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四十七章 一槍

第四十七章 一槍

  “萊曼諾旅行筆記”的三種紙張從手感上來講,是存在明顯差別的,只能記錄序列7、序列8和序列9的白紙表面平滑,薄薄一層,對應序列6和序列5的黃褐色羊皮紙仿佛硝制過的皮革,柔韌性極強,能記錄神性的那三頁焦黃紙張則厚實有質感,它們讓人無需眼睛打量,僅靠快速的觸碰,就能做出最有效的分辨。

  克萊恩的手指迅速就找到了很厚實很有質感的那三頁紙張,輕巧捏住了中間那頁。

  雖然暗袋不夠大,讓他無法將“萊曼諾的旅行筆記”完全打開,但“魔術師”佛爾思自己動手進行過改制的帶兜帽長袍,依舊提供了不錯的空間,讓那本巴掌大小的魔法書能展開到90度的樣子。

  克萊恩一邊用手掌撐住,不讓“萊曼諾的旅行筆記”合攏,一邊用手指滑過了對應那頁的表面,只覺上面有輕微的凹凸感,讓充滿神秘和古老味道的奇異花紋和符號們借助觸覺,直接呈現在了他的腦海內。

  靈性隨之灌注。

  這一頁焦黃紙張上記錄的是“風暴”途徑的半神能力:

  “龍卷風”!

  克萊恩要以此制造混亂,干擾可能藏于暗中的極光會圣者,趁機殺掉X先生,并借風逃離這里。

  除了這個目的,混亂還能有效地掩蓋痕跡,讓聚會成員們失散并狼狽逃走,而在各自身份不明確的情況下,這么做的他們都將變得有嫌疑,使極光會很難查到休身上。

  思緒轉動間,克萊恩目光鎖定了一個位置,左手緩慢將“萊曼諾的旅行筆記”抽了出來。

  與此同時,X先生兩步邁到了他的旁邊,和他處在了同一個方向,就像多年未見的老友。

  緊接著,嗚的聲音一下爆開,肉眼可見的恐怖颶風盤旋著纏繞著出現在了克萊恩靈性指定的地方。

  房間內的桌子、茶幾、沙發、高背椅隨之飛起,狂暴的龍卷風將墻壁撐裂,將屋頂帶走,向著巷子口席卷而去,那些參加聚會的成員們,有的處在風緣,被直接拋向了遠處,有的在風壓的推動下,跌跌撞撞往前,奔向別的地方。

  如果不是克萊恩有意控制了龍卷風產生的時間點和行進的方向,不僅X先生所在的陳舊房屋會被毀掉,周圍的一排公寓建筑同樣難以幸免,而那些聚會成員們將被直接卷入風中,是死是活,全看運氣。

  嗚的聲音很快變得激蕩,直躥天空的龍卷風就像一個恐怖的巨人,蹣跚著走向巷子口,走向街道位置,所過之處,地面干干凈凈,沒有一點事物殘留。

  克萊恩同樣也被吹飛了,他和怨魂附身的X先生一塊,被拋向了另一條街道。

  這個過程里,因為雙方剛才所站位置接近,且怨魂可以浮空,可以在龍卷風的邊緣一定程度上掌控目標的身體,所以,克萊恩和X先生的距離始終保持在五米內,對“靈體之線”的操縱一直沒有停止。

  身在半空,耳畔風聲呼嘯的克萊恩右手猛地往胸前一扯,撕破帶兜帽長袍的表面,探入腋下,抽出了“喪鐘”左輪。

  雖然以X先生目前的狀態,用空氣子彈也能解決掉他,但克萊恩還是決定謹慎一點,害怕對方的神奇物品有什么被動效果,就像“血之上將”塞尼奧爾那條項鏈一樣。

  狩獵,務求竭盡全力!

  隨著克萊恩動作激烈地拔槍,他對“靈性之線”的操縱受到了明顯影響,若非X先生已接近被完全控制的狀態,僅是這一下,就能恢復基本的清醒。

  不過,就算如此,X先生的思緒也不再那么凝固,活躍了一點。

  他試圖掙扎,可短暫之間,附身的“怨魂”塞尼奧爾再次讓他的所有努力都變得僵硬,變得自相矛盾。

  然后,X先生瞳孔里浮現出了橫身下落的敵人,浮現出了半張瘦削臉龐和對應的深刻線條。

  他的視線里,對方冷酷地扳動了擊錘,用黑沉沉的槍口瞄準了自己。

  砰!

  克萊恩毫不猶豫扣動了扳機,而槍聲的轟鳴被風給吞沒了。

  X先生的腦袋猛地后仰,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按在了臉上。

  他的頭部,他的黃銅面具,在這一刻分裂成了無數碎片,帶著紅白液體,向著四面八方飛散。

  一槍致命!

  喪鐘為他而鳴!

  撲通!

  打出那一槍后,克萊恩背部著地,摔在了街道地面上。

  撲通,X先生落到了旁邊,飛散在半空的血污和碎片們則詭異倒流,匯聚于他的脖子處,拼湊出了一個布滿裂紋和縫隙的腦袋。

  這是“怨魂”的能力。

  此時,失去維持的龍卷風開始崩散,而剛才那巨大的動靜,毫無疑問讓遠處的半神們有所察覺。

  圣風大教堂內,新任貝克蘭德大主教,“深藍主祭”雷達爾.瓦倫丁一下就從房間內飛了出來,浮到高空。

  跌倒在地的克萊恩,見風壓已弱,一手抓著“喪鐘”左輪,一手拿著“萊曼諾的旅行筆記”,就要將后者翻到黃褐色羊皮紙部分的第一頁。

  拿到這本魔法書之后,他才發現上面原本就存在的幾頁記錄里,有“旅行家之門”。

  克萊恩最初以為是巧合,可仔細思考后,又認為這是必然,因為“萊曼諾的旅行筆記”屬于亞伯拉罕這個古老的家族,他們掌握著“學徒”這條途徑和不少對應的神奇物品,有資源也有意愿記錄下“旅行家”的能力,畢竟這非常非常非常有用。

  這一刻,只要“旅行家之門”成形,克萊恩就能帶著“怨魂”塞尼奧爾附身的X先生尸體從容離去。

  他剛才在屋內之所以不用,是因為可能存在的極光會圣者未受干擾,有機會發現并打斷,而且X先生是“旅行家”,有一定概率能利用“傳送之門”擺脫困境,在他徹底死掉前,克萊恩不想冒險嘗試。

  就在這時,克萊恩眼前一暗,發覺周圍街道充滿了又漆黑又詭異的無形液體,它們流淌著涌了過來,并快速凝聚,形成了堅固的牢籠。

  這樣的黑暗中,一道道影子活了過來,冰冷的目光全部落到了他身上。

  半神級的力量!極光會果然有圣者在附近!沒法直接傳送!克萊恩心中一緊,冷靜地將“萊曼諾的旅行筆記”翻到了焦黃之頁。

  茲!

  一道道銀白的“蟒蛇”憑空躍出,彼此糾纏著在黑暗里肆掠,照亮了一切。

  “閃電風暴”!

  那凝固了的漆黑一下破碎,而克萊恩則早就沒有任何遲疑地將握著“喪鐘”左輪的右手塞入暗袋里,捏住了那枚布滿燒灼痕跡的暗青色石頭。

  “門!”

  他語氣異常平靜地用古赫密斯語念道。

  淺藍色的光輝迸發,克萊恩的身影迅速變得模糊,連帶靠攏過來抓住他肩膀的X先生尸體也有了同樣的變化。

  兩道身影瞬間透明無形,消失在原地,于顏色鮮明而重疊的靈界內快速遠去,巧妙脫離。

  散落著木片、碎石、布條和各種雜物的巷子里,變成了平地的聚會房屋內,布滿陰影的地方,有人低哼了一聲:

  “該死!”

  這個時候,其他聚會成員已經逃離了這條街道,遠處的高空則有音爆傳來。

  …………

  正在東區尋找鬼魂的休和佛爾思被突然變亮的天空驚到,忙望向對應的遠處,看見了花朵般綻放的銀白森林。

  那扭曲的姿態,那猙獰的感覺,讓她們即使隔了很遠,也莫名顫栗,險些不敢直視。

  “那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休低聲嘀咕,和佛爾思你看我,我看你,一臉茫然。

  佛爾思心里其實有點猜測,可又不敢相信,因為這完全超過了“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在她心里的實力定位!

  …………

  一個沒有燈火的巷子內,克萊恩帶著X先生的尸體憑空浮現,落到了地面。

  他沒有一點慌亂,先將“喪鐘”左輪留在暗袋內,然后用右手從胸口位置取出了另一本書:

  《格羅塞爾游記》!

  啪!克萊恩將這本“空想之龍”安格爾威德書寫的游記拍到了X先生的臉上,沾了一封面的血污。

  片刻之后,X先生的尸體消失不見,只留下戴陳舊三角帽穿暗紅外套的“怨魂”塞尼奧爾。

  緊接著,克萊恩收起《格羅塞爾游記》,翻開“萊曼諾的旅行筆記”,讓另一張焦黃紙頁正面朝上。

  忽然間,明亮的光芒從書冊上迸發,一位有十二對羽翼的虛幻天使冉冉飛起,落到了克萊恩身上。

  這一切轉瞬即逝,巷子內又恢復了黑沉,只有黯淡的月光無聲照耀。

  克萊恩隨即拿出另一個金屬小瓶,將里面存儲的血液倒出,均勻涂抹到了“萊曼諾旅行筆記”的封皮上。

  做完這一切,他收好別的物品,扯掉帶兜帽的長袍,隨手往旁邊一抖。

  赤紅的火光一下騰起,將那件破爛的衣物燒得干干凈凈。

  與此同時,克萊恩無聲無息長了10厘米,外表變得相當普通。

  然后,他根據天空的星辰分辨好方向,拾起一根掉落的樹枝幫忙,很快就穿過黑暗墮落的幾條街道,回到了之前那家廉價旅館。

  直到此時,他還不知道自己多了什么弱點。

  廉價旅館的單人房內,克萊恩換上了自己的衣物,變回了格爾曼.斯帕羅。

  望著鏡中臉龐消瘦氣質冷酷的瘋狂冒險家,他沉默了幾秒,拿起半高絲綢禮帽,戴至頭頂。

  …………

  變成了平地的房屋上空,沒能抓到老鼠的風暴教會樞機主教,貝克蘭德教區大主教,“深藍主祭”雷達爾.瓦倫丁沉默地望著下方,久久無言。

  …………

  伯克倫德街160號,管家瓦爾特略顯詫異地看著門外的訪客道:

  “主教,您突然過來,有什么事情嗎?”

  埃萊克特拉主教呵呵笑道:

  “聽說道恩生病了,我來看望他,也許在女神的庇佑下,他會很快康復?!?br/>
  。九天神皇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