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時間點

第一百四十八章 時間點

  天體教派的首領叫福萊特.肯,是個三十來歲的男子,瘦窄的臉上留著棕色的絡腮胡,脖頸處有邪異的青色紋身。

  他被呂爾安帶到克萊恩面前時,整個人非常萎靡,仿佛已經受過嚴重的精神折磨。

  “上將閣下,他在被抓捕的過程中,連續用理智換取力量,精神已接近崩潰……”金發秘書呂爾安不管艾彌留斯上將是否能看出具體的細節,都原原本本將事情匯報了一遍。

  這樣正好……克萊恩之前還擔心福萊特.肯變身“瘋子”,抵御精神上的壓迫,拒絕回答自己的問題,那他就不得不冒著被懷疑的危險,屏退屬下,嘗試“通靈”。

  目光幽冷地望著前方的福萊特.肯,克萊恩的左手借助書桌的遮擋,悄然染上了一層黃金般的色澤。

  “蠕動的饑餓”切換到了“審訊者”靈魂!

  而“審訊者”正是艾彌留斯上將所在“仲裁人”途徑的序列7!

  克萊恩的眼眸深處,兩點閃電般的光芒當即若隱若現,與映照出來的福萊特.肯身影完全重疊。

  “精神刺穿”蓄勢待發!

  不過,克萊恩沒直接使用這非凡能力,因為它只有序列7的水準,一旦當著呂爾安的面施展,立刻就會被這位金發秘書識破身份。

  借助“精神刺穿”帶來的靈體層面的威壓,克萊恩坐在那里,仿佛真正的艾彌留斯上將,低沉開口道:

  “你認識辛西婭嗎?”

  說話間,他抬高右手,讓掌心握著的縮小型犀牛角一樣的黑色墜子往下滑落,搖晃于半空:

  “它有什么作用?”

  萎靡的福萊特.肯渾身顫抖了一下,只覺自己的精神似乎正被一把尖銳的匕首抵住,隨時會被刺穿。

  他忍不住低下腦袋,結結巴巴回答道:

  “認識。

  “辛西婭,辛西婭小姐想和上將閣下,想和您有一個具備非凡能力的孩子,被她的父母介紹,介紹給了我。

  “那是用神靈賜予的氣息制作的‘繁衍項鏈’,只要服食它的粉末,并長期佩戴,就能,就能讓上將閣下您無法抗拒……”

  克萊恩沉默聽著,對福萊特.肯的說辭半是相信半是懷疑。

  他相信的部分是辛西婭的目的,這位美麗的小姐或許出于自身的想法,或許被別人催促逼迫,確實想要和艾彌留斯上將有一個孩子,這從她變異后執著的事情就能看出。

  雖然魯恩王國的貴族們并不喜歡甚至排斥私生子,但這也要分情況,一個繼承了父親不少非凡特性并順利出生的孩子,同樣會受到足夠的重視——那些知曉不少秘密的古老家族,在這方面更為看重,其中就包括利維特家族。

  而且,艾彌留斯上將是個外表嚴肅古板內心很重感情的人,哪怕私生子,他也肯定會喜愛和重視……這或許就是辛西婭迫切希望有個孩子的真正原因……克萊恩在心里暗自嘆息了一聲。

  他對福萊特.肯回答的懷疑則集中于那條“繁衍項鏈”的真實作用,以及天體教派在這件事情上是否有意誤導了辛西婭。

  一點點加強“精神刺穿”帶來的壓迫,克萊恩默然注視著福萊特.肯的雙眼,直至對方難以承受地重新低下了腦袋。

  “這根項鏈還有什么作用?”克萊恩又搖晃了一下手里的破裂墜子。

  他語氣平緩,似乎已知曉所有的秘密,現在提問只是想獲得最終的確認。

  難以言喻的壓力襲來,精神本就接近崩潰的福萊特.肯再也承受不住,撲通一聲癱倒在地,近乎癲狂地喊道:

  “它,它還能污染你!

  “只要辛西婭服食它磨下來的粉末,并虔誠地誦念‘欲望母樹’的尊名,就可以,就可以讓與她發生關系并孕育孩子成功的男性被污染!

  “就可以,就可以讓你成為‘欲望母樹’的信徒!成為祂的眷者!”

  原來是這樣……克萊恩一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對今晚異變的經過再沒有疑惑之處。

  天體教派的目的是借助辛西婭借助普通物品狀態的“繁衍項鏈”,污染艾彌留斯上將,讓這位魯恩王國的軍方大人物成為“欲望母樹”的虔誠信徒,照顧他們教派的發展,甚至提供庇護。

  這個辦法的成功關鍵是足夠隱蔽,足夠正常,與強力、襲擊、可怕等詞語并沒有直接關系。

  “所以,被我三次拒絕的辛西婭因為體內‘繁衍項鏈’粉末的污染力量難以得到排解,逐漸超過上限,最終與‘欲望母樹’產生勾連,出現了看似突然的變異……

  “所以,她變異后的怪物其實沒法對真正的艾彌留斯上將產生足夠的威脅,就連我都可以利用‘第九律’符咒,較為輕松地解決,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天體教派想要獲得的結果,他們只希望能隱蔽地污染艾彌留斯上將,而不是與半神沖突對抗……”克萊恩無聲看了眼金發秘書呂爾安。

  呂爾安也大致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當即低下腦袋,沉聲說道:

  “上將閣下,這是我們的錯誤。

  “我們只對辛西婭小姐和這里的仆人們做了監控,沒拓展到他們的家人他們的親屬和朋友。

  “我愿意為此接受任何懲罰,哪怕您將我送上軍事法庭?!?br/>
  真正的上將會怎么回應?克萊恩又一次融入了艾彌留斯這個角色,體會他最近承受的痛苦、無奈、悲傷和憤怒。

  他保持端正的坐姿不變,表情嚴肅地說道:

  “這件事情,之后再說?!?br/>
  這句話隱藏的含義就是“看你接下來的表現”。

  呂爾安怔了一秒,似乎不相信上將閣下給的懲罰是如此輕微。

  克萊恩半閉上眼睛,嗓音低沉地說道:

  “我的父親,已經去世的老利維特伯爵曾經教導過我一句話。

  “他說,寬恕你手下第一次犯的錯誤。

  “呂爾安,你,以及那些衛隊成員,要感謝他的仁慈?!?br/>
  呂爾安目光閃爍間,無聲吸了口氣,不再那么冷靜,相當誠懇地說道:

  “您的胸懷讓我敬佩。

  “您將是我在原則、神靈和國王之外,效忠的唯一對象?!?br/>
  你內心的傲慢可是非??鋸埖摹巳R恩并不怎么相信,看似平緩地說道:

  “之前那句話還有后面半句,‘嚴懲他們第二次犯的錯誤’?!?br/>
  呂爾安點了點頭,對此并不意外。

  克萊恩重新將目光投向癱倒于地的福萊特.肯,表情沒有變化地追問道:

  “是誰指使你們這么做的?”

  在他想來,福萊特.肯的回答應該是我們自己謀劃的,在接觸到辛西婭,了解了她的需求,知曉了她的情夫是誰后,天體教派就大膽地有了污染海軍上將艾彌留斯的想法。

  福萊特有些神經質地左看右看,畏畏縮縮地開口道:

  “是,是‘欲望母樹’,祂,祂在夢里指使我們這么做的,我最,最開始只想把‘繁衍項鏈’借給辛西婭,辛西婭小姐佩戴,沒打算讓她服食粉末?!?br/>
  “欲望母樹”指使?這等于某種程度上的神諭了……克萊恩險些皺起眉頭。

  雖然艾彌留斯上將是魯恩軍方大人物,是中蘇尼亞海的最高統治者之一,地位相當重要,權力相當大,但也不至于引來一位邪神的直接關注啊……不過,我不是邪神,我沒法理解祂們的思路,也許污染艾彌留斯后還接有更多的計劃……嗯,不排除福萊特.肯撒謊的可能性,等等確認一下……克萊恩想了想,嚴肅問道:

  “你是什么時候做那個夢的?”

  福萊特擠出充滿畏懼的笑容道:

  “是,是2月4日,上周周五晚上,我記得,記得很清楚,我剛為一位夫人解放了靈性?!?br/>
  2月4日……克萊恩咀嚼著這個日期,一時沒想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沉默兩秒,他轉而問道:

  “你們與玫瑰學派是什么關系?

  “‘欲望母樹’與‘被縛之神’是什么關系?”

  他不擔心艾彌留斯上將其實知道這方面的事情,并且金發秘書呂爾安也有一定的了解,因為這完全可以理解為確認式的提問。

  福萊特.肯露出了竭力忍耐的狂熱神色:

  “我們,我們就是玫瑰學派的一個分支,我的導師是玫瑰學派的圣者扎特溫。

  “‘被縛之神’是‘欲望母樹’的一個化身。

  “‘欲望母樹’是真正的,唯一的,超越七神和‘真實造物主’的神靈!

  “上將閣下,您是祂眷者的人選!”

  吹牛誰不會……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欲望母樹”是“被縛之神”的馬甲?據地下遺跡內那個疑似“紅天使”梅迪奇的惡靈描述,“囚犯”途徑和“惡魔”途徑是可以互換的,所以,玫瑰學派的“被縛之神”能放大生物的各種欲望很正常,他們內部也有“節制”和“放縱”派系的區分……這與現場的情況吻合……克萊恩想了想,側頭對呂爾安道:

  “你出去一下?!?br/>
  他打算詢問福萊特.肯做過的壞事,看對方是否能作為“蠕動的饑餓”的食物。

  “是,上將閣下?!眳螤柊矝]問為什么,快步走出書房,順手關上了大門。

  隨著啪嗒一聲輕響回蕩,整個書房突然變得安靜,仿佛與外界有了隔絕。

  “腐化男爵”的非凡能力?扭曲“關門”這個動作的含義以封閉書房?很貼心嘛……克萊恩思索了幾秒,回憶起了之前的一個聯想,于是突然問道:

  “2月6日,周日傍晚,你們做過什么事情?”

  福萊特.肯愣了一陣道:

  “我們,我們按照‘欲望母樹’給予的啟示,借助‘繁衍項鏈’和一位信徒提供的某個流浪漢的毛發,舉行儀式,放大了對方的食欲?!?br/>
  艾彌留斯上將原本的那個流浪漢替身果然是他們殺的!為的就是讓上將無法離開,從而踏入陷阱,與辛西婭發生關系,遭受污染?克萊恩瞬間將所有的事情串連在了一起。

  而我的出現,提供了另外一種可能,巧合地破壞了這個計劃……巧合……不對!腦海內閃過“巧合”相關單詞的同時,克萊恩忽然記起了“欲望母樹”給予福萊特.肯夢境啟示的2月4日有什么特殊。

  那是他抵達奧拉維島的第一天!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