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三十四章 “倒吊人”的猜測

第三十四章 “倒吊人”的猜測

  震驚之余,另一個疑惑浮上了“倒吊人”阿爾杰的心頭:

  既然“愚者”先生早有預見,那祂為什么還要開口指出班西港的事情與“救贖薔薇”和“天使之王”梅迪奇有關?

  祂故意告訴我們?

  希望通過我們,將這件事情宣揚出去?

  目標直指“天使之王”梅迪奇?不,更大的可能是“真實造物主”!

  “愚者”先生之前就屢次破壞“真實造物主”的圖謀,這次應該也不例外……“救贖薔薇”這個名詞出現于“真實造物主”的廢棄神廟內,由“天使之王”梅迪奇和烏洛琉斯創立,顯然與“真實造物主”有很深的聯系……

  班西港只有我們風暴教會,“愚者”先生真正告知的對象是我?

  “倒吊人”阿爾杰隱約明白了點什么。

  旋即,他又敏銳察覺到了一個問題:

  “世界”上次提及貝克蘭德將有大事件,立刻被“愚者”先生證實,之后牽扯出了“原初魔女”的蘇醒和“真實造物主”的降臨,這次,他講的班西港異變同樣得到“愚者”先生回應,揭開了古老賓西隱藏的秘密,讓“救贖薔薇”和“天使之王”梅迪奇呈現于塔羅會眾位成員眼前……這會不會太巧合了?

  嗯,“世界”之前說的消息都與貝克蘭德有關,這是初次涉及海上之事,而“愚者”先生上周提過,他的眷者因為大霧霾慘案不得不離開貝克蘭德,兩者吻合。

  所以,“世界”其實是“愚者”先生的眷者?不,應該是祂所有眷者在塔羅會里的代表,替“愚者”先生完成一些祂不方便直接做的事情,當然,眷者也會通過這個聚會,交易物品和知識,達到提升自己的目的,這算是“愚者”先生對他的培養。

  仔細想一想,這個猜測很可能是對的,至少“世界”從來沒有搜集過羅塞爾日記,以此從“愚者”先生那里換取知識或情報……身為眷者,這是他的職責,私下就已經提交!

  從這個結論出發,“世界”某些刻意的問題和矛盾的表現,是在掩飾自己眷者的身份,這符合他經驗豐富老練狡猾的特點。

  “愚者”先生組織塔羅聚會,除了隱藏有暗中復蘇,一步步解開封印的企圖,還存著利用我們干涉某些事件的目的,這從成員構成可以看出一定的端倪,上層貴族,教會主教級非凡者,神棄之地幸存者,亞伯拉罕家族的學生,成年吸血鬼,各自都代表著一個勢力或一個圈子,一條渠道。

  許多想法閃現,“倒吊人”阿爾杰不僅沒被自己的猜測弄得壓抑,反倒有些激動,對他來說,“愚者”先生的目的未知才是最恐怖的事情,初步明白了祂想做什么,就可以有效規避風險,并藉此提高自己。

  只要“愚者”想利用我們做事,那就肯定會給予一定的好處,這正是我期待的……否則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看見半神半人的希望……呵,“世界”,你肯定想不到我已經看穿了你的偽裝……阿爾杰驚懼的心情緩解,開始思考該怎么利用班西港情報的問題。

  他不可能直接就這樣將消息匯報上去,那會引起懷疑的,他必須耐心等待一個機會,既讓高層欣賞,給予獎勵,又不會受到監控的機會。

  “正義”奧黛麗看得出來“倒吊人”先生有了番心理歷程,但想不到對方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浮現出那么多念頭那么多猜測。

  而從“愚者”先生的話語里,她欣喜地知道了“救贖薔薇”是一個隱秘組織,由部分“天使之王”建立,與“真實造物主”有一定的關系。

  同時,她也隱約察覺到了“世界”的古怪,發現這位最難以讀出情緒的組織成員總是涉及大事,總是能打聽到很重要的情報,而且不斷出手著配方、材料和特性,似乎一兩周就能狩獵一位非凡者!

  他離開貝克蘭德,到了海上?或者,還是在貝克蘭德聽到的傳聞?我該不該把這個情報告訴教會?唔,“倒吊人”先生和風暴教會關系密切,由他去做,效果更好,更不會出現問題……奧黛麗壓下窺探的想法,好奇又問了一句:

  “尊敬的‘愚者’先生,‘天使之王’梅迪奇的稱號是什么,或者說,祂屬于哪條途徑?”

  克萊恩靠著椅背,低沉笑道:

  “紅祭司?!?br/>
  紅祭司?這是哪條途徑?聽起來和“黑皇帝”很接近呀,難道又是一個序列0的稱號?“正義”奧黛麗興奮又愉快地想著。

  紅祭司……“太陽”戴里克默念著這個名詞,發現白銀城的歷史里并沒有相應的記載。

  也可能是我讀過的資料不夠多,只接受了通識教育……他略感后悔地想著。

  “魔術師”佛爾思和“月亮”埃姆林就像聽故事一樣聽著,對類似的情報同樣相當感興趣。

  唯一的問題是,不能向別人吹噓,不能寫進小說里!佛爾思一陣遺憾。

  “倒吊人”先生應該會往上面匯報,希望他不要拖延太久……以他的精明,或許已經看出“世界”的一些問題,把握到了“他”和“愚者”之間的關系,還好,從很早之前開始,我就刻意將“世界”的人設與夏洛克.莫里亞蒂重疊,給予眷者的身份,“倒吊人”先生頂多能察覺到這一層,沒法想象“世界”其實是個假人……“愚者”克萊恩抬手摸了摸下巴,含笑說道:

  “你們繼續?!?br/>
  見“愚者”先生不再提剛才的話題,從救主情緒里掙脫出來的“月亮”埃姆林開始面對現實的難題。

  那就是缺錢!

  不管怎么樣,他從未考慮過賣掉那些人偶,只是告訴自己,今后要節省,半年,甚至一年,才能獎勵自己一個新人偶,才能為已有的那些買一套新衣服。

  除此之外,他能想到的賺錢辦法就是賣一些有神奇效果的藥劑,但這很容易給隱藏在貝克蘭德的族群帶來隱患。

  這是始祖的安排,按照道理來說,該由尼拜斯大人提供相應的幫助,可“愚者”先生又要求我保密,做黑暗里負重前行的救主,不能主動透露……思考了幾秒,埃姆林嗯嗯兩聲,清了清喉嚨道:

  “諸位,我有一個問題。

  “事情是這樣的,假設,有一位強者,安排你去調查某件事情,你雖然成功獲得了情報,但卻礙于某些原因,不能向那位強者匯報,那么,該怎么繼續從那位強者處獲得支持?”

  說完之后,埃姆林忽然覺得這種行為有些可恥。

  這,這很像是叛徒和內奸啊……不,我是為了整個血族的延續才這么做的,為此必須舍棄名聲,背負不解,等到事情結束,真相呈現,他們將會為我感動……“月亮”埃姆林迅速緩解了剛才的感受。

  這個時候,“正義”奧黛麗、“魔術師”佛爾思和“太陽”戴里克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阿爾杰,在他們心目中,“倒吊人”先生在這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是最好的老師。

  “愚者”克萊恩也是這么認為的。

  “倒吊人”阿爾杰掃了“月亮”一眼,嘿了一聲:

  “很簡單,但你必須承受一定的風險?!?br/>
  埃姆林下意識就否認道:

  “不是我!”

  “倒吊人”輕笑回應:

  “假設是你?!?br/>
  他接著描述道:

  “你在日常生活里慢慢表現出一定的異常,讓那位強者察覺你出了問題。

  “他會有兩個選擇,一是直接拷問你,但這很容易斷掉線索,二是不經意間提供你幫助,讓你能更加深入地做調查,然后派人監控你。

  “我認為第二種可能最大,你需要承擔的風險是,怎么在監控下不暴露想隱藏的情報?!?br/>
  還能這樣?其實,也不會暴露,每次塔羅會時,我都在豐收教堂休息,外表沒有任何異常,而獻祭物品和接受賜予的儀式本身就是可以展現給尼拜斯大人他們看的東西,讓他們能猜到我與“愚者”先生建立了一定的聯系,卻無法想象我已經加入一個隱秘聚會……很好,我將在學習歷史時,主動向威曼迪男爵詢問白銀城的事情!“月亮”埃姆林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他旋即想起一件事情,轉而對“倒吊人”道:

  “你上周不是問過怎么讓一條船上的所有人同時沉睡的辦法嗎?

  “很簡單,我可以提供一種神奇的麻醉氣體,它能有效蔓延,沒有刺激性的氣味,即使在甲板上,直接嗅到也會導致昏迷,當然,你最好選一個沒什么風的夜晚,還有,目標不能有危險預感,體格也不能太健壯,序列9里面以身體出名的那種非凡者是極限。

  “它能制造超過三小時的沉睡,之后效果不斷降低。

  “100鎊一罐,額外再給我30鎊報酬?!?br/>
  “倒吊人”想了想幽靈船上的水手情況,并未還價道:

  “好?!?br/>
  他要在“月亮”面前豎立一定的形象,為后續的大交易做準備——他曾經考慮過用沉眠符咒,但那需要念出開啟咒文,會讓水手們察覺不對,事后懷疑。

  交流環節漸進尾聲,克萊恩手指輕敲了下斑駁長桌的表面,悠然笑道:

  “我已經預見,下周的各位將有新的面貌。

  “這次聚會就到這里?!?br/>
  “謝謝您的祝福?!薄罢x”奧黛麗率先起身,連告辭帶感謝。

  有了“愚者”先生這句話,她對服食“心理醫生”魔藥又多了幾分信心。

  隨著“魔術師”等人重復同樣的話語,一道道身影消失在了宮殿內,灰霧之上又恢復了亙古不變般的寂靜。

 ?。?。: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