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八十九章 精神印記

第八十九章 精神印記

  休恍惚了十來秒,才記起回應,她看著那位黃金面具男,點了點頭道:

  “好,我會留意,留意斯特福德子爵接觸過哪些人的?!?br/>
  黃金面具男似乎沒察覺她剛才的失神,轉而說道:

  “還有個任務,黑夜教會的紅手套在排查靈教團有關的事情,你如果有得到相關的情報,立刻聯絡我?!?br/>
  休“嗯”了一聲,還無法從剛才的那種情緒里擺脫。

  黃金面具男靜默了幾秒,斟酌著開口道:

  “有沒有興趣直接加入我們軍情九處?

  “你可以依舊保持現在的身份,活躍于東區?!?br/>
  休愣了兩秒,嘴巴張了張,一時做不出決定。

  黃金面具男也沒有要求她立刻回答,笑著說道:

  “不用著急,等你真正成為‘審訊者’后再告訴我答案?!?br/>
  說完,他一步步后退,融入了巷子另外一頭的陰影里。

  …………

  同樣的夜晚,克萊恩又一次從夢中驚醒。

  他于伯克倫德街下水道內布置的精神標記被人觸動了!

  又有誰半夜不睡覺……海柔爾不害怕怨魂附體了?克萊恩無奈嘆了口氣,從枕頭底下取出用“靈性之墻”包裹著的鐵制卷煙盒,走到了窗簾緊閉的陽臺上。

  “怨魂”塞尼奧爾迅速跳躍至金屬柵欄圍出的煤氣路燈表面,然后穿過井蓋,深入下水道內。

  前行沒多久,克萊恩就借助秘偶的眼睛,看見了一身平民衣裙的海柔爾。

  這位少女正警惕地向目的地行去,左手不自覺抬起,觸碰著胸口懸掛的鑲嵌有七枚翠綠石頭的項鏈,右掌則緊握著一枚黃金制成的符咒。

  這符咒雖然尚未激發,但卻給人陽光般的和煦感,還帶著點早晨露水的清新。

  看到這一幕,克萊恩霍然想起了之前晨起散步時遇到的事情:

  海柔爾早早起床,在自家花園里閑逛!

  她當時是在搜集制作太陽領域符咒的材料?清晨的露水?克萊恩不是太確定地猜測著,對此略感奇怪,因為海柔爾不僅是神秘領域的半文盲,很多常識都不知道,而且還是黑夜女神的信徒。

  這樣一位非凡者向“永恒烈陽”祈求,基本不會有回應,就算出現特殊的,小概率的事件,也應該是被懲罰!

  “因為她太久沒去下水道挖掘和尋覓,那位用夢境引導她的非凡者著急了,所以,借助夢境,反向灌輸,教會了她怎么制作太陽領域的符咒?嗯,相應的途徑從‘偷盜者’開始,高層次代表阿蒙又被稱為‘瀆神者’,這是否意味著,這條途徑到了某個序列,就有能力偽裝成其他神靈的信徒,繞過防備,竊取到回應,制作出各種類型的符咒?這確實很符合他們一貫以來的表現啊……”克萊恩通過“怨魂”塞尼奧爾的視覺,看著海柔爾一步一步走向下水道深處。

  根據他的靈性直覺,那枚太陽領域的符咒雖然針對“怨魂”,可要想真切地威脅到一位序列5,還是差了不少,頂多能造成一定的傷害,畢竟海柔爾沒法獲得太高級的材料,不過,克萊恩并未讓自己的“怨魂”再次附體對方,害怕驚擾到那位用夢境影響著海柔爾的非凡者,等到明天塔羅會結束,他應該就可以獲得“偷盜者”途徑的低層次物品,做相應的調查了,在此之前,維持“正?!笔亲詈玫倪x擇。

  當然,前提是他確信海柔爾這么一兩天的工夫挖不出什么東西來,自身有充裕的時間準備。

  而作為一名“占卜家”,有許多辦法做確認,最簡單的就是去灰霧之上。

  收回秘偶,克萊恩逆走四步,來到那根根石柱撐起的古老宮殿內,具現出紙筆,寫下了相應的占卜語句:

  “最近三天,伯克倫德街有大事發生?!?br/>
  借助黃水晶吊墜,克萊恩獲得了否定的啟示,也就是說,三天內,伯克倫德街不會被大的意外沖擊。

  至于海柔爾真的挖出了什么,卻只影響到自己,對伯克倫德街來說算是小事的可能,他并不在意,因為小事就意味著不會干擾到他后續的計劃,他沒有一定要阻止的信念。

  ——他之前已經在舞會上用暗示的方法提醒過對方,如果海柔爾沒有聽懂或者不放在心上,那就是她的問題,克萊恩不會因此有什么心理負擔。

  回到現實世界,等了近三刻鐘,等到海柔爾出來,而地底沒什么變化后,克萊恩才重新躺回床上,依靠冥想,快速入睡。

  …………

  周一下午,三點整。

  一道道深紅的光芒騰起于青銅長桌兩側,浮現在了“愚者”克萊恩、“太陽”戴里克和“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眼中。

  “正義”奧黛麗的心情依然不錯,向著被灰霧籠罩的身影行禮道:

  “下午好,‘愚者’先生~”

  克萊恩含笑頷首,回應了這位總是讓人心情愉悅的少女。

  與此同時,奧黛麗目光一掃,發現“愚者”先生的手邊,紙牌多了一張!

  新的“褻瀆之牌”?不知道是哪條途徑的……真希望它屬于“觀眾”啊……奧黛麗心中一動,轉而與其他成員互相致意。

  等到一切平息,她搶在“隱者”嘉德麗雅前,望向斑駁長桌最上首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搜集到了三頁羅塞爾日記?!?br/>
  這其實是“魯恩古物搜集和保護基金會”獲得的,但她作為發起人和主要資助者,很輕松就有了抄錄的機會。

  對此,奧黛麗非常驕傲,愈發覺得當初成立這么一個基金會是明智的決定,可惜的是,為了不暴露身份,她沒法將這件事情和塔羅會其余成員分享。

  “很好?!笨巳R恩笑著點了下頭,示意“正義”小姐可以將日記具現出來了。

  而這個時候,“隱者”嘉德麗雅沒有插言,似乎并未拿到新的羅塞爾日記。

  “神秘女王”暫時沒回復她?或者注意力放在了別的事情上?克萊恩若有所思地看著“正義”小姐復現出那三頁日記,并讓它們跳躍至自己的掌心。

  一眼掃過,克萊恩嘴角險些抽動,因為又遇上熟悉的羅塞爾獵艷記了。

  和“神秘女王”貝爾納黛精心挑選過的,信息量極大的那些日記相比,其余成員得到的部分往往不是那么重要,內容更多偏向于羅塞爾的日常,“正義”小姐提供的這三頁就是這種情況,克萊恩隨意地翻了翻,發現只有一則日記值得細讀,至于其他,不是記錄著和某某小姐某某夫人鬼混,就是在鄙視某些靠身份而不是智商存活的家伙,甚至表達了因為聽到某些香艷傳聞,對魔女產生的向往之情。

  很快,克萊恩將注意力放在了最有價值的那則日記上:

  “……從教會得到的一些資料顯示,精神上的縫合怪真的存在。

  “高序列強者死亡后,析出的非凡特性都會有本身的精神印記殘留,這很強,也很堅韌,單純依靠時間,或許幾百年上千年都不會完全消逝。

  “當那非凡特性與周圍物質結合,形成神奇物品時,必須有足夠相似的精神才能使用,否則負面效果會大的超乎想象,而這非凡特性保存下來,成為魔藥主材料時,服食者同樣得有相似的精神體才能承受,要不然大概率失敗。

  “在神秘學領域,晉升失敗往往就等于失控或死亡,只有極少數幸運兒能被安撫下來,保持一種微妙的狀態,不過,聽說有些特殊的封印物,可以把沒有融合的非凡特性牽引出來,重新組合,讓失敗者相當于沒服食魔藥,只是承受了一次精神方面的風暴,但據我猜測,應該還有殘留基因層面的一些異變,因為資料提過,依靠類似辦法活下來的晉升失敗者,在后續五年內,大部分會罹患絕癥。

  “所以,服食與自身精神體相似的‘魔藥’能有效降低晉升的難度,但又會被里面殘留的精神印記影響,不知不覺出現人格分裂等情況,一步步衍化成精神上的縫合怪,就像原本那位高序列強者復活在了他身上一樣,復活……

  “仔細想想,真的有點恐怖……不過,教會告訴我,有兩三種辦法能夠除掉非凡特性內的高序列精神印記,至于是什么,他們沒有講,似乎不是那么容易,難怪索倫家族喜歡與先祖相似的后代,稱這為有天賦,呵,天賦,不得不說,我有點同情弗洛朗了?!?br/>
  精神上的縫合怪……高序列的精神印記……聽起來有點驚悚啊……原來高序列的魔藥還有這種問題,嗯,教會應該是有辦法解決的,他們天使不缺,‘0’級封印物不缺,可以將那非凡特性擊碎重組,從而完成凈化……那些古老的家族就不一定了,他們未必還有天使庇佑,‘0’級封印物可能掌握著一到兩件,但不是那么好利用,而且不同的‘0’級封印物應該是有不同作用的,未必擅長這方面的事情……克萊恩思緒一轉,讓手中的日記直接消失,然后望向“正義”小姐,輕笑問道:

  “你想換取什么?”

  奧黛麗就等著魔藥材料,暫時沒什么缺的,所以,毫無疑問優先選擇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尊敬的‘愚者’先生,您手邊多出來的那張牌是‘褻瀆之牌’嗎?哪一張?”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