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八十五章 緊迫

第八十五章 緊迫

  奇怪的、扭曲的、隱約的波動一閃而逝,快得克萊恩差點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覺。

  要不是他對靈感的掌握已稱得上熟練,此時有很大可能忽略掉這個異常。

  想到在樓上的妹妹,克萊恩皺起眉頭,握緊手杖,繞過盥洗室,拐向了伍德家的階梯。

  他快步往上,根據靈感對殘余痕跡的把握,來到了靠近陽臺的起居室門外。

  應該是這里……克萊恩低語一句,抬手輕敲眉心兩下。

  一個個“氣場”透過墻壁和木制大門映入了他的眼眸,絕大部分顏色正常,輪廓模糊。

  但其中有一個,表層正蕩漾著邪異的黑綠,緩緩往內侵蝕的黑綠。

  “果然有問題?!笨巳R恩的表情變得異常嚴肅,伸右手解下了左腕纏繞的銀鏈。

  他的左手握住銀制的鏈條,讓黃水晶吊墜在面前自然下垂。

  等到擺動平息,他勾勒光球,于心里默念了起來:

  “我身前房間內存在超凡導致的危險?!?br/>
  ——正常來說,“靈擺法”只適合占卜與自身相關的事情,以及小范圍內的客觀情況,所以,克萊恩的描述相當講究:“危險”會導致自身被影響,“房間”則就在眼前。

  ……

  “我身前房間內存在超凡導致的危險?!?br/>
  一遍又一遍,足足七遍之后,克萊恩睜眼看見黃水晶吊墜在做順時針的轉動,而且速度相當快。

  這表明房間內確實存在超凡導致的危險,而且危險的程度不低!

  賽琳娜是神秘學愛好者,她帶朋友們玩某個儀式玩出了大問題?這該怎么辦?克萊恩揉了揉眉頭,將黃水晶吊墜重新纏好,伸手敲響了房門。

  咚咚咚!

  他有節奏地敲了三遍,臉上堆出了和善的笑容。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穿著新裙子的梅麗莎出現在了克萊恩的眼前。

  “克萊恩,有什么事嗎?”女孩沒想到哥哥會過來,一時頗為詫異。

  克萊恩笑得不見一點陰霾地回答道:

  “我聽見你們玩得很開心,一時有點好奇?!?br/>
  “抱歉,吵到你們了?!泵符惿缓靡馑嫉氐皖^道歉,“我們在玩魔鏡占卜,賽琳娜懂得很多,很好玩?!?br/>
  魔鏡占卜……妹啊,你們怎么不去玩筆仙碟仙呢?克萊恩好氣又好笑地搖了搖頭。

  他的目光越過梅麗莎,望向了起居室內,看見了笑容陽光、酒窩深深的賽琳娜。

  然而,在他的靈視里,這位拿著鍍銀鏡子的酒紅色長發少女被那邪異的黑綠侵蝕得更加嚴重了。

  思緒急轉,克萊恩斟酌著語言道:

  “呵呵,我就不打擾你們的游戲了,啊對,伊麗莎白呢?我剛才和她聊到了古弗薩克語的語法,她說有問題想請教我?!?br/>
  “伊麗莎白?”梅麗莎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家哥哥幾眼,語氣古怪地強調了一句,“她也才十六歲?!?br/>
  喂,你想什么呢!克萊恩當即解釋道:

  “這是正常的學術討論,伊麗莎白對歷史,對古代語言很感興趣?!?br/>
  梅麗莎又深深看了哥哥一眼,然后才道:

  “她就在里面,我讓她出來?!?br/>
  “好的?!笨巳R恩退后一步,離開大門的位置。

  目送妹妹轉身,他不太厚道地松了口氣,慶幸遭遇危險的不是梅麗莎。

  他僅僅等待了十幾秒,一臉迷茫的伊麗莎白就走了出來,疑惑問道:

  “莫雷蒂先生,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我沒說過自己對歷史和古代語言感興趣……”

  就在這時,她的話語被克萊恩嚴肅而鄭重的表情打斷,整個人霍然緊繃,似乎也聞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

  克萊恩斜走幾步,示意伊麗莎白半掩住房門后過來。

  臉頰有著可愛嬰兒肥的女孩被陡然降臨的凝重氣氛影響,不自覺就跟了上去。

  “你知道的,我是一個神秘學愛好者?!笨巳R恩停下步伐,轉而身體,直截了當地說道。

  伊麗莎白輕輕頷首回應:

  “是的,我甚至認為你是神秘學專家?!?br/>
  “不,我只是愛好者,但這不妨礙我發現你們的魔鏡占卜出了問題?!笨巳R恩語氣凝重地說道。

  “出了問題?”伊麗莎白險些拔高了音量,忙伸手捂住嘴巴。

  克萊恩想了想道:

  “我知道單純的言語很難讓你相信,你現在就返回起居室內,趁賽琳娜不注意,偷看一眼她始終不給你們看的鏡子正面?!?br/>
  “你怎么知道她不給我們看鏡子正面?”伊麗莎白脫口而出。

  據我們值夜者內部的資料記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涉及邪惡的“魔鏡占卜”案件都會出現類似的情況……克萊恩微微一笑道:

  “常識?!?br/>
  等到又疑惑又畏懼的伊麗莎白重新進入房間,他鎮定平靜的笑容一下消失,臉上寫滿了擔憂:

  雖然都在北區,但從法尼亞街到佐特蘭街至少得坐15分鐘的公共馬車,一來一回,等隊長他們過來,事情恐怕已經惡化到無法收拾了……要是班森和梅麗莎沒在這里就好了……但我對付不了那些隱秘的、未知的存在啊……有沒有辦法暫時遏制一下……對了,賽琳娜是神秘學愛好者,她的房間內應該不缺乏純露、精油和草藥等物品……

  就在克萊恩竭力思考對策的時候,伊麗莎白隨意找了個有事商量的借口,坐到了賽琳娜旁邊。

  “這次幫我占卜什么時候能夠遇到一位浪漫的、英俊的紳士?”對面一位少女喝了口葡萄酒,在眾人調侃的視線里,紅著臉蛋,鼓起勇氣說道。

  賽琳娜輕咳兩聲,一本正經地摩挲著鏡子背面道:

  “魔鏡魔鏡告訴我,尤妮娜心目中的紳士什么時候才會出現?”

  連說三遍后,她拿起鏡子,湊向了自己面前。

  抓住這個機會,伊麗莎白猛地側身探頭,望了一眼。

  按照預計,她覺得自己會在鏡中看見賽琳娜的面孔,看見自己的半張臉。

  可是,映入她眼簾的只有賽琳娜。

  那面不大的鏡子中只有賽琳娜,而且還是全身出現的賽琳娜!

  鏡子內一片漆黑,中央立著表情陰冷的賽琳娜!

  伊麗莎白渾身一顫,霍然往后,倚住了沙發靠背,短時間內竟忘記了呼吸。

  她難以克制地戰栗起來,顧不得找借口,猛地起身,跌撞著跑向了門邊,不敢再回頭看那位笑容燦爛的賽琳娜。

  “尤妮娜的紳士將在半年之后的第二周周日出現……”

  嬉笑的嗓音里,伊麗莎白開門而出,看見身穿燕尾服、頭戴半高絲綢禮帽的克萊恩正站在壁燈陰影里。

  “莫雷蒂先生,我,我……”她結巴著說不出話。

  克萊恩鎮定笑了一聲:

  “不要打擾到里面的小姐和女士?!?br/>
  被他的笑容感染,伊麗莎白平靜少許,伸手拉攏房門,快步來到壁燈附近。

  “我看見了,我看見那鏡子里只有賽琳娜,惡魔一樣的賽琳娜……”她壓低嗓音說道。

  果然……克萊恩又凝重了幾分,沉聲問道:

  “你知道賽琳娜的臥室是哪間嗎?知道她的那些神秘學物品在哪里嗎?”

  “就在那里,神秘學物品也在那里?!币聋惿缀敛华q豫地指著斜對面的房間道。

  克萊恩提著手杖,走了過去,擰開沒有反鎖的木門,就著窗外的路燈光芒和高空的緋紅月華打開閥門,點燃了煤氣燈。

  昏黃的光芒閃耀中,他一眼掃過,看見了一瓶瓶純露、花精,看見了一盒盒草藥粉末,以及一根根蠟燭,一個個護身符。

  這些物品或擺放在書桌上,或整齊排列于架子內,都貼著標簽,給出了名稱。

  確認之后,克萊恩對跟在身后的伊麗莎白道:

  “你想拯救賽琳娜嗎?”

  “想!”伊麗莎白下意識點頭后又愣愣問了一句,“危險嗎?”

  “有一定的危險,畢竟我只是一個神秘學愛好者?!笨巳R恩坦然回答。

  “一定的危險……”伊麗莎白緊抿嘴唇幾秒道,“需要我做什么?”

  克萊恩笑容溫和地安撫道:

  “不用緊張,你只需要裝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地回到起居室,回到賽琳娜旁邊,五分鐘之后,記住,五分鐘之后,你以給賽琳娜驚喜為借口,帶著她來到這里,輕敲房門,一長兩短,接下來,嗯,接下來就交給我?!?br/>
  伊麗莎白默默回想了一遍,鄭重頷首道:

  “好的?!?br/>
  看著她返回起居室,克萊恩看了眼懷表,合攏了賽琳娜臥室的門,然后手腳快速地將書桌清理了出來,并將需要用到的物品一一挑選至椅子上。

  緊接著,他拿起兩根有淡淡馨香的蠟燭,分別放在了書桌的左上角和右上角。

  這是“緋紅之主”、“厄難與恐懼女皇”的象征。

  克萊恩要在這里舉行儀式,借助黑夜女神的力量來對抗那神秘的、未知的、影響著賽琳娜的存在!

  由于他只是序列9,掌握的儀式魔法不夠厲害,要想成功,就一定得讓伊麗莎白將賽琳娜引入“密封圈”,引入“祭壇”范圍!

  所以,也就必須考慮到對方察覺并反抗的情況!

  基于以上因素,克萊恩準備采用“中斷式”的儀式魔法。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