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禱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禱文

  不見了?

  一片黑暗?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戴里克的第一反應不是驚恐,而是交握雙手,抵于嘴前。

  一道道頗為明凈的光芒從他體內蕩出,驅散了周圍深沉的黑暗,照亮了地下室每一個角落。

  在戴里克生活的環境里,黑夜是最可怕的存在,他們一旦離開白銀城,必須保持時刻有光芒照耀的狀態,哪怕短暫失去,間隔也不能超過五秒。

  戴里克初入探索小隊,沒有經驗的時候,就險些因此犯錯,葬送掉自己,幸虧不遠處就站著“首席”。

  光芒緩慢而持續地蕩漾著,戴里克提起緊握“颶風之斧”的右手,謹慎地打量起四周。

  他發現除了海因姆和約書亞這兩位本該已跟著自己進入地下室的隊友消失不見,石板、墻壁上大灘大灘的發黑痕跡也不知什么時候已變得血紅,濕淋淋的像是剛才潑上。

  這讓熟讀探索教材并冷靜下來的戴里克不由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出問題的并非約書亞和海因姆,而是他自己!

  “我只是靠近了那個祭壇,默念出了那三個名字……正常來說,即使天使,也必須有完整格式的準確尊名,才能收到別人因誦念或抄寫產生的“祈禱”,而且據說還有范圍的限制……不知道天使之王們是不是也必須這樣……

  “呃,這三個名字之一是開啟祭壇隱藏力量的鑰匙,我用能撬動自然的巨人語默念導致問題被引發?不,這不對,必須念出口才有效,哪怕這是天使之王們的真名,之前都沒出過問題……”戴里克疑惑不解又有些惴惴不安地轉過身體,回到了祭臺旁,回到了那張石桌前。

  他愕然看見石桌上的文字和符號比之前清晰完整了不少,就像儀式主持者才剛完成繪刻一樣。

  這些文字共分三種,一種是巨人語,一種是巨龍語,還有一種是戴里克不認識的,不過他懷疑是“倒吊人”先生、“正義”小姐他們口中的古赫密斯語,因為這段時間塔羅會的交流里,他有初步掌握一些單詞,這與石桌上的那種文字相當接近。

  巨人語和巨龍語表達的內容非常一致,它們都在重復著那三個名字和對應的稱號:

  “命運天使”,烏洛琉斯;

  “紅天使”,梅迪奇;

  “暗天使”,薩斯利爾。

  緊隨稱號與名字的則是一個戴里克很熟悉的詞組:

  “救贖薔薇”!

  薩斯利爾真的是一位天使之王,叫做“暗天使”,祂和“命運天使”、“紅天使”是“救贖薔薇”的創立者?不知道“愚者”先生對祂有什么了解……祂肯定很了解……古赫密斯語應該也是同樣的意思……在已經改信“創造一切的主”的下午鎮里,有居民在偷偷崇拜主身邊的三位天使之王……想到這里,戴里克忽然背脊發涼,覺得自己似乎摸到了當初造物主遺棄這片土地的真相的邊緣。

  他再次抬頭,只見墻上地上血紅依舊,海因姆和約書亞還是沒有影蹤。

  再次默念沒有作用了,也許這本身就沒有發揮過作用……戴里克吸了口氣,提著“颶風之斧”,謹慎地向地下室入口行去,希望能找到問題的根源,確認究竟是哪邊出了狀況。

  一步,兩步,三步,他仿佛一根巨型蠟燭,挪移著回到了上方大廳。

  這里陰影濃厚,灰沉幽靜,腐爛的椅子和殘存的石桌無聲安放,與之前沒什么區別。

  戴里克還是未找到約書亞和海因姆,只好精神高度緊繃地走向窗邊,看是否能遇見別的探索小隊成員。

  啪,啪……輕微的腳步聲里,他靠近了本該存在窗框的大洞,前傾身體,望向外面。

  數不清的灰暗建筑緊湊鋪開,或高或低,階梯式往上。

  半空閃電頻率很低,許多窗戶處一點又一點燭火映出,昏黃搖晃,長久不滅。

  這……戴里克忍不住吞了口唾液,有種下午鎮從未遭遇巨變,這里的居民依舊平靜生活著的感覺。

  …………

  提著獸皮燈籠的海因姆無需彎腰就通過了地下室入口,好笑地對旁邊的約書亞道:

  “這棟房屋肯定屬于人類,但他們一家必然有‘巨人’的血脈,身高應該和我差不多,嘖,我們上上次去的那座廢墟城市,就連進大門都得低頭!”

  “巨人”血脈不是指一定有巨人的血統,而是代表因服食這個途徑的魔藥產生并遺傳給了后代的身體特征,高大是主要表現之一。

  約書亞抬頭看了海因姆一眼,呵了一聲:

  “那是你,我不需要?!?br/>
  “但你用不了多久應該就能晉升了,到時候,不會比我矮多少?!焙R蚰沸χf道,并用眼角余光注視著靠近祭臺的戴里克,預防意外發生。

  約書亞想了想道:

  “其實我很奇怪,首席是序列4的‘獵魔者’,應該像普通巨人一樣,有三四米高了,為什么看起來很正常,也就比我高半個腦袋?”

  海因姆下意識環顧一圈道:

  “據說首席有巨人形態?!?br/>
  “巨人形態?變成巨人后,他的衣服會不會全部撕裂?”約書亞笑著問道。

  “除非他的衣服和褲子是神奇物品?!焙R蚰泛图s書亞相視一笑。

  他們正要和戴里克分享這個笑話,可轉頭望去后,卻發現那個少年不見了!

  本該在祭臺前方的戴里克不見了!

  海因姆和約書亞的表情一下變得凝重,一個抬起又闊又大的直劍,一個伸出了戴赤紅手套的左掌。

  他們小心翼翼靠攏祭臺,仔細檢查了一遍,未發現任何可疑的痕跡。

  約書亞正要嘗試辨認石桌上殘存的文字,卻被海因姆拍了下肩膀道:

  “不要看,我回想了一下,戴里克消失前就是在看上面的文字。

  “我們去找‘首席’過來?!?br/>
  “嗯?!奔s書亞點了下頭。

  他沒慌亂急促地離開,再次環顧一圈后,拇指中指一搓,點燃了祭臺上剩下的那截蠟燭。

  這將保護戴里克,讓他不會陷入真正的黑暗!

  ——白銀城的探索小隊在那些城邦廢墟里有過類似的遭遇,一位隊員看似忽然失蹤,其實只是被某種力量隱藏,依舊在原地,但他附近的隊友們急切著尋求幫助,慌忙提著燈籠離開了那片區域,于是那可憐的家伙就被真正的黑暗吞沒了,再也無法被找到,若非后來又有隊員陷入同樣的境地,幸運地被當場救出,別人甚至不會知道前者的確切“死因”。

  蠟燭亮起,昏黃的火光灑向了四周,海因姆和約書亞隨即離開,來到巷內,釋放了每個人都攜帶有的靈性信號。

  他們沒等待太久,科林.伊利亞特就從另一棟房屋的頂部跳下,穩穩落地。

  “發生了什么事情?”這位“獵魔者”沉聲問道。

  他手中的銀色直劍已涂抹了一層淺灰的油膏。

  海因姆立刻將剛才的事情簡單陳述了一遍,末了道:

  “我們沒能發現戴里克消失的原因?!?br/>
  “戴里克……”科林若有所思地點了下頭,越過兩人,當先走入了對應的那棟房屋。

  …………

  外面燭火點點,昏黃溫暖,戴里克卻仿佛墜入了所謂的冰窟,心底的寒意止不住地冒出。

  他緊了緊握“颶風之斧”的右手,收回眺望城鎮的目光,轉身走進地下室,重新站到了祭壇前。

  他已基本肯定,出問題的是自己!

  不過他沒有探索這奇怪下午鎮的沖動,甚至都不敢打開房門。

  戴里克并不算太緊張,也沒有明顯的慌亂,因為他并不認為自己遭遇的是嚴重問題。

  只要不是直接爆發的危險,都算不上嚴重……戴里克無聲吸了口氣,微埋腦袋,虔誠低語道:

  “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

  “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

  “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

  正在窗邊欣賞神戰遺跡風景的克萊恩不得已又進入了盥洗室,擺好干擾物品,逆走四步來到灰霧之上。

  他坐至青銅長桌最上首的高背椅,伸出右手,蔓延出靈性,觸碰向象征小“太陽”的那團深紅星辰。

  霍然間,祈禱的聲音變得異常清晰,對應的畫面呈現于了克萊恩的眼前。

  他首先看見了依舊有些模糊的小“太陽”,然后發現他所處的環境有點不對!

  “太陽”周圍是流淌著的難以言喻的黑暗,黑暗里有一只只不同形狀的眼睛正默默注視著他。

  這些眼睛密密麻麻,隱隱約約,深暗內斂,如同不請自來的圍觀者,而小“太陽”毫無察覺。

  下午鎮這么危險?克萊恩對“太陽”同學最近要做的事情非常了解。

  他想了想,直覺地認為那黑暗非常詭異,不夠真實,所以放棄了用“海神權杖”回應小“太陽”的選項,改為將對方拉入灰霧之上。

  克萊恩靈性一展,卻感覺那深紅星辰似乎陷入了沼澤里,讓自己拉人的行為變得相當吃力。

  這是又惹上哪位天使之王了?克萊恩念頭轉動,讓下方的灰霧和這片神秘空間蕩起漣漪并傳遞了過來。

  晉升序列5后,不依靠“黑皇帝”牌,不借助對應的儀式,他都能些微撬動灰霧之上的力量了!

  無聲無息間,克萊恩輕松完成了拉人,“太陽”戴里克的身影隨即出現在屬于他的那張高背椅上。

  與此同時,克萊恩隱約看見小“太陽”身體周圍流淌的奇怪黑暗破碎了。

  …………

  “獵魔者”高度戒備地進入了地下室,身后緊隨著海因姆和約書亞。

  他們看見昏黃的燭光前,戴里克.伯格的身影就像圖畫一樣,飛快勾勒了出來。

  PS:凌晨有更新,求月票~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