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二百零三章 正正得負

第二百零三章 正正得負

  喀嚓!

  克萊恩看見艾辛格.斯坦頓的背部明顯凹陷了下去,只覺自己的脊椎也隱隱生痛。

  撲通,本就前倒的艾辛格跌在了地上,似乎痛得瞬間失去了知覺。

  打出那一拳的卡斯蘭娜則站在原地,眼神茫然地喘著氣,額頭盡是冷汗,未有后續攻擊。

  她就像剛從一場因情緒而導致的漫長噩夢中醒來,全身的力氣已完全消失在了之前的爆發里。

  呼,呼,卡斯蘭娜身體搖晃,即將軟倒。

  克萊恩眼睛一瞇,兩步趕了上去,沖到了艾辛格.斯坦頓的身旁。

  他半蹲下去,試圖攙扶對方。

  趴在那里的艾辛格痛苦地喊道:

  “快逃!

  “不要管我!”

  很顯然,他不認為瞬息間一個重傷一個失去力量的三人組還能拖住“欲望使徒”,所以讓克萊恩立刻外逃,與官方非凡者會合,否則三個人都將死在這里。

  與此同時,艾辛格艱難抬起右手,試圖往外面使用某些非凡能力,以此讓稍遠處的官方非凡者們注意到里面的異常。

  至于那個有喇叭的微型“電報機”,早就因艾辛格的倒地飛到了墻邊。

  克萊恩臉現猶豫,正要做出決斷,就看見黏稠的黑色“液體”從天花板上流淌而下,迅速凝聚成了一道漆黑的身影。

  那身影似乎被黑色簾布完全包裹著,只有一雙冷酷的藍眼暴露在外。

  一看到他,克萊恩就仿佛看見了生靈最強烈的那些情緒和欲望:

  恐懼,憤怒,貪婪,嫉妒,饑餓,色欲,等等,等等。

  “欲望使徒”沒有浪費辛苦營造出來的局面,第一時間就進入了起居室。

  這個時候,偵探三人組里,卡斯蘭娜因情緒的爆發而虛脫,艾辛格.斯坦頓脊椎嚴重受創,基本失去了戰力,只有克萊恩完好無損。

  但是,除了左輪手槍和非凡子彈,他的所有神奇物品都在灰霧之上,而對面是一位序列5的“欲望使徒”,一位有能力培養惡魔犬的強者!

  就在這個時候,克萊恩的嘴角微微翹起。

  他放置于艾辛格背后傷口處的右手猛地一抹,讓那明顯的凹陷詭異轉移到了側方,轉移到了一根肋骨上!

  “魔術師”最神奇的非凡能力:

  “傷害轉移”!

  它能讓傷口在本人身上轉移一次,化重傷為輕傷,但無法將傷害移到別人和物品處!

  克萊恩剛才一見到艾辛格.斯坦頓受傷,就已想好了后續的對策:

  先假裝沒有辦法,讓“欲望使徒”現身,接著轉移大偵探的傷口,讓他只剩肋骨骨折的輕傷,這個時候,克萊恩相信艾辛格會同步對付“欲望使徒”,這是人類最本能的垂死掙扎。

  如此一來,“欲望使徒”即使發現情況不對,也來不及脫離接觸了,等克萊恩完成“治療”,與大偵探聯手,就能纏住目標,拖延到官方非凡者抵達!

  幾乎是同時,艾辛格本來指向外面的戒指表層浮現出了充滿生機的綠意,他的身體迅速被淡淡的光華籠罩,傷口因此飛快復原。

  他肋骨的骨折一下治愈了。

  這位大偵探剛才的痛苦是真的,但束手無策是假的!

  然而,這與克萊恩的幫助重疊了。

  本待動手的“欲望使徒”看到這一幕,眼睛陡地睜大,身形霍然頓住。

  未受到糾纏的他當即轉身,奔向了窗口。

  這個過程里,他的身體迅速垮塌,變成了黏稠的黑色液體。

  那液體滲入地面,浸入墻壁,瞬間消失不見。

  克萊恩抬起的右手則只來得及打出一個響指。

  空氣子彈穿過敞開的窗戶,射到了外面,打得火星四濺,可“欲望使徒”卻已徹底消失不見。

  跑得真快啊,一點猶豫都沒有……你還是不是惡魔啊……這后面麻煩大了……克萊恩嘴角抽動了一下,轉頭望向旁邊翻身站起的艾辛格.斯坦頓。

  這位大偵探正好也看向他。

  “你會治療?”

  “你會治療?”

  兩人同時開口,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彼此對視一眼后,艾辛格搖頭苦笑道:

  “想不到竟然是我預設的陷阱讓他逃掉?!?br/>
  說話的同時,他的戒指浮動出了微光,本人則四下觀察,確認“欲望使徒”已經遠離。

  艾辛格旋即解釋了兩句:

  “今天下午我是沒機會模擬類似治療的能力,后來認為能借此預設一個陷阱,讓‘欲望使徒’因我重傷而現身,所以故意把傷口包扎得很夸張?!?br/>
  他指了指左臂近肩膀處的墊高痕跡。

  “果然,這派上了用場,但我沒想到你也能處理重傷,結果……”艾辛格輕輕嘆了口氣。

  結果兩人都把“治療”傷勢放到了首位,沒有誰去糾纏“欲望使徒”,讓對方一發現不對,立刻就遠遠逃走了。

  不管我,還是斯坦頓,都有“欲望使徒”不知道的底牌或布置,想借此坑他一把,誰知反倒互相抵消,放走了目標……這就是所謂的正正得負?克萊恩無奈笑道:

  “這是因為我們不夠了解對方,配合不夠默契?!?br/>
  “不,是我的錯?!卑粮裾\懇說道,“看見你沒有逃跑或戒備地防御,反而過來幫助我時,我就應該推理出你不慌亂,你有底氣,你有辦法,可惜,戴著這枚戒指的時候,我的大腦一直處于高負荷運行的狀態,難以在額外的事情上思考太多?!?br/>
  “2-081”這封印物還有被動降智的效果啊……克萊恩笑笑道:

  “斯坦頓先生,這不是討論誰負責任的時候,‘欲望使徒’已經逃走,我們得考慮后續該怎么做的問題了?!?br/>
  艾辛格邊摘下那枚戒指,邊轉向起居室門口道:

  “官方非凡者快抵達了,我去外面安撫斯圖亞特他們,然后商量一個辦法出來,你是和我一起,還是先做自己的事情?”

  官方非凡者……之前斯坦頓先生提到了值夜者、機械之心和軍方……千萬不要是熟人啊……嗯,我的靈性直覺沒有示警,應該不是……斯坦頓先生這是讓我有機會收拾收拾,處理好敏感物品,免得被不友善的官方非凡者找麻煩啊……克萊恩瞬間閃過了諸多想法,思索著問道:

  “斯坦頓先生,你剛才把握到‘欲望使徒’的位置時,他正在哪里?”

  艾辛格想了想道:

  “你的臥室,坐在你的桌子前?!?br/>
  ……真囂張啊……克萊恩指著門外道:

  “我去那里檢查一下,看是否有痕跡殘留。

  “如果能掌握‘欲望使徒’真實的模樣,對他的追捕肯定會簡單很多。

  “其他的事情就麻煩你了?!?br/>
  “好?!卑粮褡叩揭贿?,攙扶起了虛弱無力的卡斯蘭娜。

  看到這一幕,克萊恩忽感滑稽:

  剛才討論了那么多,做好了準備并埋下了陷阱,結果還是沒能拖住“欲望使徒”,弄成了現在這幅樣子……意外總比準備多啊……所以“魔術師”只是序列7……

  出了房間,克萊恩直奔二樓,走進了自己的臥室。

  里面的布置沒有絲毫改變,就連椅子和桌子的距離都與之前沒什么區別,但克萊恩卻仿佛看到了一個被漆黑液體包裹的人影:

  他坐在那里,直視著前方,耐心又平靜地等待著時機。

  不愧是“冷血者”……克萊恩望向凸肚窗的玻璃,覺得也許能占卜一下它有映照過什么。

  “惡魔”途徑非常擅長犯罪,應該沒那么容易留下線索……不過可以到灰霧之上試試……克萊恩檢查了一圈,開始燒掉一些隨手做的神秘學筆記。

  他處理好沒多久,就看見幾位陌生人上到二樓。

  為首者是個臉龐線條剛硬的男子,但卻有一頭蓬松,亂糟,倔強的褐發。

  他手里拿著一面花紋奇異的古老銀鏡,鏡子的兩邊有黑色寶石裝飾成“眼睛”。

  “你好,莫里亞蒂先生,我是蒸汽與機械之神教會的伊康瑟.伯納德,我能檢查一下這里嗎?”

  克萊恩頷首道:

  “沒有問題?!?br/>
  他旋即客氣了一句:

  “是否需要我跟在旁邊,隨時回答一些問題?”

  “好,麻煩你了,斯坦頓先生有提過你的情況?!币量瞪冻鲆荒ㄐθ莸?。

  他身后跟著幾位隊員,對克萊恩的態度各不相同,有的無視,有的好奇,有的帶著不低的敵意。

  我的情況?斯坦頓先生究竟是怎么介紹我的,編了一個什么樣的故事?克萊恩思緒電轉,跟在伊康瑟身旁,再次進入臥室,其余官方非凡者則兩人一組,分散負責二樓不同的區域。

  “這就是‘欲望使徒’坐過的地方?”伊康瑟指著書桌前的椅子道。

  他明顯已經詢問過艾辛格.斯坦頓。

  “是的?!笨巳R恩坦然回答。

  伊康瑟沒再多說,拿起那面銀鏡,用右手輕撫了表面三次。

  稍有停頓,他沉聲開口道:

  “尊敬的阿羅德斯,我的問題是,之前坐在這里的惡魔長什么樣子?”

  四周的燈光忽然變得深邃,似乎染上了雨后的氤氳,銀鏡表面則有奇異的水光閃現,匯聚出了一幕場景:

  一個覆蓋著黏稠黑“液”的人坐在椅上,背對窗戶,面朝睡床。

  緊接著,畫面改變,房間角落的穿衣鏡隱約映照出了那道黑影的側臉,同樣被“漆黑”遮掩的側臉。

  但這依稀能看出些許輪廓。

  “欲望使徒”的顴骨很高,有一雙冷酷的藍眼。

  PS:問題解決了,果然是win10這個傻逼系統胡亂更新的錯,我重置系統就找到無線網卡了,不過這把我電腦分區也還原了,所有資料都沒了,還好我知道怎么搜索分區,恢復數據,這下記得關自動更新了。。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