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詭秘之主 > 第七十章 一塊“幕布”(周一求推薦票月票)

第七十章 一塊“幕布”(周一求推薦票月票)

  “神,神來拯救我們了……”

  那帶著哭腔的話語回蕩在月城入口處,聽得等待的居民們一陣恍惚,備受震撼。

  …………

  凝固的灰白霧氣邊緣,靜靜燃燒的火堆旁。

  又吃了一輪蘑菇的克萊恩消掉手中的鐵黑長簽,抬頭望了眼月城大祭司尼姆描述的那個深坑所在的方向。

  他隨即探出右手,輕輕一薅,拖出了一刻鐘前的自己。

  彼此對視了一眼后,克萊恩本體急速消失,進入了歷史迷霧里,狂奔到第一紀前,坐于層層疊疊的舊日都市之上。

  他的歷史孔隙影像站了起來,啪啪連打響指,在一道道躥升的赤紅焰流里,閃現往目的地。

  等到山丘變成的深坑已近在咫尺,克萊恩停了下來,謹慎地又伸出右掌,將過去的秘偶丘納斯.科爾格從虛空里拖了出去。

  這個硬漢外形的“墮落伯爵”臉部肌肉一陣蠕動,飛快變成了另一個格爾曼.斯帕羅。

  他一手從歷史迷霧里拿出了盞馬燈,一手揉起額角,小聲咕噥道:

  “為什么秘偶也得變個樣子?

  “這里又沒有其他人在……

  “不能養成強迫癥……”

  幾秒之后,這秘偶投影提著散發出昏黃光芒的馬燈,一步步走向了不遠處的深坑。

  光芒浮動間,克萊恩看清楚了目標地點,發現它其實并不深,最底部與地面的差距不超過兩米,當然,如果與原本的山丘比較,這改變確實足夠大。

  “深坑”內部,泥土光滑,夾著少量石頭,周圍長了不少變異的扭曲的難以分辨品種的植物,看起來與其他地方沒太大區別。

  觀察了一陣,已悄然開啟“靈視”和“靈體之線”視覺的克萊恩緩步進入“深坑”,預備按照規劃的路線,將每一個值得重新審視的地方都繞一遍。

  走著走著,他眉頭微微皺起,“咦”了一聲。

  他發現自己的念頭轉動出現了一定的滯緩,卻又不會影響到思考!

  這就像是睡太多后,剛起床時的狀態,腦袋悶悶的,思維不夠活躍。

  這是一個人平時也偶爾會出現的情況,其他途徑的非凡者或許無法察覺,但作為“占卜家”途徑的半神,克萊恩能明顯感受到異常。

  如果進一步深化下去,就接近“秘偶大師”操縱“靈體之線”帶來的反應了……烏黯魔狼科塔爾遺留的影響?不對啊,如果是祂無意遺留的,說明祂當時呈現出了完整的神話生物形態,那月城的調查小隊早一個個崩潰失控了……若是他有意遺留,這么做的意義在哪里?告訴別人祂來過?克萊恩頗感疑惑地走了一圈,沒發現別的異常。

  想了想,他躲在第一紀之前某個歷史孔隙里的本體,逆走四步,誦念咒文,進入了灰霧之上。

  他要做一次“占卜”!

  有了具體的時間和地點,有了月城大祭司尼姆的描述和實地的勘察,有了點亮的歷史碎片幫助,克萊恩相信“占卜”的前提條件已基本具備。

  這不能說足夠,但勉強可以讓他試一試了,而且,若山丘變“深坑”的事件真的與“源堡”,與他本人有關,那“占卜”的成功概率會大大提升,啟示會非常清晰,不受干擾。

  未做思索,早就考慮好細節的克萊恩坐到了“愚者”那張高背椅上,具現出暗紅色的圓腹鋼筆和偏黃的羊皮紙,刷刷寫道:

  “第五紀1349年6月28日,這個地方發生的異變?!?br/>
  放下吸水鋼筆,克萊恩左手一抓,從歷史迷霧里拿了坨“深坑”泥土出來,以此作為“占卜”媒介。

  一手握著泥土,一手拿著那張羊皮紙,他靠住椅背,低念了七遍占卜語句,然后借助冥想,進入了沉眠。

  灰蒙蒙的夢境世界里,克萊恩看見了那片灰白的凝固的霧氣,看見了那幾十米高的山丘,看見了周圍扭曲變異的植物。

  幾秒后,那片霧氣突然有了明顯的蠕動,飛快“吐”出了一道黑影。

  那黑影仿佛一塊巨大的天鵝絨幕布,瘋狂吸收著周圍所有的光線。

  它帶著半透明的狀態,越變越大,徹底籠罩了那個山丘。

  山丘隨之消失,連根不見,只遺留下一個“深坑”。

  同樣被覆蓋的“深坑”邊緣怪異植物們,忽然多了一道道細黑虛幻的“靈體之線”,分別延伸向那黑色“幕布”的不同區塊。

  “幕布”越來越透明,越來越虛幻,最終到了肉眼無法看見的地步——若非有“靈體之線”昭示實際情況,克萊恩也發現不了“幕布”就那樣覆蓋在“深坑”表面。

  畫面閃爍,夢境扭曲,新的一幕呈現了出來。

  五人組成的月城巡邏隊靠攏這邊,發現山丘不見,多了個“深坑”。

  他們停下腳步,毫不猶豫就轉身離開了這片區域,沒魯莽地上前調查。

  不知過了多久,另外一個方向上,突兀冒出了一道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頭覆蓋幽暗短毛,長了八條腿,足有四五米高的魔狼。

  這魔狼額頭有一撮灰白的短毛,純黑的瞳孔占據了眼睛至少四分之三的空間,正是未顯現完整神話生物形態的烏黯魔狼科塔爾。

  烏黯魔狼抬起腦袋,張開嘴巴,似乎嘶吼了一聲,但卻沒帶來任何動靜。

  下一秒鐘,祂身前多了一道身影,那是另一個祂。

  這烏黯魔狼的歷史孔隙影像八只腿輕輕一蹬,瞬間就抵達了“深坑”旁。

  祂環顧一圈后,小心翼翼地低頭,叼起了那塊完全透明的,讓整個山丘消失的“幕布”。

  這“幕布”突然活了過來,飛快收縮,倒卷上去,纏住了烏黯魔狼,如同給祂加了一身半黑半透明的衣物。

  烏黯魔狼輕輕顫抖了一下,似乎兩三秒間就變成了“衣物”的傀儡。

  但這只是歷史孔隙里的影像,下一個呼吸就被本體解除了維持,直接消失。

  “幕布”失去支撐,瞬間坍陷,攤開在了地面。

  烏黯魔狼科塔爾沒有放棄,時而轉化周圍的怪物為秘偶,時而召喚歷史投影,讓它們一次又一次上前,遭受了各種各樣的失敗,但最終,祂的新一批秘偶還是拾取并控制住了那塊“幕布”。

  這整個過程沒有一點聲響發出,仿佛在表演一場默劇。

  接著,那巨大的魔狼讓秘偶們帶著“幕布”,靠近了自己。

  就在這時,附近的灰白霧氣再次蠕動,形成了一個堪比山丘的漩渦。

  這漩渦散發出無形的吸力,讓那塊奇特的“幕布”和烏黯魔狼科塔爾同時投了過去!

  這樣的場景導致克萊恩的夢境畫面出現了一道道實質的波紋,迸裂出數不清的光點,讓他難以看清楚具體的細節。

  等到一切恢復正常,烏黯魔狼科塔爾披著透明的“幕布”,飛速遠離著重新凝固的霧氣。

  而這時,月城調查小隊抵達,看見了這古代從神遠去的身影。

  科塔爾瞄了他們一眼,未做停留,消失在了黑暗深處。

  至此,畫面破碎,夢境結束,克萊恩醒了過來。

  他坐直身體,手指輕敲起斑駁長桌的邊緣,無聲自語道:

  “那片凝固的灰白霧氣在我抵達前并不是沒有發生過異變,只是月城的看守者們未曾發現,畢竟這霧氣延綿了不知有多長……

  “灰白霧氣吐出來的那塊‘幕布’是什么東西?大的時候能覆蓋山丘,讓它魔術一樣變成‘深坑’,小的時候可以成為魔狼的‘衣物’,將祂轉化為傀儡……有點像‘占卜家’途徑的高層次物品啊……

  “它被吐出是因為我進入灰霧之上,與‘源堡’完成了綁定?

  “它似乎能將周圍的植物也變成自己的秘偶……這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

  “對了,在迷霧小鎮內,房間內做好的食物是有問題的,都有‘靈體之線’長出,延伸向最核心的那座教堂,一旦將它們吃下,整個人就會瞬間蒸發,消失不見,嗯,這是被懸掛到了教堂內,成為了秘偶……

  “也就是說,到了‘奇跡師’,或者‘詭秘侍者’位階,可以讓植物,讓曾經具備靈的東西長出‘靈體之線’,以此將它們變成秘偶?

  “……那塊‘幕布’是‘奇跡師’還是‘詭秘侍者’的非凡特性?

  “看烏黯魔狼的表現,很可能是后者……

  “這就是那份‘詭秘侍者’特性長期失蹤,只有線索,沒誰能找到的原因?

  “在‘源堡’有‘主人’前,灰白霧氣會不自覺地吸引三條途徑空余的高層次特性,將它們包容起來?這是試圖做什么?

  “那份吸力真的很強啊,把烏黯魔狼科塔爾都嚇到了,顧不得停留,只想逃跑……

  “祂在懷疑什么,畏懼什么?”

  一番分析后,克萊恩臉上逐漸多了幾分振奮之情。

  如果能成功狩獵烏黯魔狼這位天使層次的存在,那將是一場無與倫比的豐收!

  當然,拿到那塊“幕布”后的烏黯魔狼絕對比以往更加難以對付,克萊恩在這件事情上的把握又降低了不少。

  思緒電轉間,克萊恩霍然記起了一件事情:

  “從時間節點看,烏黯魔狼抵達北方城邦遺跡諾斯時,明顯已經得到了那塊‘幕布’……

  “祂將全城轉為秘偶,制造一個傀儡之城,不是為了定居,不是為了積累幫手,是在準備‘詭秘侍者’的儀式?”

  PS:周一求推薦票月票~

看過《詭秘之主》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