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面具之后(感謝白銀盟“宇宙的共主”同學)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面具之后(感謝白銀盟“宇宙的共主”同學)

  一個又一個別扭的,艱澀的,刺耳的,完全無法聽懂的單詞從克萊恩口中緩慢吐出,讓青銅大門恐怖吸力制造的颶風一下變得沉靜,讓周圍本就黯淡的環境愈發深幽。

  直到此時,他才知曉“地獄上將”路德維爾剛才使用過的這種非凡能力叫“亡者之語”,能直接繞過血肉之軀的保護,針對靈體。

  它屬于“通靈者”能力的進階,將直接的,靈之間的溝通上升為一種驅使,乃至一種奴役!

  活著的生物沒法聽懂的語言在前甲板上回蕩,“地獄上將”路德維爾不可避免地僵立于原地,他海盜船長打扮的身軀表面迅速浮現出了一層透明的部分。

  他的靈在被虛幻的力量拉拽!

  這時,路德維爾左手食指戴著的那枚方型黑沉戒指亮起了淡淡的幽光。

  那被強行拖出少許的靈體立刻回歸身軀,兩者重新合二為一。

  錚!

  路德維爾右手抽出了腰間懸掛的那把細細的刺劍。

  它通體呈鐵黑色,尖端吸聚周圍光亮,化為了黑沉一點。

  這位“地獄上將”猛地一個跨步,帶著狂暴的勁風,霍然拉近了雙方的距離,他手中的細劍隨即迅捷如同閃電般刺出!

  那扇布滿神秘花紋的青銅大門依舊屹立于原本所在的位置,沒有因為路德維爾收回左掌,展開動作而消失,這就與克萊恩之前在莎倫小姐那里見識過的依靠神奇物品使用出來的類似能力出現了區別!

  噗!

  黑沉的刺劍以無法躲避的姿態戳穿了克萊恩。

  克萊恩的身影迅速干癟,變成了一張薄紙,紙面枯黃干脆,似乎已被風化了萬年。

  青銅大門帶起的颶風吹過,紙人徹底粉碎。

  半空之中,克萊恩從幽邃里躍出,掌中已握了一大把“海神”領域的符咒。

  “風暴!”

  急促拗口的古赫密斯語單詞迸發,白錫薄片各自燃燒,將自己獻祭給了“海神”,也就是說,只要克萊恩愿意,他可以收回絕大部分材料,多次循環,直至這些金屬再也無法承受靈性。

  嗚!

  青色的風刃激射而出,周圍的海面騰起了和船艙等高的沉重波浪,因為克萊恩沒嘗試也來不及分辨符咒的種類,這些攻擊覆蓋式襲向路德維爾的同時,也有相應的超自然效果出現于這位“地獄上將”的身上,水下呼吸、自由行動、浮空之風和抵抗壓力等目前根本沒什么作用的影響一層又一層疊加了起來。

  路德維爾突地張開嘴巴,發出無聲的尖嘯,那即將拍到他身上的海浪和數不清的風刃短暫凝固于了半空。

  緊接著,這位“地獄上將”舉起了左手,他食指上那枚方型黑戒隨之流轉出邪異陰森的光芒,并瞬間變亮。

  嗚!

  那扇充斥著不可名狀感覺的青銅大門一下膨脹,變高變寬了一倍。

  沉重的吱嘎聲里,門縫裂得更開了,本就恐怖的吸力頓時攀升至超越想象的程度。

  青色的風刃,漆黑的海浪,半空的克萊恩同時涌向了大門,投奔徐徐展開的怪異藤蔓與手臂們。

  克萊恩正要驅使“光之祭司”的靈魂,用“神圣之光”硬碰青銅大門一下,以獲得喘息的機會,卻看見一團半人大小的熾白火球從另外一個方向飛了過來。

  這火球本身的速度疊加上了大門產生的夸張吸力,從克萊恩旁邊不遠越過,砸到了神秘大門的縫隙處。

  轟??!

  熾白的火浪四濺,雨水般落往周圍不同區域,但卻只能讓那扇對開的青銅大門搖晃幾下,黯淡了一些。

  克萊恩抓住機會,啪地打了個響指。

  他衣兜內分開存放的幾根火柴當即燃起,赤紅的焰浪迅速將他的身體覆蓋,消融化去。

  青銅大門側方的一團火焰騰起,克萊恩從里面躍了出來。

  他一眼就看見安德森.胡德正姿態有些別扭地漂浮于半空,掌中緊握著一根熾白的長槍。

  這位“最強獵人”終于趕到,只是看起來不太習慣飛行。

  “地獄上將”路德維爾抬頭看到這一幕,銀白面具眼洞位置的蒼白火團明顯跳動了兩下。

  很顯然,他完全沒想到“未來號”上,除了“星之上將”嘉德麗雅,還有兩位海盜將軍級的強者,而且都攜帶著相當不錯的神奇物品或封印物。

  就在這時,路德維爾猛地抬手按在自己臉上,出人意料地摘掉了那張銀白的面具。

  深沉的,蒼白的光芒霍然從那面具之后噴薄而出,讓路德維爾左手食指戴著的黑沉方戒瞬間擴散出無窮無盡的死寂。

  這死寂涌入青銅大門,將它推離了甲板,推到了半空。

  這布滿神秘花紋的大門融合了無窮無盡的死寂,飛速膨脹到超過三十米高。

  它以海面為基座,屹立于那里,就像連通著另一個世界,不同于當前的世界。

  哐當!

  青銅大門陡地敞開,無法言喻的黑暗奔涌而出,包裹住了“黑色郁金香號”的前甲板。

  克萊恩見狀,顧不得攻擊,忙掏出正確的符咒,快速給自己使用。

  一陣狂風卷來,將他推出了“黑色郁金香號”的上空。

  這艘巨大的帆船在黑暗的牽引下,十米十米地駛入了青銅大門,駛向另一個世界。

  “地獄上將”路德維爾立于船頭,仰望著半空,臉龐被蒼白的光芒覆蓋,看不清具體的樣子。

  他的視線先是掃過克萊恩,繼而落到安德森.胡德身上,似乎要記住這兩個獵人,可卻沒有再嘗試攻擊,似乎被周圍的黑暗限制住了。

  安德森愣了愣,接著毫不猶豫就投出了手里的熾白火焰長槍。

  這長槍直奔路德維爾而去,但一進入黑暗與死寂包裹的區域,就無聲無息消失不見。

  路德維爾這是準備逃了?真果斷啊……克萊恩先是一怔,旋即想起阿茲克銅哨還在“黑色郁金香號”上。

  眼見巨大的帆船已近半通過青銅大門,進入了另一個世界,而自身完全沒有辦法阻止,克萊恩邊丟出根火柴,邊啪地一聲打了個響指。

  進入五十米范圍的后甲板上,在撕咬拉扯著彼此的不死生物間連續轉手的阿茲克銅哨旁邊,與它綁在一起的火柴霍然亮起,騰起了赤紅的火焰。

  火焰之中,克萊恩的身影浮現于那里,探手抓住了阿茲克銅哨。

  這是他為回收銅哨做的準備!

  而且,為了預防意外情況,也就是火柴有被不死生物抓扯下來,他還在銅哨表面涂了層易燃的太陽精油!

  啪!

  身處無數死靈包圍中的克萊恩,根本沒時間收回抓住銅哨的手,立刻就又一次打出了響指。

  這個時候,一只只或透明或腐爛或蒼白或虛幻的手掌已抓到了他的身上!

  克萊恩之前丟出的那根火柴于半空燃起,騰躍出了一蓬炎流。

  他的身影很快浮現于這團火光內,但臉色發青,嘴唇變白。

  被數不清的幽影、怨魂和其他不死生物抓了下的克萊恩此時發自靈體深處地感覺寒冷,難以控制住身體,撲通一聲下墜,掉入了已重染金芒的海中。

  ——隨著“黑色郁金香號”基本駛過青銅大門,之前宛若地獄入口的海面已恢復正常。

  克萊恩下沉了幾米,被嗆了口又苦又澀的海水,終于緩了過來。

  還好準備充分……念頭一閃間,他突然覺得不對。

  佩戴著魚人袖釘的他有十分鐘的被動水下呼吸能力,不該嗆水才對!

  克萊恩猛地側頭,看向腕口,只見那枚蔚藍色的袖釘不知什么時候已脫離了組織。

  丟了……被“火種”手套弄丟了……我剛才一直在“黑色郁金香號”上……克萊恩撲騰了幾下,浮出水面,正好看見巨大帆船的尾巴融入黑暗,青銅大門徐徐關閉。

  他本能往前游了幾米,最終停止下來,從剩余的符咒里甄選出一枚,給自己加上了水下呼吸的非凡效果。

  半空的安德森.胡德看到這一幕,暗自咋舌道:

  “這家伙真瘋啊……

  “竟然還想追殺!”

  就在這個時候,“未來號”上星芒紛落,凝成一道長橋,延伸了過來。

  “星之上將”嘉德麗雅終于解決了之前那個擁有頑強生命力的灰黑怪物!

  可惜啊,“地獄上將”再遲疑一下,不那么及時逃跑就好了……安德森無聲嘆息,穩穩落到了星橋上。

  目睹格爾曼.斯帕羅飛來,他正要打聲招呼,贊對方幾句,卻看見了一張冷酷沉默的臉孔。

  安德森直覺地避讓開來,干笑了兩聲,任由格爾曼.斯帕羅越過自己。

  沿星橋返回至“未來號”上時,克萊恩已收斂住了種種情緒,看到弗蘭克.李迎了過來,朝自己豎了豎拇指:

  “你是我這一生到現在為止見過最瘋狂的家伙!

  “你竟然敢獨自登上‘黑色郁金香號’,單挑‘地獄上將’,而且還活著回來了!”

  對不起,論瘋狂,我遠遠不如你……克萊恩默默回應了一句。

  此時,許多頂著長發或蓬蓬頭的海盜也相繼表達了自己的驚訝與贊嘆。

  這樣的氛圍里,克萊恩閉了下眼睛,感覺“無面人”魔藥徹底消化了。

  PS:感謝“宇宙的共主”同學打賞白銀盟,還有,二月最后一天求月票~

  。m.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