  宋立明白,即使自己身體足夠強悍,但如此下去,臟腑不斷的受到外力的震蕩,肯定會受不輕的內傷,然而尊上受到的傷勢卻會比他更重,畢竟宋立所擊打的是它的要害。

  少許過后,即便宋立嘴角亦是不禁噴出了一口鮮血,不過與尊上下頜陷入如注的樣子比起來,這點傷勢的確算不了什么。

  一人一獸,如同鐵鑄的一般,雖然有時皆會發出嘶啞的吼叫,但誰都不肯想讓,不斷的轟擊著對方的身體。

  而遠處無論是龐大厲云和云飛揚三人,還是嚴整矗立的圣獅帝**人,皆是狠狠的握起了拳頭,一人一獸相互轟擊的場景太過慘烈,就觀感上,宋立的模樣更加的滲人,身體雖然依舊環繞著紫龍蟒金冠散發出的金光,但是這金光之中滿是殷紅的鮮血,然而這些鮮血卻不是宋立自己的,而是他的頭上尊上的下頜處奔涌出來的鮮血。

  實打實的**對轟,一人一獸皆是不好受,雖然宋立擊打的是尊上的要害之處,但是畢竟尊上的實質修為要高于宋立,兩者幾乎同時到了崩潰的邊緣。

  突兀的,宋立眼前一亮,在尊上的下頜被他轟擊出的血洞之中,一根獸筋隱現,宋立二話不說,忍受著身體上的劇痛,直接便是朝著那一條獸筋拽去。

  “啊……”

  宋立暴喝一聲,幾乎用足了全身僅存的力量,狠狠的將這一條獸筋向外抽出。

  而尊上在這抽筋之痛下,根本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剛剛又一次抬起的前爪放了下去。

  它的整個頭顱瘋狂的甩動,劇痛帶來的爆發力也是驚人,死死的拉著它的獸筋的宋立一下子就被它帶起,飛轉在空中。

  宋立的身體此時猶如一葉扁舟,在空中不斷的隨著尊上頭顱的甩動而飄飛,雖然身上已經沒有絲毫的氣力,但是宋立卻始終沒有松開抓著獸筋的雙手。

  “砰……”

  這一條獸筋被宋立徹底拉出,巨大的慣性讓宋立直接倒飛出去數十丈,跌落在地。

  “吼……”

  劇烈的疼痛讓尊上瘋狂的怒吼,通紅的雙眼仿佛能夠噴出火來,然而只是少許的吼叫,它龐大的身軀便是瞬間倒下,癱軟在地上,鼻息輕哼,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一條下頜處的獸筋直接相連的是它脖頸處的關節,被宋立直接扯出,雖然不至于讓它徹底變成殘廢,更要不了它的性命,但是讓它受了極重的傷勢,而且行動也是不便。

  而忍受了尊上劈下的數十爪的宋立,此時亦是動彈不得,整個臟腑如同針刺火灼一般。

  “宋立,抽筋之仇,本座必回百倍奉還……”

  攤在地上的尊上堪堪的直起身形,蘊滿怒火的雙眼望向宋立,大喝一聲,它身受重傷,行動不便,已經沒有繼續戰下去的能力,反觀宋立,看似極為虛弱,但身體上沒有太過明顯的傷痕,這讓尊上無法確定宋立是否還有著戰斗力,如此這般,它又豈會在這里逗留下去,忍著劇痛,旋即調轉身形,龐大的身軀騰空而起,飛掠逃走。

  當尊上龐大的身軀逐漸變小,最終消失在宋立的視線后,宋立不禁長吁一口氣,當他整個人放松下來,臟腑之內的劇痛便是變得更加的劇烈,氣血頓時不受控制,不斷的上涌,即便是宋立也是把持不住,一口鮮血突兀的噴出。

  宋立突然的吐血,不禁嚇壞了遠處的龐大等人,本來在他們看來,宋立身體上并沒有留下任何傷勢,所以一直都沒在意,此時見宋立口吐鮮血,終于明白,宋立這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龐大厲云和云飛揚雖然剛剛在與尊上的戰斗之中亦是受了傷,但還不至于無法行動,三人一瘸一拐的來到宋立身邊,這個時候他們才是發現,此時的宋立已經昏厥過去。

  …………

  一戰過后,整個伴日山極其附近變成廢墟一般。

  然而,圣獅帝國的軍隊很快就將整個伴日山周圍封鎖,普通百姓根本不知道伴日山還有建于伴日山山頂的赤日山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龐大亦是嚴令軍隊,不準向外透露半個字。

  宋立昏睡了整整三日,當他醒來,已經身處軍隊的行營之中,對龐大將陳家覆滅的消息已經封鎖很是滿意,的確三大隱世家族雖然很少來往,但畢竟也算同氣連枝,陳家一滅,得到其它良家得到這個消息之后,還不知會有什么反應,確實不能貿然的將此事散揚出去,還需要與圣皇父親仔細討論之后再行定奪。

  “嘿嘿,老大,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蟲,你想啥我當然知道了,不用夸我……”

  龐大向著宋立匯報完這三日以來的情況,主要是封鎖了陳家的消息后,即便宋立亦是不免夸贊了龐大兩句,龐大蹬鼻子上臉的功夫也是練得爐火純青,馬上就這話同宋立套著近乎。

  “我去,見過不要臉的,但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封鎖陳家消息的主意是飛揚給你出的吧?!?br/>
  厲云實在看不下去了,不禁撇了撇嘴,趕緊為云飛揚鳴不平。

  “呃……是我們倆討論出來的”龐大狠狠的瞪了云飛揚一眼,底氣有些不足的輕聲言道。

  “對了,老大你的傷……”此時云飛揚卻沒有如龐大那般與宋立調笑,反而一臉嚴肅,作為煉丹師,宋立重傷之后,一直都是他在查探并照顧宋立,此時對宋立的傷勢基本上是了如指掌,心下也不禁駭然。

  宋立的臟腑內器皆是出現了或大或小的裂縫,而起臟器還隱約有著出血的癥狀,若是換做其他人,這樣的傷勢早就撒手人寰直接歸天了,雖然經過三天的自我修復,加上云飛揚輔以的丹藥,宋立的內傷恢復的速度極快,這樣的恢復速度云飛揚也是第一次見,但是即便如此,宋立體內仍舊存有不小的隱患,即使緩慢的調養,也未必能夠完全愈合,畢竟臟器的傷勢恢復起來十分的的艱難。

  “放心,沒事,我有辦法……”

  對于自己的身體,宋立自然明白,心中已有著自己的盤算,示意云飛揚不必因此擔心。

  “老大,你看接下來咱們怎么辦,先回帝都么?”

  龐大沉吟了少許,輕聲問道,如今他掌管著數十萬大軍,對他來說頗為吃力,如今宋立醒來,他也算是有了主心骨。

  “先等等,雖然陳家覆滅的消息最好先不要透露出去,但是那一座名碑和陳玉然的跪像可以放出去了……”

  宋立的眼神微微瞇起,略作思慮,心中有了打算,向著龐大吩咐道。

  “呃,老大,你看我吃的多腦子笨,我不明白如果那座跪像公之于眾那不就相當于泄露消息了么?”龐大皺著眉頭道。

  “老大,你的意思是讓這件事變得撲朔迷離一些,讓一些人去猜,沒準就會有人坐不住了?”

  宋立說完,云飛揚沉思少許,旋即便是心中一片清明,此時不免開口猜測著問道。

  “嘿嘿,陳家犯下大罪,這件事情早晚要公諸于眾,但是首先將這個消息透露出去的不該是我們……”

  宋立言罷,龐大和厲云皆是一頭霧水,但是云飛揚已經完全明了,這也是云飛揚的一個優點,相比與龐大和厲云,云飛揚的心思要細膩的多。

  此時云飛揚心中也不禁暗嘆宋立手腕之高明,三大家族乃是圣獅帝國開國元勛,雖然近千年隱世不出,但是無論是朝堂官員還是民間那些通讀經史的文士皆是知道他們的存在,而且對于三大家族避世之舉頗為贊賞,千百年來傳承下來的諸多詞賦中也有所體現,甚至在陳家此事之前,皇族對三大家族雖然有著一定的防備,但觀感還是極好的。

  如今陳家突然被宋立滅掉,而且陳家犯下罪過又如此駭然,貿然傳揚出去,難免有人以為這是朝廷為了滅掉三大家族的陰謀,到頭來沒準赤日城和湖川城死傷數十萬百姓的罪名還反過來安在朝廷的頭上。

  別看如今普通百姓十分擁戴宋星海和宋立,但是因為宋星?;饰粊砺凡徽?,許多酸腐文士皆是對宋星海和宋立很是不忿,偏偏這些酸腐文士恰恰是帝國喉舌,筆桿子掌握在他們手里,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對于宋星海和宋立來說也是極大的麻煩。

  但是如果陳家的罪狀先由三大家族之中的其它兩大家族公布出來,旋即朝廷再進行官方公布,一下子就能堵住所有人的嘴,即便那些喜歡沒事找事的酸腐文士也是挑不出朝廷半點的毛病,更重要的是,讓其它兩大家族參與其中,宋立能夠更明了當朝廷覆滅陳家后,他們兩家對朝廷到底抱著一個什么樣的態度

  ...

  ...

看過《帝火丹王》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