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見“怪物”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見“怪物”

  找理由讓女仆們暫時離開后,奧黛麗反鎖住房門,回頭望向不知還算不算自己寵物的金毛大狗蘇茜道:

  “你聽到了,額,或者遭遇了什么事情嗎?”

  金毛大狗蘇茜沉穩地蹲在那里,嗷嗚了一聲,震蕩著周圍空氣道:

  “是的,我在書房聽見伯爵和幾位議員商量事情,他們說國王和首相達成了共識,放棄短時間內在拜朗東海岸報復弗薩克帝國的計劃,拜朗東海岸在哪里?”

  見蘇茜掌握魯恩語的進度驚人,奧黛麗感覺愈發復雜,她默然幾秒道:“我明天給你一張地圖……”

  “好的~”蘇茜歡快地回答,“國王和首相認為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推進之前那個改革計劃,用公開考試的辦法確定政府事務人員,他們希望在十月份之前讓這件事情在上院和下院都得到通過?!?br/>
  “真的?”奧黛麗驚喜地反問道。

  這可是她成為“觀眾”后,嘗試著用本身能力隱蔽引導的第一件事情,如果它能變成現實,那會讓她充滿成就感!

  蘇茜非常老實地回答道:“我不能給你確定的答案,這只是我聽到的內容,我甚至無法深刻理解它們是什么意思,畢竟我只是一條剛開始學習的狗?!?br/>
  “……”奧黛麗短暫呆滯,旋即綻放出笑容道,“蘇茜,你做得棒極了!這是給你的獎勵!”

  她從一個裝飾華麗的柜子里拿出一個袋子,扯開封口,放到了蘇茜的面前。

  這是“貝克蘭德關愛寵物公司”用面粉、蔬菜、肉類和水制作的狗類餅干,是蘇茜非常喜愛的零食。

  端正坐著的蘇茜抽了下鼻子,一只爪子揚了揚,似乎在考慮該怎么進食才符合自己現在的身份。

  幾秒鐘后,它放棄思考,遵循本能,猛地撲往前方,叼著那袋干糧就沖向了房門。

  它直起身體,單爪開門,一路出去,躲到陰影里,哼哧著開始享用零食。

  …………

  周日下午,在家里補完因值守查尼斯門而缺少的睡眠后,克萊恩乘坐無軌公共馬車,再一次抵達惡龍酒吧。

  他之前本打算用占卜的方法尋找“怪物”阿德米索爾,探究對方最近古怪的緣由,但被代罰者的突然失控打斷,只好換到今天再來。

  穿過桌球室,進入地下交易市場,這一次克萊恩不用尋找,就看見阿德米索爾正縮于角落,瑟瑟發抖。

  這位黑發凌亂油膩,臉色蒼白難看的年輕人察覺到克萊恩的靠近,頓時捂著眼睛,貼著墻壁,想要移向側門。

  但克萊恩已快步趕了上來,堵在他的身前,并悄然輕叩了左邊牙齒兩下。

  在他的靈視里,阿德米索爾的氣場相當不健康,不管哪種顏色,都有點黯淡,也就是說,雖然對方沒什么大的疾病,但身體非常虛弱。

  與此同時,克萊恩發現“怪物”的情緒顏色透出明顯的害怕和緊張,且完全缺失理性思考的藍色。

  他的星靈體表層從以太體的最深處擴張了出來,顏色是渾然統一的透明無色,就像由純凈的光芒構成一樣,這就是天生“怪物”的特殊?克萊恩微不可見點頭,盯著阿德米索爾的臉孔,直接開口道:

  “你最近看見了什么,遭遇了什么?為什么要躲在角落里發抖,說都死了,都是尸體?”

  這時,阿德米索爾低下了腦袋,望向自己的腳尖,似乎不敢直視面前之人。

  穿著灰藍色長褲、破舊亞麻襯衣的他渾身顫抖,驚慌失措地回答道:

  “不,我沒有看見什么,沒有,沒有,我只是做了一場夢,夢里都是血,滿地都是死人,哈哈,嗚嗚嗚,死人里還有我,還有我!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又笑又哭,回答的內容讓克萊恩感覺自己的思緒都變得混亂。

  揉了下太陽穴,克萊恩沉聲又問:

  “你為什么要害怕我?”

  阿德米索爾愣了幾秒,突然蹲了下去,惶恐到極點地喊道:

  “不要??!”

  “不要??!”

  ……

  一道道目光隨之望來,克萊恩頓時就尷尬了。

  我沒對你做什么啊……為什么要喊得像是被怎么著了一樣!他干笑兩聲,見阿德米索爾蜷縮顫抖,只是求饒,再沒有別的語言,只好與對方拉開距離,裝做路過。

  嗯,也許得去請教一下阿茲克先生,只是他上上周就去弗薩克帝國的北地度假了,得下周四五才能返回……在此之前,先匯報隊長……克萊恩捂嘴打了個哈欠,轉身離開了地下交易市場。

  在領到這周薪水后,他的私房錢止血回到8鎊10蘇勒,但對那些非凡材料,也還是只能看一看,當然,如果不怕利息太高,可以去找老板斯維因做一個拆借。

  走出惡龍酒吧,等待公共馬車的同時,克萊恩思緒發散地想著接下來的事情:

  “還剩一周,最開始支取的12鎊就要還清了,拿回家里的錢終于能夠達到每周3鎊,梅麗莎這下就沒有借口再拖延雇傭雜活女仆的事情了……另外的3鎊再瞞段時間,再攢些私房錢……”

  “還有,盡快從達斯特.古德里安那里拿到‘讀心者’配方或者找到相應的線索,以給手下經費為理由,從正義小姐那里換取現金……這可以通過銀行不記名戶頭的方式完成,過程中,我再用占卜辦法做一定干擾,這就非常安全,不會暴露我的秘密了……”

  …………

  上了公共馬車,克萊恩沒直接去黑荊棘安保公司,打算先到占卜俱樂部坐兩個小時。

  這是為接下來再一次鋪墊本身在“消化”魔藥的事情做前置準備。

  而且,對克萊恩來說,他在占卜這一“行業”也算有些名氣了,過去的老顧客有再次“光臨”的,也有介紹朋友前來的,如果剛好湊巧,他一下午甚至可能有超過十樁生意。

  這樣一來,即使他一周基本只去兩次,也能得到半鎊左右的收入,對貧窮的愚者先生來說,這不無小補。

  “哎,可惜當初把話說得太好聽,將形象樹立得太完美,沒法隨意更改占卜費用了……”坐在俱樂部的會議室里,克萊恩一邊喝著錫伯紅茶,一邊無奈地想著。

  以他目前的名氣,即使一次收4蘇勒,也有的是人來占卜。

  但是,作為一名尊重命運的占卜家,他只能繼續維持8便士的價錢。

  雖然克萊恩現在已徹底消化了魔藥,但他不愿意冒風險去違背自己之前總結出來的“占卜家守則”,這包括不用占卜獲得超常的利益,畢竟他不知道這是否會導致失控或別的不好的事情發生。

  ——值夜者內部的資料沒有“消化”這一概念,所以克萊恩無法從上面判斷徹底消化魔藥后是否還存在一定風險,不能做出違背相應“規則”的行為。

  就在他考慮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漂亮的接待女士安潔莉卡進來,走到他的旁邊,低下身子,小聲說道:

  “莫雷蒂先生,有人找您占卜,‘紅瑪瑙’房?!?br/>
  “好的?!笨巳R恩來之前有確認今天是否宜于到俱樂部,從占卜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他拿上半高絲綢禮帽,走出會議室,看見了等待在“紅瑪瑙”房門口的顧客。

  這位顧客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身穿淡藍色有荷葉邊的長裙,手拿一頂同色紗帽,有頭天然卷的褐發,有張嬰兒肥的可愛臉蛋,有雙青澀漂亮的淺藍色眼眸。

  “伊麗莎白?”克萊恩認出這是妹妹的好友,就讀于伊沃斯公學的伊麗莎白。

  他曾經幫對方挑選過護身符,也在對方幫助下解決了賽琳娜魔鏡占卜事件。

  伊麗莎白同樣臉露驚喜道:

  “莫雷蒂先生,真的是你?我看到名字的時候,就在想是不是你?!?br/>
  “畢竟我是一個神秘學愛好者?!笨巳R恩無奈地解釋了一句,接著補充道,“不要告訴梅麗莎,嗯,還有賽琳娜?!?br/>
  我占卜的結果明明是適宜來俱樂部,怎么會遇到伊麗莎白呢?他邊暗自搖頭,邊轉身打開了“紅瑪瑙”房的大門。

  與此同時,他輕叩了左邊牙齒兩下。

  緩步進入房間,坐到占卜師的位置后,他抬頭望向了伊麗莎白。

  只是一眼,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這位少女的氣場顏色染上了一層帶著些許淺黑的陰綠!

  被鬼魂怨靈纏身的征兆……克萊恩冷靜做著判斷,直接開口問道:

  “你最近是否經常做噩夢,而且夢中有些事物在重復?”

  剛反鎖房門的伊麗莎白還未來得及坐下,就驚得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回答道:

  “是的……這正是我找你的目的?!?br/>
  克萊恩往后微靠道:“你做了什么夢?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從我在拉姆德小鎮度假的最后兩天開始,唔,我家在那里有個小的莊園?!币聋惿滓菜闶前雮€神秘學愛好者,對相應的情況早就回想得比較清楚,“我在夢里總是會遇見一個身穿黑色全身盔甲的騎士,他手提一把巨大的闊劍,臉部完全被頭盔的面甲遮住,只能看見一雙閃爍紅光的眼睛,他一直在試圖靠近我,我就害怕得逃跑,距離一次比一次近……”

  克萊恩想了下問道:“在做類似的夢之前兩三天,你是否接觸過古董,古代遺跡,或者陪葬品和陵寢?”

  伊麗莎白回憶了十幾秒道:“我,我在那幾天去過拉姆德小鎮附近的山上,那里有一座廢棄的古堡?!?br/>
  這是標準的靈異小說開頭……克萊恩無聲吐槽了一句,追問道:

  “那你是否有遺留什么物品在古堡?或者從古堡帶走了什么物品?”

  伊麗莎白皺起好看的眉毛,過了一陣才不太確定地問道:

  “我當時被荊棘扎出了血……有血液遺留算不算?”

  克萊恩鄭重點頭,沉聲回答:

  “算?!?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