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十九章 短暫的危機

第十九章 短暫的危機

  小樓頂層,一位黑發褐瞳,著深色衣物,二十七八歲模樣的男子俯視了不遠處的軍火交易一陣,忍不住開口道:

  “他找的竟然是梅桑耶斯?噢,風暴在上,阿爾弗雷德,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我們自己去做這個任務,就算扣掉各方面的開銷,也至少能賺兩萬鎊!”

  這男子旁邊是位穿黑色風衣的年輕人,二十三四歲,金發燦爛,藍眼如湖,長得相當不錯。

  被稱為阿爾弗雷德的他聞言搖了下頭道:

  “不行,那太顯眼了,梅桑耶斯的立場一直很模糊,在弄清楚他的態度前,貿然找他談軍火交易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道恩.唐泰斯能賺這兩萬鎊,就是因為他敢冒險?!?br/>
  黑發褐瞳的男子頓時“呵”了一聲:

  “率領幾十個人就敢襲擊上千人軍隊的阿爾弗雷德.霍爾竟然說自己不敢冒險!”

  阿爾弗雷德瞥了他一眼道:

  “帕格尼,這不是同樣的事情,那次是因為我有把握端掉他們的指揮部,而一旦沒有了組織,一千個潰散的士兵也許還沒有一千頭豬厲害。

  “另外,這次的交易本身就是一種試探,是建立聯系鋪設‘管道’的一部分,如果由我們完成,那下次找誰呢?下下次呢?一直做下去,總會暴露身份,那樣一來,外交就被動了,而且,隨著交易的深入和擴大,說不定會引來某些勢力的半神注視,到時候就危險了?!?br/>
  “哈哈?!迸粮衲嵝Φ?,“半神哪有這么空閑,會關注這種小規模的軍火交易?每個勢力的半神都只有那么一些,有太多的事情等著他們去做!”

  “我知道,我只是舉個例子?!卑柛ダ椎鲁练€回應。

  帕格尼沒再糾纏這方面的事情,重新將目光投向了倉庫外面的道恩.唐泰斯:

  “這位先生據說很慷慨,到貝克蘭德沒多久就向黑夜教會捐贈了價值一萬多鎊的股份,這就是你經常說的前期投資?

  “還有,他好像和你妹妹在同一個慈善基金會工作,嘖,這樣的男人很受少女歡迎啊,長得不錯,氣質出眾,有頭腦,有閱歷,有手腕,見識過的女人數都不數清卻又到了該安定下來的年紀,阿爾弗雷德,你可要多給奧黛麗講花花公子永遠是花花公子,講品性不端是一生都改正不了的缺點,不能讓貝克蘭德最耀眼的寶石被這種家伙竊走?!?br/>
  阿爾弗雷德側頭瞪了帕格尼一眼:

  “這種事情不需要我操心,奧黛麗并不是年幼無知的少女,她對世界的認知遠比你想象的成熟,而且,我的父親,我的母親都在貝克蘭德,有足夠的能力阻止一些不好事情的發生?!?br/>
  說到這里,阿爾弗雷德望了望不遠處的軍火倉庫,頓了頓道:

  “梅桑耶斯那邊派來的竟然是哈吉斯,我去和他打個招呼?!?br/>
  這種時候不太適合見面吧……帕格尼剛要開口,阿爾弗雷德就已轉身走下了樓梯。

  …………

  變成道恩.唐泰斯模樣的克萊恩未帶仆人,自己拿著鑲金手杖,和梅桑耶斯的代表哈吉斯一起,立在倉庫門外,看著一箱又一箱的軍火被抬出,放上馬車。

  就在這時,他似有感應般半轉過身體,將目光投向了另外一邊。

  映入他眼簾的是位沒戴帽子身披風衣的年輕男子,金色的頭發斜斜后梳,蔚藍的眼眸如同晴朗天空下的湖泊,身材修長而勻稱,一舉一動間自有難以描述的威嚴感透出,哪怕周圍缺乏士兵簇擁,也直觀地呈現出權威的意蘊。

  “阿爾弗雷德!”哈吉斯也注意到了這位先生,略感驚喜地開口喊道。

  阿爾弗雷德……“正義”小姐的二哥……這種感覺,很像“仲裁人”途徑的……克萊恩抬起右手,取下頭頂的禮帽,將它按在胸前,以示致意。

  阿爾弗雷德.霍爾與哈吉斯打過招呼后,轉而看向道恩.唐泰斯:

  “你的品格在貝克蘭德廣為傳頌,就連身在東拜朗的我,也聽說了?!?br/>
  品格?販賣軍火的品格嗎?克萊恩腹誹了一句,呵呵笑道:

  “我只是做了我認為應該做的事情?!?br/>
  阿爾弗雷德點了點頭:

  “我想不用自我介紹了吧?哈吉斯應該對你說過我?!?br/>
  “是的,霍爾上校?!笨巳R恩微笑回應,“我也是來到這里,才知道奧黛麗小姐還有位哥哥身處南大陸,在軍隊服役,立下了不少功勞?!?br/>
  阿爾弗雷德的目光掃過道恩.唐泰斯的臉龐,岔開話題道:

  “我原本以為你會趁機在‘魯恩慈善助學基金’工作,沒想到你竟然選擇了來南大陸?!?br/>
  克萊恩保持著剛才的笑容道:

  “對一個外來者而言,要想真正地進入原本的圈子,僅靠捐款、慈善、宴會和跳舞,是很難辦到的?!?br/>
  阿爾弗雷德“嗯”了一聲:

  “很理智?!?br/>
  又寒暄了幾句,他向哈吉斯詢問道:

  “前段時間庫克瓦城發生了什么事情?似乎很嚴重?!?br/>
  哈吉斯堆起笑容道:

  “我并不清楚,當時我們都躲到了將軍府邸的地底,只是后來聽人說,復活廣場區域出現了雷暴?!?br/>
  “雷暴?”阿爾弗雷德的視線再次轉向了道恩.唐泰斯。

  克萊恩點了下頭道:

  “確實,我住的旅館離復活廣場不是太遠,有看見接連不斷的閃電劈到那里,這一切都發生在白天?!?br/>
  阿爾弗雷德的目光又移向了哈吉斯:

  “最后的現場是什么樣子?”

  “大部分地方坍塌破碎了,到處都是雷劈的痕跡?!惫刮醋鋈魏坞[瞞。

  阿爾弗雷德輕輕頷首,指了指旁邊,對哈吉斯和道恩.唐泰斯道:

  “我還有些事情,以后有機會見面再聊?!?br/>
  “下次見?!笨巳R恩禮帽回應,就像身處社交場合,而不是軍火倉庫外。

  他正待目送阿爾弗雷德.霍爾離開,身體微動,腦袋忽然側向了另外一邊。

  …………

  東西拜朗到處都有的原始叢林內,一道人影彎著腰背,緩緩勾勒了出來。

  他臉龐多肉,皮膚偏棕,衣物寬松,腰挎刺劍,手里拿著一張銀白色的面具。

  左右看了一眼,這人影一點點站直了身體,儼然就是之前進入冥界的“地獄上將”路德維爾。

  不過,此時的他,眼眶里燃燒著兩團血紅色的火焰,與以往截然不同。

  “好餓……”路德維爾嘴巴張開,發出了一聲仿佛來自胸腔內的嘆息。

  他隨即將目光投往某一個方向,自言自語道:

  “那里有這具秘偶的主人,命運讓他們再次相會了。

  “他身上有一件‘獵人’途徑的物品,正好可以提供補充?!?br/>
  話音未落,路德維爾左邊臉頰上陡然裂出了一張血淋淋的嘴巴,張合著道:

  “梅迪奇,我們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存在的問題!這個秘偶與主人徹底失去聯系后,已經等于真正死去,殘余的靈很快就會回歸冥界,無法再維持身體,而沒有了他體內冥界的支撐,我們將不可避免地開始弱化,直至消散!”

  “對,當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別的‘看門人’?!甭返戮S爾右邊臉頰上也出現了一張嘴巴。

  “紅天使”梅迪奇頓時呵了一聲:

  “索倫,艾因霍恩,你們兩個過去是女人嗎?天使的位格都被你們丟到馬桶里去了!那個家伙能幾次對抗‘0—08’的安排,說明他絕不簡單,有這個機會鎖定他,怎么能放過?等到這個秘偶完全逝去,就再沒有這么容易的事情了!

  “而且,他身上的‘獵人’途徑物品可以有效提升我們的存在時間,等解決了他再找新的‘看門人’也不遲?!?br/>
  路德維爾左臉的血淋淋裂口當即嗤笑了一聲:

  “梅迪奇,你的腦子都獻祭給‘真實造物主’了嗎?那家伙明顯已經晉升,以我們目前的狀態,要擊敗一個‘詭法師’不難,想殺掉他卻幾乎沒有可能!”

  梅迪奇沒有惱怒,低沉笑道:

  “這也不是沒辦法解決,只要你們讓我誦念主的尊名,立刻就會有幫手過來,說不定還自帶‘看門人’?!?br/>
  路德維爾右臉的嘴巴立刻張合道:

  “索倫,我們聯合對抗他,去尋找‘看門人’?!?br/>
  “好?!甭返戮S爾左邊的嘴巴毫不猶豫回應道。

  “紅天使”梅迪奇見狀,哈哈笑道:

  “你們兩個果然上當了!我的計劃已經成功,我確定你們兩個以前是女人!”

  路德維爾左右兩邊的嘴巴分別低吼道:

  “閉嘴!”

  “哼,我們糅合在一起有兩千年了,還不清楚你的伎倆?不用掙扎了!”

  說話聲中,“地獄上將”路德維爾周圍的顏色瞬間變濃,層疊在了一起。

  他已是進入靈界,開始穿梭。

  …………

  軍火倉庫外面,克萊恩終于收回了視線,危險預感已是消失。

  ——剛才那一刻,他竟莫名心驚肉跳,卻又無法于腦海內呈現相應的畫面。

  “什么情況?”克萊恩無聲自語了一句,不再等待,將手中的皮箱扔給了交接的那位軍官,然后對旁邊的哈吉斯道,“接下來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可以把尾款給我了?!?br/>
  他指的是一個裝滿金條和金幣的沉重箱子。

  哈吉斯本來還打算在交割完成后,與道恩.唐泰斯喝上一杯,慶祝事情圓滿成功,并商量一下以后可能存在的交易,沒想到對方竟這么急著離開。

  “好,就在那輛馬車上?!彼噶酥傅?。

  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阿爾弗雷德也略感詫異地回頭望了過來,不明白道恩.唐泰斯為什么突然不按預定的流程去做。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