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五十五章 第一樂章

第五十五章 第一樂章

  等到對面“怨魂”消失,埃姆林.懷特才收回目光,解開手中文件袋的細線,抽出了里面的資料。

  一份份讀完,埃姆林已大致把握住了歐內斯.博雅爾的行蹤軌跡:

  這位血族子爵平時活動沒什么規律,或在家,或去參觀展覽,或到城外莊園品酒,或陪女伴逛幾大百貨公司,或約某些女郎當模特畫畫,像個正常的有錢人。

  不過,歐內斯最近每隔一天就會去圣喬治區一次,監督自己投資的家具工廠做改造,試圖讓它盡快恢復使用。

  這樣一來,這位血族子爵的生活就出現了重復,每隔一天,活動場所重復,沿途路線重復,中午用餐地點重復。

  埃姆林抬手按了按兩側額角,認真地從資料里提取出了適合動手的三大場景:

  一是歐內斯.博雅爾開辦的那間家具工廠內部或門口;二是他回家中途會停留用餐順便喂鳥的圣希爾蘭廣場;三是貝克蘭德大橋——除非對方愿意繞很遠的路,否則從家到圣喬治區必然會經過這里。

  這三個地方,都符合人多雜亂的要求,但貝克蘭德大橋出入通道太少,被守住兩端就只有跳河才能離開,屬于蠢貨的選擇……圣希爾蘭廣場屬于圣希爾蘭大教堂,是蒸汽教會在貝克蘭德,乃至整個魯恩的中心,第二教廷,符合“倒吊人”先生的提議,能有效控制可能發生的沖突的程度,干擾事后的占卜和調查……埃姆林心中逐漸有了傾向。

  而一旦有了傾向,生靈就會不自覺地尋找更多的理由,埃姆林毫無疑問也是這樣,他越想越覺得圣希爾蘭廣場幾乎能滿足所有的要求:

  首先,歐內斯會在那里停留不短的時間,在一家西維拉斯風味的餐廳享用午餐——這位血族子爵出生于西維拉斯郡;

  其次,那里集合了多條有軌馬車的站點,人來人往,以中低層為主體,常有意外發生;

  再次,從那里出發,如果不過貝克蘭德大橋,就會進入大橋南區,與豐收教堂相隔不是那么遠;

  最后,中午十二點整,圣希爾蘭教堂會噴蒸汽,轉杠桿,鳴大鐘,沒有誰的注意力不會被吸引。

  就是這里……埃姆林很快有了決斷,抬起右手,整理了下領結,紅色的眼眸中滿是期待。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皺了下眉頭,察覺到了點不對:

  圣希爾蘭廣場簡直太適合動手了!

  適合到近乎每個條件都滿足!

  歐內斯會不提防我報復?他怎么會讓自己在這種環境內久待?就算他太蠢想不到,伯爵們會不提醒他?埃姆林嘴角一點點翹起,已然明白了原因:

  圣希爾蘭廣場就是血族高層“為他”圈定的行動地點!

  呵……埃姆林笑了一聲,嘴角未有放下。

  他決定今天就向“愚者”先生申請單獨幾個成員的聚會,并邀請上“倒吊人”先生,討論詳細的行動計劃!

  這和之前敲定的框架不同,需要具體到每一個細節,考慮到每一個問題!

  …………

  十一點四十五分,圣喬治區,圣希爾蘭廣場。

  一家位于廣場西北角的餐廳三樓,某個包廂內。

  一道人影立在窗前,端著杯猩紅如血的液體,悠然眺望著不遠處的噴泉和來來往往的人群。

  他身材瘦高,穿著參加宴會的晚禮服,偏銀的淡色頭發與鮮紅的眼睛搭配出了略顯妖異的俊美,嘴角始終噙著不太明顯的笑容。

  “伯爵閣下,真不會出什么問題嗎?埃姆林和以前已經不一樣了,這從狩獵‘原始月亮’信徒的事情就能看出?!币晃淮┥钌b的中年男子略顯擔心地走到窗前,開口問道。

  被稱為伯爵的男子將目光投向了廣場邊緣聆聽街頭小提琴演奏的埃姆林.懷特,呵呵笑道:

  “我們的準備連一位半神都能對付,何況這個還沒成為子爵的小家伙?

  “而且,我們并不想真的做點什么,唯一的目的是確定和辨認,這可比阻止某些人逃離簡單多了?!?br/>
  說話的同時,這位淡色頭發鮮紅眼睛的男子略抬右手,轉了轉左手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

  那枚戒指用銀為環,鑲嵌著一枚幽藍色的奇異寶石。

  …………

  一輛駛向圣希爾蘭廣場的馬車上,歐內斯.博雅爾右手搭在左手上,自然地轉了轉自己無名指戴著的那枚鑲嵌幽藍寶石的戒指。

  他的目光隨意地望向窗外,看到一乘無軌公共馬車從遠處緩緩駛來,一名160出頭的報童斜背挎包,沿街叫賣,為數不少的自行車代替了去年還常見的馬車,在圣喬治區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穿梭而過。

  在這里,穿淺藍或灰藍色工人服裝戴鴨舌帽的人遠比正裝禮帽者多。

  歐內斯收回目光,暗自嘿了一聲,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一點也不畏懼,甚至有些期待。

  他覺得自己的準備已足夠充分:

  左手戴著的“玫瑰之誓”,可以讓遠處的米斯特拉爾伯爵共享他的視覺、聽覺和嗅覺,確保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最終的目的都能達到;

  內側口袋里和銀制懷表放在一起的,是“月亮紙人”,這能代替他承受一次致命傷害或者直接針對精神體的攻擊,務求讓他在短時間內不會遭受重創或死亡;

  佩戴的“酒類克星”鉆石領針,能幫助他保持精力的充沛和思緒的清醒,提高對心智體領域法術的抵御能力;

  腰間的皮帶叫做“月光緞帶”,可以有效降低“太陽”和“閃電”的傷害。

  這些神奇物品或源于歐內斯的積蓄,或來自米斯特拉爾伯爵的賜予,將歐內斯打造成了一個難以被快速解決和控制的“目標”。

  再加上血族子爵對夢魘類影響的天然抵抗力,歐內斯現在幾乎不存在弱點,哪怕面對半神,只要對方不展露神話生物形態,也能支撐一陣。

  唯一的問題是,這些神奇物品的負面影響都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歐內斯臉龐肌肉微微抽動,又很快平復了下去:

  “玫瑰之誓”戒指會時不時讓他的想法出現在米斯特拉爾伯爵的腦海中,而如果連續佩戴一周,未曾取下,那擁有對戒的雙方很有可能相愛,無關性別和種族;

  “月亮紙人”是一次性物品,幾乎沒有負面影響,僅會讓人身體微微發冷;

  “酒類克星”領針的問題在于,會持續性對肝臟和大腦產生損傷,如果佩戴時間過長,很有可能喪失一定的思考和邏輯能力,所以,每佩戴半小時就必須取下一刻鐘;

  “月光緞帶”一旦系上,各種感官會變得更加敏銳,容易看到不該看到的事物,聽見不該聽見的聲音,同時,佩戴者將間歇性渾身瘙癢。

  希望他們不要膽怯,不要拖下去……歐內斯.博雅爾又審視了一番自身的狀態,將隱含期待的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圣希爾蘭廣場入口。

  …………

  圣希爾蘭廣場另外一側,立足邊緣欣賞街頭音樂家表演的埃姆林.懷特突然抬頭,看向一只從不遠處飛來的小鳥。

  接著,他抬手按住頭頂的禮帽,微埋腦袋,快步走向廣場中央,往噴泉靠近。

  這個過程中,埃姆林身影連閃,完全混入了來往的人群里。

  但是,這無法甩開米斯特拉爾伯爵的鎖定。

  這位淡銀頭發的血族伯爵又一次轉了轉左手無名指上的幽藍寶石指環,平靜開口道:

  “注意?!?br/>
  …………

  圣希爾蘭廣場的入口處,歐內斯.博雅爾愈發地精神,知道事情即將到來,終于到來。

  埃姆林果然還是選了圣希爾蘭廣場……歐內斯又一次將目光投向窗外,戒備地看著路上的行人、即將交錯的無軌公共馬車、拿著報紙叫賣的普通報童和周圍房屋、店鋪的典雅窗戶。

  他并不相信埃姆林可能存在的同伙就藏在這里面,因為圣希爾蘭廣場中適合動手的地點更多,更好,但認為該有的警惕還是得有。

  突然,他身體一動,略微前送,險些脫離座位。

  他乘坐的馬車毫無征兆地停了下來!

  緊接著,拉車的馬匹像是做了場噩夢一樣,揚起前蹄,瘋狂掙扎,將車廂掀翻在地。

  這個過程中,歐內斯.博雅爾其實有足夠的空間、時間和能力幫助車夫控制住發瘋的馬匹,但是,他沒有這么做,因為他看見一只透明模糊的狼類幽靈從窗外撲了進來,向自己扔出了容納于體內的一朵玫瑰。

  一朵玫瑰!

  歐內斯.博雅爾眼眸剛有放大,馬車已是傾倒。

  他連忙從另外一側跳出了車廂,并讓一道虛幻不真實的黑色枷鎖從虛空中伸出,纏繞住了那狼形幽靈!

  噗的一聲,狼形幽靈直接潰散,未有掙扎。

  而歐內斯.博雅爾站穩腳跟后,卻怔怔立在了那里,一動不動,眼神渙散。

  他已是進入了沉眠。

  從他身旁經過的無軌公共馬車內,一個墨發碧眼的年輕男人穿著薄薄的風衣,背對著道路中央而坐,專注地翻閱著一本封皮堅硬顏色銅綠的筆記本。

  他的周圍,其他乘客或讀報,或彼此交談,或往外面張望,看見失控的馬匹很快恢復了正常。

  刷地一下,那墨發碧眼的男子將手中的筆記本又翻過了一頁。

  無軌公共馬車繼續前行,逐漸遠離。

 ?。?。: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