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六十章 “愚者”的“權柄”(雙倍最后一天求月票)

第六十章 “愚者”的“權柄”(雙倍最后一天求月票)

  “隱者”同樣從“萊曼諾旅行筆記”擁有的非凡能力聯想到了“世界”格爾曼.斯帕羅,聯想到了“愚者”先生手里那根源于“海神”卡維圖瓦的權杖。

  不知道可不可以付出一定的代價,請“愚者”展示風暴和祂本身領域的半神級能力……這比向摩斯苦修會求助好,那會讓他們知道我“有”“萊曼諾的旅行筆記”……嗯,先寫信告訴女王,或許她會到“未來號”上展示能力……嘉德麗雅越想越覺得那本魔法書有超乎所在層次的價值,非常遺憾“魔術師”小姐只租不賣。

  聽完介紹的“月亮”埃姆林則暗中舒了口氣,因為閃電方面的非凡能力對人造吸血鬼有強大的殺傷力。

  當然,對血族也一樣。

  非常好,我還擔心會不得不向“太陽”求助,將“萊曼諾的旅行筆記”傳遞給他,請他展示凈化方面的能力并記錄……埃姆林的心情一下變得輕松,瞥了眼旁邊的“太陽”戴里克,對“魔術師”佛爾思道:

  “成交?!?br/>
  400鎊加一些非凡能力的記錄相對他想完成的任務來說,實在不算什么。

  這樣賺錢真快啊,而且還能拿非凡能力……佛爾思忽然覺得未來一片光明,忙微笑說道:

  “好的,聚會之后我就會請‘愚者’先生轉交給你?!?br/>
  緊接著,她側頭望向“隱者”嘉德麗雅道:

  “女士,亞伯拉罕家族的直系后裔已經給了答復,你是想單獨交流,還是讓我直接說出來?!?br/>
  “隱者”嘉德麗雅想了想道:

  “單獨交流?!?br/>
  很快,其他人的感官全部被屏蔽,“魔術師”佛爾思轉述起自己老師的話語:

  “他們對‘門’先生的事情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兩點,不,三點?!?br/>
  “一是他們家族的先祖里有一位自稱‘門’先生的存在。

  “二是這位先祖失蹤于‘四皇之戰’,他們一直在努力地尋找祂的下落。

  “三是他們在滿月和血月時都會聽到能造成失控的囈語。

  “另外,他們暫時不想直接聯系?!?br/>
  第三點是佛爾思自己補充的,她希望“隱者”女士和她背后的“神秘女王”能借此更進一步地弄清楚“門”先生的事情,這樣將有利于幫助亞伯拉罕家族擺脫被詛咒的命運。

  “門”先生是亞伯拉罕家族的先祖,失蹤于“四皇之戰”,每到滿月就會制造囈語?嗯,后面這點是“愚者”先生確認的,沒有疑問……也就是說,雖然“門”先生失蹤了,但祂依舊依靠滿月和血月時的囈語影響著有同樣血脈的非凡者,以及使用了特定物品的生物,這表明祂和現實世界并沒有完全失去聯系……大帝就是因此與祂有了交集?女王曾經說過亞伯拉罕家族當初有成員在為大帝效勞……嘉德麗雅隱約有了些猜測,微微點頭道:

  “如果還有問題,我會繼續請你轉告。

  “我今天就會支付剩下的650鎊?!?br/>
  650鎊,加上“月亮”先生的400鎊,我今天凈賺1050鎊,再加上之前剩下的730鎊,以及賣掉兩處房產并支付“世界”先生報酬后可能剩下的一千多鎊,我的存款將突破3000鎊!這樣一來,“記錄官”另外一種主材料的錢就足夠了,甚至還能有剩下……這一刻,佛爾思突然發現自己變得有點富裕。

  這讓她想著要不要幫休求購“審訊者”的非凡特性,彌補這位好友在X先生遇刺事件里被動承擔的風險。

  等到感官屏蔽結束,佛爾思還未來得及開口,就聽見“世界”格爾曼.斯帕羅低啞說道:

  “我需要一件‘偷盜者’途徑的神奇物品,對應序列9和序列8的都可以?!?br/>
  “隱者”嘉德麗雅考慮了下道:

  “我可以幫你問一問,不過‘偷盜者’途徑的物品出現的不多,可能會有溢價?!?br/>
  “沒問題?!笨巳R恩操縱“世界”回答道。

  他旋即又讓這個傀儡看了眼剛富裕起來的“魔術師”小姐:

  “我要出售一份‘審訊者’的非凡特性,只用1000鎊?!?br/>
  正常來說,這種能作為主材料的序列7非凡特性,價格應該在1200鎊左右,但克萊恩現在有足足兩份,且想著自己是利用休小姐參加的那個聚會,可能給她帶來一定的風險,所以稍微打了個折扣。

  只用1000鎊,這是百貨商店特價??!可為什么“世界”先生知道我想要?對了,他是“愚者”先生的眷者,之前那份“審訊者”非凡特性就在他手上,而他也清楚我現在買得起……“魔術師”佛爾思愣了兩秒,差點忘記回應。

  這個過程里,“正義”奧黛麗忍住了購物的沖動,因為她知道休需要這方面的事物。

  1000鎊?“審訊者”的非凡特性?“隱者”嘉德麗雅認真想了下“世界”有沒有隱含的用意,然后就聽見“魔術師”小姐開口道:

  “成交!”

  ……我還沒開價呢……嘉德麗雅在心里咕噥了一句,但表面卻保持著沉默。

  她隱約看得出來,“世界”和“魔術師”在這件事情上有奇怪的默契,所以沒有貿然插言。

  同樣的,她也能察覺“倒吊人”這一周發生了好事——整個人比以往昂揚了一些,顯得更有自信。

  他之前購買了“海洋歌者”的魔藥配方和主材料……又向我請教了哪里有不屬于風暴教會的奧布尼斯海怪……這應該與儀式有關……他已經獲得晉升了?“隱者”嘉德麗雅忽然有了點危機感。

  作為名傳五海的“星之上將”,她在塔羅會上其實一直有存在點心理方面的優越感,可最近一段時間來,先是“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展現出了能狩獵海盜將軍的實力,接著“倒吊人”又成為了序列5,并且還是非常擅長海戰的序列5,讓她感覺自己不再有俯視他人的資格,心中霍然迸發出很久不存在的緊迫感。

  可是,我前面是序列4,是靈性與神性的分界,哪有那么容易晉升……我準備了好幾年,依然沒有看到希望……嘉德麗雅在心里嘆了口氣,望向“世界”格爾曼.斯帕羅,主動詢問道:

  “那滴神話生物的血液有把握了嗎?”

  就等著你提這件事情!“愚者”克萊恩一邊微笑旁觀著交易,一邊操縱“世界”嘶啞笑道:

  “那位天使讓我詢問你,能付出什么代價讓祂給予一滴血液?

  “祂強調這必須讓祂滿意?!?br/>
  天使?“世界”先生能直接聯絡一位天使?而且還能說服對方給出一滴血液!“正義”奧黛麗先是一驚,旋即思緒轉動,側頭望向了青銅長桌最上首。

  她懷疑“世界”這位“愚者”先生眷者聯絡的是服侍“愚者”先生的天使!

  她和“魔術師”等人一樣,之前只認為“世界”知道哪里有天使或天使遺骸的線索,沒想到,他是直接和天使對話!

  要知道,行走于地上的天使略等于七大教會的宗教首領了!

  果然……“倒吊人”阿爾杰無聲嘆息了一句,覺得自己上次的猜測被證實了。

  不愧是“愚者”先生的眷者……“隱者”嘉德麗雅按捺住又驚又喜的情緒,沉吟了下道:

  “不知道祂是哪條途徑的天使?”

  假人“世界”環顧了一圈道:

  “怪物?!?br/>
  “怪物”,也就是,“命運”途徑的天使?難怪“愚者”先生的尊名里有“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這句話……“正義”奧黛麗、“太陽”戴里克等人各有恍然,覺得自身的推斷很符合實際情況和內在邏輯。

  他們的眼神和對他們思路的猜測讓克萊恩有所觸動,這才注意到相應的問題:他自己編造的尊名里,有執掌好運的描述,并且成功指向了灰霧之上!

  “命運”途徑的人能直接看見我的特殊,會不會與此有關?“水銀之蛇”威爾.昂賽汀主動示好并搭上關系,會不會有這方面的因素?我的三段式尊名里,第一段是對本質的描述,第二段是對神域的側寫,只有第三段,涉及權柄,執掌好運……當然,“愚者”這個單詞本身也可能包含一定的權柄……克萊恩突然覺得有必要再找機會和某未出生胎兒交流一下。

  不過,他懷疑那只千紙鶴隨時會破掉,因為僅是擦拭原本內容的過程就相當危險。

  這個時候,“隱者”嘉德麗雅開口了:

  “感謝你的幫助,我會認真考慮一下,爭取盡快給你答復?!?br/>
  她打算趁機請教“神秘女王”,看什么條件能打動“命運”途徑的天使。

  隨著“隱者”和“世界”對話的結束,交易部分正式完畢,塔羅會成員們進入了自由交流環節。

  “魔術師”佛爾思想了想,望向“月亮”埃姆林道:

  “提醒你兩件事情,一是熟記每一頁對應哪種能力,戰斗的時候如果翻錯頁,使用錯能力,會非常危險?!?br/>
  “月亮”埃姆林頓時嗤笑了一聲道:

  “我對我的智商很有信心?!?br/>
  “魔術師”佛爾思沒再多說,轉而提到:

  “東區發生了一起涉及非凡者的嚴重事件,周圍區域處于較為戒備的狀態,你如果想在那里展開行動,最好多注意一點?!?br/>
  埃姆林對這個情報相當重視,當即反問道:

  “你清楚是什么嚴重事件嗎?”

  PS:雙倍最后一天求月票~

  PS2:再說下實體書的重置,這次是調換,重置版出來后,之前買了第一冊的朋友可以無條件申請調換,還有,內容上肯定也會有錯別字和病句的修改,以及一點敏感內容的處理,畢竟得符合政策嘛,這點我是能接受的,至于用紙、封面設計、附送周邊,到時候都會給我挑選審核,我會找幸運觀眾把關的,大概就是這樣,等重置版出來,大家就可以申請調換了。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