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來歷

第二百二十二章 來歷

  波浪起伏的大海上,古老晦暗的帆船內。

  阿爾杰.威爾遜正站在窗口,思考這次回帕蘇島述職該注意什么,眼前就出現了無垠的灰霧和高踞一切之上的身影。

  他旋即看見了深紅的光芒,看見了疑似“世界”的模糊身影,耳畔則響起了對方平靜淡然的話語。

  認真聽完,阿爾杰眼眸一點點睜大,心里既有著難以遏制的喜悅,又涌現出了強烈的詫異和愕然。

  他記得很清楚,上次塔羅會時,“世界”只承諾三天內幫“太陽”拿到“公證人”魔藥配方,根本沒說“海洋歌者”相關的事情,結果這才幾天過去,這位先生就拿到了少有流通的序列5配方,而且還收獲了主材料!

  “他究竟做了什么?”阿爾杰無聲自語,腦海里不由自主回想起了格爾曼.斯帕羅那副冷峻剛硬的樣子,愈發覺得對方讓自己無法看透。

  這就是成為眷者的好處嗎?嗯,我昨天剛收到消息,格爾曼.斯帕羅上周在拿斯登上了“未來號”,這一方面說明“星之上將”確實是“隱者”,另一方面是否也表明“世界”上周做的事情非常重要,比如,進入東面那片危險海域,拿到什么物品,所以才不得不尋求“隱者”的幫助?他因此得到提升,成為了序列5的強者?

  這可以解釋他短短幾天內就拿到“海洋歌者”魔藥配方和主材料的問題……可他究竟做了什么?不會殺了一位教會的準高層吧?阿爾杰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他迅速平復心情,將重點轉移到了另外的事情上:

  雖然一下拿到配方和主材料,確實讓他異常欣喜和激動,并由衷地覺得成為“塔羅會”成員是自己人生的轉折點,但相應地,他也必須付出足夠的代價!

  “我能給‘世界’什么呢……”阿爾杰陷入了沉思,可悲地發現自己身上并沒有等價的物品或金錢。

  他下意識來回踱步,在窗口位置轉了一圈又一圈。

  …………

  灰霧之上,忙碌的“世界”消失,克萊恩將目光投向了剛才帶入灰霧之上的《格羅塞爾游記》。

  這本由黃褐色羊皮紙裝訂成的書冊安靜擺放于青銅長桌最上首,一點奇特的地方都沒有,普通到只有喜歡研究歷史的人才愿意注意它。

  克萊恩具現出紙筆,謹慎地寫下了第一條占卜語句:

  “這是‘觀眾’途徑的唯一性?!?br/>
  他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因為這意味著沒法將這本“游記”封印在灰霧之上——它很可能會帶來預想不到的意外,而隨身攜帶的話,克萊恩指不定什么時候又被吸進書里去了,那會非常麻煩。

  取下左腕袖口內的靈擺,克萊恩平復了下心情,嘗試起占卜。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黃水晶吊墜正在做逆時針旋轉。

  這意味著否定。

  “看來這本奇怪的書不是‘觀眾’途徑的唯一性,那我就不用太過害怕了……”克萊恩思考了幾秒,又試著占卜了下《格羅塞爾游記》是不是“觀眾”途徑序列1或序列2對應的物品,誰知收獲了失敗的結果。

  嗯……他沉吟許久,落筆寫下了新的占卜語句:

  “它的來歷?!?br/>
  克萊恩之所以敢于做這樣的占卜,是因為他很清楚“觀眾”途徑的序列0早已隕落,唯一性又大概率掌握在“黃昏隱士會”手里,目前有對應真神的可能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放下鋼筆,握住紙張和書籍,克萊恩向后靠住椅背,邊低念語句,邊借助冥想,進入了夢境。

  灰蒙蒙的天地霍然裂開,高空變得極為黯淡,仿佛有狂風正卷著烏云四處亂舞。

  這樣昏暗的環境之下,天邊先是出現了一個光點,接著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

  那是一片漂浮的大陸!

  能容納數座正常城市的大陸!

  這大陸外圍呈灰白色,一塊塊巨大巖石展現出了它們的輪廓,而在此上方,豎著一根又一根幾十上百米高的宏偉石柱,它們或孤單地屹立著,或撐起了一座座巍峨的古拙宮殿。

  一條條或灰白,或赤紅,或黃銅鑄就,或冰晶凝聚的巨龍飛舞于這片大陸,這座異類城市的上空,時而落到一根石柱頂端休息,俯視萬方,時而進入高大恢弘的宮殿里,消失于克萊恩視線內。

  它們之中,最小的那條都能和“北方之王”尤里斯安等同,最大的則達到了百米。

  畫面飛快拉近,一座可能超過兩百米高的宮殿開始占據克萊恩的視界。

  它的內部,石柱屹立,撐住穹頂,空間大得足以讓任何巨龍在這里自由行動。

  “鏡頭”不斷往內,克萊恩很快看見了一本黃褐色羊皮紙訂成的書冊,它封皮空白,浮于半空,與周圍的環境比起來,小得不可思議。

  書冊正對的背后,一團巨大的陰影呈現了出來。

  這陰影的輪廓剛有勾勒,克萊恩腦袋里的思緒和念頭瞬間爆炸!

  他的眼珠帶著血水噴了出去,他的耳朵位置只留下了兩個黑洞,他的嘴巴里,他的鼻孔內,染著鮮紅的乳白事物正不斷涌出。

  灰霧之上的神秘空間隨即輕輕晃動,撫平了這一切,克萊恩迅速恢復正常,呲牙咧嘴地抬手揉了揉腦袋:

  “痛!真TM痛!

  “這不比‘永恒烈陽’差啊,我甚至都沒有看清楚祂的樣子,未能收獲任何知識……

  “祂就是‘空想之龍’安格爾威德吧?根據小‘太陽’的資料,祂在第二紀末尾就已隕落,我隔了幾個紀元,兩三千年的時光,僅僅窺視了一下,也變得這么凄慘,如果不是有灰霧隔絕和幫忙,肯定已當場去世……這印記也太強了吧?

  “沒法具體比較,因為傷害不如‘永恒烈陽’那次,但一個早已死亡,一個目前還活著,就讓人不得不懷疑古神要比現在的真神強一點……”

  用了近一分鐘的時間從疼痛的陰影里緩過來后,克萊恩重新將目光投向了《格羅塞爾游記》,手指輕敲著斑駁長桌邊緣,無聲自語道:

  “這本書的‘作者’是‘空想之龍’安格爾威德?

  “一位古神書寫下的,可以自動演繹結局的故事書?

  “祂的目的是什么呢?這本書成形的時候,‘空想之龍’應該還沒遭遇遠古太陽神,沒出任何問題,畢竟,書籍要從‘奇跡之城’利維希德傳播到‘巨人王庭’必須有不短的時光,而格羅塞爾被書吞進去前,巨人王明顯還健在。

  “純粹的惡作???無聊打發時間的玩物?或者,‘空想之龍’這位古神預見到了一定的未來,專門創作了這本書,給自己或巨龍一族留下復蘇的后路,但因為錯估了遠古太陽神的強大和可怕,隕落得徹徹底底,讓這本書幾千年都未能發揮作用,只是自然地吸入人物,演繹故事?”

  克萊恩做了些猜想,但都無法獲得進一步的證實,只能考慮著之后再找機會進入書里,一點點搜集線索。

  “之后可以在灰霧之上用靈體的形態進入了,一旦遭遇意外,立刻就能返回……嗯,等和艾德雯娜、安德森他們分開后再嘗試,必須足夠地小心和謹慎……”克萊恩點了點頭,嘗試著占卜了下《格羅塞爾游記》是否會對灰霧之上這片神秘空間帶來不好的變化,結果依舊失敗。

  至于原因,他其實有點明白,那就是這里的本質高于靈界,涉及這里的事情自然無法利用占卜的手段從靈界獲得啟示。

  決定接下來幾天經常到灰霧之上看一看,瞅一瞅,防止意外發生后,克萊恩將《格羅塞爾游記》丟入了雜物堆,揮手招來了一個被部分壓扁的黃金酒杯。

  這酒杯有著繁復精致的花紋,銘刻著“天災,高希納姆”這兩個精靈語單詞,并沒有特殊的地方。

  拿著它,克萊恩靜靜摩挲了幾秒。

  …………

  咚咚咚!

  克萊恩有禮貌地敲響了船長室的房門。

  “有什么事情嗎?”已將頭發放了下來的艾德雯娜看著外面的格爾曼.斯帕羅道。

  克萊恩將精靈王后的黃金酒杯遞了過去道:

  “放進夏塔絲的墓穴里?!?br/>
  “……好?!卑脉┠认仁浅聊藘擅?,接著點頭接過。

  她習慣性地研究了下黃金酒杯上的銘文和符號,旋即不太好意思地收回了目光,偏頭望向窗外道:

  “他們要舉行篝火晚會,你參加嗎?”

  “不?!笨巳R恩搖了搖頭。

  “我理解,我也不會去參加,不是每個人都像安德森一樣,可以迅速擺脫自己的低落情緒?!卑脉┠让蛄讼伦齑降?。

  其實,這未嘗不是好事……克萊恩一時不知該怎么回應,而艾德雯娜除了“上課”,也不是擅于交流的人,兩人頓時相顧無言。

  十幾秒后,克萊恩無聲吸了口氣,打破了這種沉默:

  “那把源于巨人的鑰匙,你還出售嗎?”

  “出售?!卑脉┠认肓讼?,瞄了眼收藏室方向,補充說道,“我可以先借給你研究,離船之前你再決定要不要買?!?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