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六十六章 魔女教派

第六十六章 魔女教派

  “序列8,‘教唆者’,擅長誘發每個人心底的惡欲,擅長激化矛盾,挑起沖突,制造血案……”

  描述得不夠詳細啊,看來值夜者對這個魔藥的能力不算太了解……但確實符合苜蓿號慘案的特征……克萊恩視線上移,望向“教唆者”對應的序列9:

  “序列9,‘刺客’,能短時間內改變身體,獲得羽毛般的輕盈,且固化鷹的視力和黑暗視覺,每一位‘刺客’都擅于躲藏在陰影里,有靈巧的步伐和將全部力量爆發在一擊之內的能力……”

  看完描述,克萊恩又一次陷入深深的迷惑:

  “刺客”……“刺客”的進階是“教唆者”?

  這就和“占卜家”的進階是擅長技巧性格斗的職業一樣奇怪……

  有的序列途徑是依次提升,非常正常,比如“觀眾”,有的序列途徑為什么就會違背直覺和邏輯?

  嗯,也不一定,或許某些暗含的共通點我沒有發現……

  比如,比如,“刺客”和“教唆者”都會給別人帶來災難……

  但“占卜家”那個,我怎么都想不通??!嘿,難道是甘道夫甘老爺子那一脈?加一點輔助性魔法后,其他技能點全部往力量和技巧上堆?

  克萊恩一邊無聲吐槽,一邊默默搖頭,將資料翻到了“教唆者”牽涉的隱秘組織“靈知會”那部分。

  “靈知會,第五紀元,也就是本紀元初期才出現的隱秘組織,他們認為精神是人的本質,肉體只是束縛精神的牢籠,人會為惡,就是受到肉體的影響,必須通過靈性,獲得知識,讓精神逐漸從肉體中解脫,再經過星體的層層考驗,最終脫離物質的世界,回歸最純凈最真實的自我,得到永恒的救贖?!?br/>
  “所以,靈知會的許多極端成員以消滅他人肉體為目標,制造了不少血色濃郁的案件……可以明顯看出,他們掌握的序列途徑分為兩種,一種是他們內部較為常見的‘學徒’、‘戲法大師’,一種是很少出現的刺客、教唆者……暫時沒任何證據表明靈知會擁有序列7及序列7之上的魔藥?!?br/>
  “靈知會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并不為人知曉,只能通過兩種序列途徑來分析他們可能的源頭,一、‘學徒’、‘戲法大師’,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第四紀圖鐸王朝的亞伯拉罕家族,不排除與亞伯拉罕家族長期聯姻的塔瑪拉家族這個可能,二、‘刺客’和‘教唆者’,指向魔女教派?!?br/>
  亞伯拉罕家族、塔瑪拉家族、安提哥努斯家族、查拉圖家族、所羅門帝國黑皇帝、圖鐸王朝血皇帝、特倫索斯特帝國,以及“倒吊人”提過的雅各家族和阿蒙家族……第四紀被埋葬的歷史里真的藏著非常多的秘密啊,也許還有非常多的真相……克萊恩看得感嘆不已,深覺第四紀這段歷史籠罩著濃重的霧氣。

  而只是透過霧氣看到的輪廓,就讓人止不住地膽戰心驚,似乎可以想象出一個非凡鼎盛的時代,可以想象出一個血色與詭異共舞,恐怖和扭曲齊唱的紀元。

  克萊恩無聲吸了口氣,前后翻了翻,沒發現“魔女教派”相應的描述。

  他抬起腦袋,望向正用濾紙折騰手磨咖啡的老尼爾,誠懇請求道:

  “尼爾先生,魔女教派又是什么組織,我在資料里沒看到她們的介紹?!?br/>
  老尼爾沒急著搭理他,折騰告一段落后才呵呵笑道:

  “你的保密等級不夠,即使有鄧恩的允許,也無法閱讀那部分資料,甚至可以這么說,很多資料只在圣堂,根本沒有保存于廷根市的查尼斯門后,等到哪一天你成為了值夜者小隊的隊長,前往圣堂接受訓練,才能夠接觸?!?br/>
  “魔女教派的事情,我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她們信奉‘原初魔女’,認為這位隱秘的存在才是造物主真正的繼承者,是自混沌中孕育,從造物主體內誕生的‘最初者’,也必將是結束一切的‘最終者’?!?br/>
  “她們的序列途徑與此相關,因為要獲得‘原初魔女’的恩賜,向著這位隱秘的存在靠近,所以高層都是女性,這就是她們被稱為魔女教派的原因?!?br/>
  “更多的情況不屬于我這種正式成員能夠接觸的范疇,我只聽說,魔女們以散播災難為使命?!?br/>
  散播災難……這倒是符合“刺客”和“教唆者”隱含的那個共通點……不過那位特里斯先生前途堪憂啊,這個途徑后續的魔藥似乎更適合女性……克萊恩微點腦袋,繼續著閱讀資料的歷程。

  看完之后,他發現隱秘組織比自己想象得多不少,但仔細考慮了一陣,又覺得這非常正常,畢竟這個世界有那么多年的歷史沉淀,曾經又出現過非凡力量活躍的時代。

  按照資料提供的內容,克萊恩以年代法將那些隱秘組織劃分為了三類:

  一是第四紀就誕生的古老組織,包括但不限于“摩斯苦修會”,“密修會”,以及追隨惡魔的“拜血教”,資料上只提了一句的“魔女教派”。

  二是第五紀,也就是本紀元初期誕生的隱秘組織,它們或多或少與第四紀那些可怕的家族和教派有些聯系,比如“靈知會”,比如信奉死亡的“靈教團”,比如以師徒傳承為主的“生命學派”和以血腥祭祀在非凡者圈子里聞名的“玫瑰學派”等。

  三是近一兩百年內才出現的新生組織,有“極光會”,“鐵血十字會”,“要素黎明”,和克萊恩最早聽說過的“心理煉金會”。

  除此之外,還有些零碎的,沒做過什么大事的組織。

  “班森和梅麗莎肯定想象不到這個世界有多么危險,不只是戰爭……”克萊恩搖頭低笑,將那些保密資料疊放整齊,推給了老尼爾。

  與此同時,他在心里默默補了一句:

  我的塔羅會千萬不要“上榜”啊……

  老尼爾根本沒想到對面就坐了個隱秘組織的首領,笑呵呵拿上資料,前往了查尼斯門。

  克萊恩坐在那里,想著自己要不要占卜一下“教唆者”特里斯的下落,可僅僅思考了十幾秒,他就放棄了這個打算,畢竟只清楚對方大概的模樣和一個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名字,這要是都能藉此掌握到行蹤,就不叫“占卜家”,得稱“預言家”了!

  等到老尼爾回來,克萊恩收斂起心思,繼續著自身的神秘學課程,以掌握更多的儀式魔法“格式”。

  這一天,他都在學習和練習里度過,沒參與搜捕“教唆者”特里斯的聯合行動,只聽說來自貝克蘭德的封印物“2—049”由于一些特別因素,將延遲出發,具體待定。

  因為昨天占卜賺了近2蘇勒的鈔票,克萊恩回家的途中,花費10便士給班森買了一桶2升的恩馬特啤酒,給梅麗莎帶了新鮮出爐的檸檬蛋糕。

  “克萊恩,我知道你對我們的重視,但確實沒有必要,沒必要總是在這些事情上花錢?!卑嗌粗b啤酒的小木桶,斟酌了下語言道。

  梅麗莎站在旁邊,無聲點頭,頻頻點頭。

  這大概就是我們消費習慣的不同……克萊恩好笑嘆息道:

  “班森,梅麗莎,不用擔心,這是我用額外補貼買的,嗯,每周大概能有2到4蘇勒?!?br/>
  我總不能告訴你們,這是我幫人占卜的收益吧……他于心中補了一句。

  “……你的這份工作比我預想得好很多?!卑嗌读艘幌?,中肯評價道。

  沒錯,甚至還能學占卜……克萊恩無聲皮了一句,轉身走向了廚房。

  在兄妹三人的通力配合下,豐盛的晚餐一一出爐。

  吃飽喝足,克萊恩、班森和梅麗莎就這樣癱在了客廳里,好一會兒才起身收拾,閑聊并學習。

  等班森和梅麗莎都睡了,我就前往灰霧之上看一看儀式效果……克萊恩邊復習那些歷史書籍,邊分別瞄了哥哥和妹妹一眼。

  …………

  西區,鐵十字街下街。

  一棟三層樓的公寓沉浸于黑暗里,沒有路燈,沒有多余的光芒。

  忽然,有道人影從三樓某個窗戶躍了出來,就像一根羽毛般輕飄飄落地,幾乎沒造成什么動靜。

  他身體一拐,突地消失,仿佛融入了陰影里,只隱約呈現出輪廓。

  一路疾行,這人影來到了碼頭區,來到了一個無人的堆貨角落。

  認真觀察了一陣,繞著那里轉了兩圈,這人影才離開黑暗,進入角落。

  可以看到,他有著圓乎乎極具親和力的臉龐,正是一手制造了苜蓿號慘案的“教唆者”特里斯。

  “感覺怎么樣?”角落陰影里走出一位穿黑色帶兜帽長袍的神秘人物,嗓音有著明顯的女性特點。

  特里斯露出和善又滿足的笑容道:

  “很舒服,那正是我夢想和追求的場景?!?br/>
  “我想我已經完成了任務,并且做好了提升的準備?!?br/>
  那穿黑色長袍的女子微不可見地點頭道:

  “很好,依據承諾,我將給你序列7的配方和主要的三種材料,剩下的需要你自己搜集?!?br/>
  “沒問題?!碧乩锼乖缬袦蕚浒慊卮?。

  那神秘女子抬起手,將一本書籍樣的事物遞給了特里斯。

  那本“書籍”有著古老而斑駁的青銅外殼,旁邊則掛了把奇怪的星形鎖。

  特里斯知道“書籍”里是配方,是材料,心情頓時一陣激動。

  他強忍著情緒,好奇地望向青銅外殼上書寫的魔藥名稱。

  “女巫!”

  特里斯愕然出聲,不敢相信那古赫密斯語書寫的單詞是這個。

  “女巫”?我將晉升為“女巫”?開什么玩笑!

  那名神秘女人捂住嘴巴,發出一陣低笑,好半天才回答道:

  “你不是一直都很奇怪嗎?奇怪我們的高層為什么都是女性……”

  “這就是答案?!?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