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帝火丹王 > 第兩千六百一十四章 戲中戲

第兩千六百一十四章 戲中戲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葛平山自認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實際上卻是漏洞百出。最大的漏洞不是別的,就是他沒有預料的,他所下的毒,宋立能夠解掉。

  鐘聲剛落,外邊就傳來一陣打斗聲,還沒等大殿中的眾人反應過來,便看又幾名守衛薛家主宅的守衛被轟入大殿中。

  “宋立,事情做得怎么樣了?”葛平山大吼一聲,旋即,他帶著幾名葛家的人便落在大殿之外,并且緩步走進薛家的大殿中。

  他以一進入大殿,薛家數千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所有人都眼帶寒芒。

  葛平山也有點發懵,按照計劃,薛家的人不是應該已經被下毒了么,而薛賀應該正在為薛家族人解毒呢,可事實怎么跟計劃的完全不一樣

  薛定和薛寧看了一眼宋立,又看了看葛平山,兩人實在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嗯,宋前輩做的很好,已經將我等身上的劇毒給解掉了?!毖幮Φ?。薛寧本來就十分的聰慧,葛家家主出現在這里,明顯是族內又有人與葛平山聯手。

  至于葛平山一出現,便喊著宋立的名字,明顯是做戲,栽贓給宋立。當然,剛剛若非宋立將薛家族人身上毒都給解掉了,而后又解掉了她和薛定身上的毒,說不定薛寧真的會懷疑宋立。

  別說極為聰慧的薛寧,就連大殿內其他的薛家族人也都反應過來,葛平山這是要誣陷他們的救命恩人啊,剛剛若非宋立,他們現在可能還在忍受著劇毒的折磨呢。

  “什,什么……”葛平山其實早就懵了,怎么眼前的場景和之前與薛賀商量的完全不一樣啊。

  而就在這時,宋立卻突然開口道:“薛賀,這就是你為家主準備的賀禮吧?!?br/>
  一句話,薛賀還沒有反應過來是什么意思,葛平山卻突然變得臉色鐵青。

  此情此景,在加上宋立說出的這句話,葛平山就算是再傻,也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

  “完了,上當了?!备鹌缴捷p喃道,看向身邊的葛芪,喊道:“小子,你快走,為父斷后!”

  葛芪也有點發懵,怔怔的看著滿臉怒火,根本就不像中毒的數千薛家的族人們。葛平山話音一落,葛芪也明白過來,“父親,你是說……”

  “薛家布置了這個計劃,就是為了引咱們老夫上鉤,誅殺于我!為他們的老家主報仇,你快跑……”葛平山斥聲道。

  葛平山只帶來十幾個人,而眼前的薛家人足有數千,他們根本不是其對手。

  言罷,葛平山便向身后推了葛芪一把,讓葛芪立刻走。

  葛芪咬了咬牙,嘆息一聲,飛身而走,臨走之時大喝一聲:“薛賀,我葛芪早晚會殺了你!”

  薛賀此時呆滯在當場,他完全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程度,明明是他跟葛平山聯手,想要殺了宋立,還有薛寧和薛定。但是現在怎么就變成他和薛寧、薛定以及宋立聯手,給葛平山挖了個大坑呢。

  “好算計!薛賀,當日你來找我的模樣,老夫現在還記憶猶新,現在想來,是多么可笑,老夫只能說,你的演技太好了?!备鹌缴綉嵢坏?,說完,后頭看了看,發現葛芪已經不見蹤影,心中不禁長吁一口氣。只要葛芪逃掉,那么他葛家就不會散。

  薛賀一臉的苦澀,心中暗嘆,要怪你別怪我啊,只能怪宋立那家伙,明明是他將咱們的計劃給識破,還擺出一副是我坑你的架勢。

  不過,眼前這么多薛家的族人看著,薛賀只能硬著頭皮,擺出一副的確是他算計葛平山的架勢,喝道:“葛平山,若沒有你的參與,薛鸞根本就不可能殺了老家主,我作為薛家的大長老,既然歸來,自然要為家主報仇!”

  “哈哈,想要我葛平山的命?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备鹌缴秸f完,目光掃過薛家眾人,臉上沒有半點驚懼之色,喝道:“老夫今天倒是要看看,誰敢上前!”

  葛平山乃是魔神小圓滿強者,一語之下,氣息散發出來,威勢凜然,殺意縱橫,那些距離他比較近的薛家族人被嚇得紛紛后退數步。

  而葛平山身邊的幾名葛家族人亦是拿出兵刃,兇悍至極。

  始終沒有說話的宋立淡淡的笑了笑,沉聲道:“薛賀,這份功勞是你來拿呢,還是交給我這個外人呢?!?br/>
  別人可能聽不出宋立這話的意思,但是薛賀可完全能夠聽得出來。

  宋立無非是在跟他做交易,如果薛賀能夠吧葛平山殺了,那么他就不會當著一眾薛家族人的面,說明今晚下毒的事情根本就是他與葛家勾結在一起做的。

  薛賀想了想,咬了咬牙,別人他能夠瞞得過,薛寧向來聰慧,可能根本無法瞞過。即便宋立不說,薛寧也應該知道是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宋立剛說完,就聽得薛寧道:“不能什么事情都依靠宋立供奉,既然是為我父親報仇,那么今天就依靠我們薛家自己的實力吧,你說對吧,薛賀長老!”

  薛賀知道,薛寧這是在逼他。如果他不動手,那么事后他唯有死路一條,而且還是以薛家叛徒的身份死掉。

  薛賀咬了咬牙,道:“大小姐所言甚是,薛家不能什么事情都依靠宋供奉?!?br/>
  言罷,薛賀看向葛平山,惡狠狠道:“今天是為老家主報仇的最好機會,眾族人聽令,今天絕對不能放走葛平山!”

  薛賀言罷,薛家族人神情一凜,葛平山雖強,但是此地乃是薛家主宅大殿,他們也沒什么好怕的,便異口同聲道:“殺!”

  有人帶領,薛家族人便能夠形成不俗的戰斗力,畢竟人多。

  薛賀硬著頭皮朝著葛平山殺過去,兩名魔神級別的強者開始交手。

  宋立見狀,猛然躍起,卻并非出手幫忙。雙拳猛震之際,散出的魔氣當即便將薛賀與葛平山交手的地方給徹底的封閉。

  眾人不解,宋立卻解釋道:“魔神之間交手力量太過磅礴,部下禁制,以免傷及他人?!?br/>
  本來還想撲上去幫著薛賀誅殺葛平山的薛家族人這才反應過來,微微頷首。宋供奉原來是在為普通的族人著想啊。不過薛賀長老怎么辦?他是葛平山的對手么?

  薛賀見自己的周圍已經被宋立用禁制給封閉住,心中大駭,這不是讓他一個人面對葛平山么?那他怎么可能還有活路。

  “可惡,宋立這是想趕盡殺絕??!”薛賀罵道。

  看到周圍出現強大的禁制,葛平山倒是有些興奮,此時此刻的他,最想要殺的人便是薛賀,若非薛賀,他也不會陷入如此窘境。

  他已經被數千薛家族人包圍,還有一個宋立在一旁蠢蠢欲動,他根本就不可能逃得掉。索性,他也不想逃了,只要能夠殺了薛賀就成。

  本來,他覺得殺了薛賀也是奢望,畢竟,有這么多薛家族人在場呢??蓻]想到突然出現的禁制,將他和薛賀與其他人隔絕,明顯就是然他們倆單打獨斗,他當然會十分的興奮。

  “薛賀,受死吧?!备鹌缴酱蠛纫宦?,掌風連綿不絕的朝著薛賀轟去,幾乎每一掌都帶著恐怖的殺意。

  若是宋立早先部下了禁制,葛平山的掌風的余力,便足以要了很多實力較差的薛家族人的性命。

  不過薛賀畢竟也是魔神小成期的強者,雖然與葛平山有著相當大的實力差距,不過一招他還是能夠抵擋住的。

  “葛平山,你聽我說?!毖R見宋立根本就沒打算給他活路,便想著跟葛平山解釋,然后兩人聯手殺出去,然而,葛平山并不打算聽他的解釋。

  “說什么都沒用,今天老夫死之前,定要讓你先一步上路?!?br/>
  禁制如同一個巨大的罩子,將葛平山和薛賀籠罩在內。禁制之中的戰斗十分的激烈,而禁制之外,葛家的其他幾名族人早就淹沒在薛家的族人中,已經喪命。

  薛定其實有些不解,為什么薛賀長老已經重傷,可是宋立還是不出手相救,剛想開口請求宋立出手,薛寧便看出了薛定的心思,低首朝著薛定耳語了幾句。

  薛定這才恍然大悟,朝著宋立抱拳恭敬道:“多謝宋前輩,又幫我薛家除掉一名叛徒?!?br/>
  宋立擺了擺手,道:“薛賀身死,葛家家主身死,想必短期內你們薛家應該不會再有大的動蕩了?!?br/>
  薛寧聽出了宋立話中意思,微微皺眉,問道:“宋兄只是要離開?”

  宋立點了點頭,宋立考慮過,他總不能一直呆在薛家等消息,畢竟他的時間緊迫,在半年內要獲得進入修魔海的資格,搶奪幻海魔典。如果一直在薛家等待,探查魔王殿的事情,可就耽誤了他這次來魔域最終要的任務,得不償失。

  “就在這幾天!”宋立道。

  薛寧一怔,想說什么,嘴角微動了一下,卻沒有開口。即便傲嬌如薛寧也不得不承認,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優秀的男人。拋開利益不談,光是宋立這個人,便已經在短短數日內,讓薛寧傾心。

  但是薛寧有著自己的驕傲,原本以為憑借自己的優秀,可以留住宋立,現在知覺的心中一涼,自己是太自信了。

  轟!

  一聲巨響,宋立部下的禁制震動了一番,將宋立、薛定以及薛寧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只見,禁制之中,薛賀的胸口已經被葛平山轟出一個血洞,看上去有些人。奔涌的鮮血濺射在禁制上,形成了血河,朝著地面流淌著?!?k閱讀網

看過《帝火丹王》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