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誰的陷阱

第一百四十五章 誰的陷阱

  對于阿蒙,倫納德其實并沒有太直觀的印象,只知道是體內寄生者最畏懼的敵人,讓神秘強大的老頭傷到如今這種程度的“兇手”,所以,情緒很快就緩和了下來,壓低嗓音問道:

  “現在該怎么做?”

  他腦海內,那略顯蒼老的嗓音隔了兩三秒才回蕩起來:

  “來的應該不是阿蒙的本體,而是祂的分身?!?br/>
  祂……果然,“瀆神者”阿蒙是天使,甚至可能是序列1的天使,畢竟老頭也疑似地上天使……倫納德一邊吸收著信息,印證著揣測,一邊聽著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往下說道:

  “如果阿蒙的本體敢出現在貝克蘭德,那很可能引發神降?!?br/>
  神降?有多少年沒發生過這種事情了?第五紀以來,這完全屬于典籍記載的傳說,從未公開出現過!這是否說明,哪怕在序列1里,阿蒙也是位居前列的存在?難怪叫“瀆神者”……兩三句話之間,倫納德愈發認識到了那個叫做阿蒙的天使有多么可怕。

  立于信報箱前的他想法浮沉,忽然有了個主意,忙低聲說道:

  “既然阿蒙被諸神如此重視,那我們是否可以想辦法將祂出現于貝克蘭德的事情告知教會……”

  在倫納德看來,誕生于更早紀元,覆蓋了整個第四紀的黑夜和風暴兩大教會,應該有對抗天使的豐富經驗,是處理阿蒙的最好“人選”。

  他的腦海內,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呵了一聲道:

  “沒用的,這甚至可能就是阿蒙想要達到的目的。

  “對祂來說,損失掉一個分身,只是浪費了點力量,根本不會遭受實質傷害,而祂正好可以借助分身的死亡遭遇,看見命運的對應變化,從而找到擾動或者說‘浪花’產生的源頭,雖然這不能直接鎖定你和我,但卻可以極大地縮小范圍,為祂本體的致命一擊創造條件。

  “而且,你不會以為阿蒙只有一個分身在貝克蘭德吧?

  “根據祂的習慣和風格,毫不掩飾自身存在的或許只有一個,但實際上,圍繞著這個‘燈塔’還有幾個,十幾個,甚至上百個分身。

  “當我們試圖除去那個顯眼家伙時,很可能就被幾個,十幾個,上百個阿蒙從不同的角度圍觀了,祂能夠是路過的行人、屋頂的鳥類、地面的螞蟻,也能夠是木頭里的蟲子、空氣中的微小生物,不到半神,就算被祂的分身侵入了體內,也不會有任何察覺……”

  聽著老頭的詳細描述,倫納德背脊漸漸發涼,突然有種周圍的空氣里潛伏著無數阿蒙的感覺。

  “害怕了?”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呵呵笑道,“如果你知道阿蒙還能沒有一點異常地竊取走你的命運,你會更加害怕?!?br/>
  “什么叫竊取走命運?”倫納德又警惕又疑惑地問道。

  帕列斯那蒼老的嗓音嘆息道:

  “祂會跟著你回家,然后,你就發現,你的父母將祂當成了兒子,你的妻子將祂當成了丈夫,你的孩子將祂當成了父親,你的朋友,你認識的所有人,都認為祂是你,而你成為了‘無運者’,與現實世界的一切失去關聯,一點點死去?!?br/>
  “……這種竊取會永久有效嗎?”倫納德忍不住吸了口氣。

  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嘿了一聲:

  “小偷被抓住前,會主動歸還竊取到的物品嗎?

  “除非,祂已經玩夠了?!?br/>
  倫納德一下沉默,只覺阿蒙這種層次的敵人已經不是能不能對抗可以形容,而是能不能想象。

  過了幾秒,他難掩低啞地問道:

  “那我們該怎么做?”

  他沒再主動地給出自己的想法,因為那大概率不符合實際。

  帕列斯.索羅亞斯德默然一陣道:

  “再看一看?!?br/>
  …………

  “勇敢者”酒吧內。

  馬里奇已按照約定,等待于三號桌球室內。

  既然夏洛克.莫里亞蒂已答應了幫忙,那面對面地討論行動細節,是必不可少的環節。

  這僅靠書信的來往,是無法說清楚的。

  咕嚕喝了口啤酒,馬里奇抬手梳了下頭發,蒼白的臉龐沒有一點血色,隱約透出的癲狂比以往淡化了不少。

  就在這時,他心中一動,抬眼望向側面,看見一道戴禮帽穿正裝的身影飛快勾勒了出來,正是夏洛克.莫里亞蒂。

  傳送?馬里奇心頭一凜,目光一縮,本能就提高了戒備。

  這不是不相信夏洛克.莫里亞蒂,而是一個生物面對食物鏈更頂端的存在時,自然會有的反應。

  與此同時,他眼角余光瞄到,高腳凳上浮現出了莎倫宛若人偶的身影。

  克萊恩按了下帽子,對著兩人行了一禮,轉而笑道:

  “我最在意的是,你們究竟掌握了多少情報?

  “情報越充分,成功的概率越高,危險越低。

  “很簡單一個例子,你們能確認圖坦西斯二世木乃伊沒有任何問題嗎?能確認它在哪具棺材內嗎?如果可以,我搶在守衛反應過來前,直接‘傳送’過去,帶著它到靈界‘旅行’,問題就解決了?!?br/>
  馬里奇剛要回想,就聽見莎倫嗓音平緩地說道:

  “可以確定在哪具棺材,不能確認有沒有問題?!?br/>
  克萊恩點了點頭,拉過一張椅子坐下:

  “除了這個,你們還知道什么?”

  莎倫蔚藍眼睛微動道:

  “可能是玫瑰學派的陷阱,也可能是魯恩軍方的陷阱?!?br/>
  之前沒說第二個猜測啊……也是,對方沒確定合作的情況下,換做我也不會透露太多……克萊恩若有所思地針對后面那點反問道:

  “為玫瑰學派準備的陷阱?”

  這次回答的是馬里奇,他詳細說道:

  “在古代高地王國,制作木乃伊是一種為尊貴者準備的習俗,非常神圣,而法老的木乃伊更是不容褻瀆的事物,當初,魯恩、因蒂斯和費內波特聯軍攻陷這個國家前,法老的子孫們已轉移了最重要的那批木乃伊,其中就包括歷代法老的遺骸。

  “這一次,高地反抗軍一個秘密基地被攻破,魯恩士兵在最底層找到了圖坦卡蒙二世木乃伊,準備將它送至貝克蘭德,交給軍方的未知機構研究。

  “對法老的后裔們來說,這是最大的侮辱,他們有足夠的動機搶回圖坦卡蒙二世木乃伊,而這些后裔里面,有一位叫做麥哈姆斯的半神,他既是反抗軍的主要首領之一,也是玫瑰學派的重要成員,是‘神孽’斯厄阿的學生?!?br/>
  克萊恩微微點頭道:

  “也就是說,圖坦卡蒙二世木乃伊有可能是魯恩軍方釣麥哈姆斯的誘餌,當然,不排除玫瑰學派為清除你們故意犧牲一具法老遺骸的可能?!?br/>
  他本來想說,你們一個序列6,一個序列5,似乎沒必要讓玫瑰學派做到這種程度,可想到目前主導玫瑰學派的是“放縱系”,在報復的欲望上不會有任何克制,又覺得不能以正常人的想法來做確定。

  而且莎倫小姐和馬里奇能擺脫“欲望母樹”的限制,成功逃出玫瑰學派,除了運氣的因素,或許還存在暗中的支持……如果這真的有,必然是玫瑰學派重點打擊的對象……克萊恩腦海內自然轉過了些想法,但沒有說出口。

  “對?!瘪R里奇揉了揉額角道,剛才的大量話語似乎讓他有了精神和欲望上的波動。

  克萊恩想了想道:

  “如果是前者,那事情比我預想得更加麻煩。

  “要對付一位半神,一位有同伙的半神,魯恩軍方至少得有兩位戰斗力與麥哈姆斯處在同一層次的非凡者埋伏,除了這個,他們必然還得留一點防止意外的余量,比如,預備‘0’級封印物,總之,如果不是在貝克蘭德附近,或是與三大教會聯合行動,他們很可能無法較為輕松地完成這樣的陷阱?!?br/>
  莎倫下巴微動,點了下頭,認可了夏洛克.莫里亞蒂的判斷。

  克萊恩沒再強調困難,轉而說道:

  “所以,我們得有更準確更詳細的情報,從而做更有針對性的準備,這樣才可能達成目的?!?br/>
  不等莎倫和馬里奇開口,他又補充道:

  “我知道一個可以做魔鏡占卜的隱秘存在,祂嚴格遵守著等價原則,只要不在意隱私或是能承受帶有強烈羞恥感的行為,就可以從祂那里獲得許多問題的答案。

  “你們愿意嘗試嗎?

  “由我來召喚?!?br/>
  由誰召喚在“黑占卜”里就意味著由誰承擔最大的風險。

  “如果,拒絕暴露隱私,或是拒絕做出那樣的行為呢?”馬里奇瞇了下眼睛道。

  克萊恩誠懇回答道:

  “會遭遇雷擊,這能造成不小的傷害?!?br/>
  雷擊……馬里奇原本覺得以活尸的身體強度,承受直接的傷害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可沒想到會是相當克制亡靈的“閃電”。

  他猶豫了下,看了眼莎倫,于得到肯定的點頭后,吐了口氣道:

  “好?!?br/>
  克萊恩沒再多說,一邊從衣兜里拿出紙筆,一邊吩咐道:

  “準備一面鏡子?!?br/>
  他話音剛落,一面巴掌大的補妝鏡就出現在了球桌上。

  宮廷風格的補妝鏡……克萊恩瞄了一眼,在紙張上畫出了“窺視”與“隱秘”糅合的那個符號。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