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第一侯 > 第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夫人!那個妖……僧出現了!”

  和尚出現在京城界,很快就被報到了李明樓這里。

  雖然李明樓沒有讓追查和尚,但兔子精鹿精的事真真假假傳開,各處崗哨都警惕留心。

  包包接到消息急急進來告訴李明樓。

  “但是圍捕的時候讓他跑了?!彼袂槟?,黑傘在手中更握緊,“京中已經加強戒備?!?br/>
  他也會加強戒備,晚上睡覺也要守在夫人身邊。

  李明樓笑了笑,和尚出現在京城她不意外,她在哪里和尚就會在哪里,和尚抓不住也不意外,他是個能知天道未來的高人,凡人怎能阻攔。

  但她也沒什么擔憂,她會為了活著拼盡全力,直到天能殺死她。

  她對包包說:“不用怕?!?br/>
  說完了又一笑,這是武婦人經常說的話,想到了武婦人就又想到武鴉兒。

  出兵兗海道的事告訴了武鴉兒,武鴉兒答一句知道了,再將漠北的戰局報來,說戰事很順利,今年能拿下史朝的人頭,除此之外沒有多余的話,也一直不回來。

  姜亮對此很失望,他妙筆生花費盡心思寫的信,如同泥牛入?!?br/>
  李明樓倒沒有什么失望,她讓他回來是因為擔心他要死了。

  按照前世武鴉兒現在已經死了。

  元吉不死,是因為被她強留在身邊沒有回劍南道。

  韓旭不死,是因為安排了中里守在他身邊,自己又及時帶兵趕到。

  武鴉兒不死,是因為自己搶了他的第一侯?還是因為換了皇帝?

  李明樓好奇,那他以后還會不會死?

  以后就安全了吧?

  如果她死了,一切是不是都會化為烏有?

  李明樓輕嘆一聲,問包包:“姜先生給都督寫信了嗎?”

  他在說妖僧,夫人卻問都督?包包一怔,雖然夫人說不用怕,其實還是些許不安吧,也不算不安,包包不太懂這些,但知道女人在有些時候還是希望愛人能在身邊……

  這一年夫人太辛苦了,經歷太多事了,都督都沒在身邊……

  “我讓人去看看?!彼⒖痰?,走了出來。

  姜名和方二站在外邊探頭看室內,見李明樓坐在窗邊沒有批閱文書,而是望著窗外走神……

  他們問:“是擔心那個妖僧嗎?”

  包包先讓人去看姜亮在做什么,給都督寫信了沒有,再對姜名方二道:“不是,夫人在想念都督?!?br/>
  想念都督?莫名其妙,想都督干嗎?姜名一愣,方二已經反應過來了。

  “當年都督曾擊傷那個和尚!”

  姜名釋然,武都督是和尚的克星,不僅能看到小姐異樣還能擊中別人看不到的和尚。

  這個時候都督能在小姐身邊是很好,但……

  姜名又搖頭,這時候已經不同了,武鴉兒也是節度使,坐鎮一方,對小姐的態度也并不明確,雖然沒有像其他衛道節度使那般要么各自為政要么陰奉陽違……畢竟他的母親還在小姐這里。

  小姐一直讓武鴉兒回來,武鴉兒并沒有聽從,不過武鴉兒如果真回來,他們又會很緊張,他帶多少兵馬?兵器糧草后備如何?

  兵馬決不能接近京城……武鴉兒要進來只能帶少量人馬。

  敵我不明,心思難測,讓他靠近小姐太危險。

  他能從全海手里救了被挾持的皇帝,一鳴驚人。

  他能從叛軍中救了被圍困的魯王,成為最受信重的兵馬大將。

  誰又敢說他不能從第一侯手里救被掌控的幼帝太后……取而代之。

  姜名一聲輕嘆些許悵然,他早就說過,如果不能合作,武鴉兒將是最大最危險的對手。

  看著方二木然,姜名出神,包包明白他們這是對夫人感同身受,也跟著輕嘆向北望……

  去詢問姜亮的人此時跑回來了。

  “姜先生沒有寫?!彼?,“坐在窗前發呆,小童說已經好幾天了,茶不思飯不想的很憂傷憔悴,小童猜測說可能是思春?!?br/>
  什么??!包包瞪眼。

  中六走進來看到他們三人的神情有些不解。

  “惆悵?”他皺眉,這么忙亂的時候還有心情惆悵……

  七情六欲人之常情,姜名不跟這個專事監察的人講情感。

  他來總是沒好消息的。

  “出什么事了?”姜名問,“又有誰有什么動作?”

  中六道:“太后,見了幾位大臣,沒有朱相爺未了在場?!?br/>
  ………

  ………

  “小公主午睡后頑皮跑到陛下那里玩,太后尋來,正好遇到陛下的三個老師來授課?!?br/>
  “太后本要回避,三人攔住太后,說了陛下的功課?!?br/>
  聽中六說到這里,李明樓好奇問:“陛下的功課怎么樣?”

  她很少上朝,也更不踏入皇宮,太后表明與她共進退,但沒有人能真的對殺了自己丈夫的人釋懷,哪怕她自己也想甚至也動手殺了丈夫。

  太后也是君王。

  君王會懼怕,會懷疑,會戒備,這臣哪一天會對她也舉起刀。

  李明樓明白這一點,便不去讓太后更受驚嚇,只要未了在宮里,保證太后現在不瘋狂鋌而走險,不驚亂現在安穩局勢,她不介意也不怕一直守著這個君王。

  皇帝還小,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為了不讓太后更害怕,她更是不接近小皇帝,對他的衣食住行功課不管不問。

  中六道:“功課不好,魯鈍貪玩?!?br/>
  是真的魯鈍貪玩還是被縱容刻意?李明樓想了想,又笑了笑沒有說話,示意中六繼續說。

  “太后身邊的太監說三個老師談論的也是陛下功課不好,希望太后能多管教?!?br/>
  “太后答應了,但也請幾位老師別太急,陛下還小,讓他慢慢學,欲速則不達,就跟經歷過戰亂元氣大傷的天下民生一般,慢慢養?!?br/>
  “未了問需要去警告太后嗎?”

  李明樓笑了:“不用,太后過問皇帝的功課,是理所當然,原本就沒限制她,是她自己想太多刻意回避?!?br/>
  中六應聲是,便告退離開了。

  李明樓也不再多想皇宮里的事,現在兗海道有周獻坐鎮,平定收復,趁著此事威懾重大,有太多事要做。

  她坐正吩咐:“喚人來?!?br/>
  門外侍立的宮女應聲是,將命令傳下去,第一侯府內官吏進出,如水一般流動。

  ………

  ………

  下邊官吏們的忙碌并不在上司眼中,下層官吏就是如同螞蟻一般,聽命做事。

  身為上峰,只需要下令。

  一間廳堂前的廊下站著兩個官員,看似在說笑閑談,實則戒備四周,不讓閑雜人等靠近,廳堂里有七八人在交談。

  一個官員得意:“錢沒有白花,那個太監果然把太后引來了?!?br/>
  一個官員拭淚:“有多久沒見太后了?太后蒼老了很多?!?br/>
  以前先帝在的時候也沒見過幾次……都記不清太后什么樣子,另有官員們腹議。

  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太后也很痛心如今第一侯的做法!”一個官員肅容道,“說這天下本應該慢慢調養生息!”

  室內的官員們再次點頭。

  又有人嘆息:“可惜太后不能臨朝,否則也不至于無人能壓制那女侯?!?br/>
  以往史書上官員們最不喜太后聽政,沒想到現在他們竟然期盼,這也是沒辦法,朝堂上有一個攝政女侯,那就只能再讓一個女人出來聽政,女人才能克制女人!

  一個官員猶豫道:“果真要請太后上朝聽政嗎?”

  別請來一個將來更難請回去……

  他的話剛出口,有官員從外急匆匆進來,這是自己人,門口兩人沒有阻攔。

  “不好了!”進來的人喘氣道,“女侯要往各衛道派駐監察使!”

  現在?!這個時候?廳內的官員們頓時嘩然,對兗海道用兵,天下又亂了很多,事發至今各個衛道再沒向朝廷有上書公文,朝廷送去的命令也如同泥牛入?!踔吝€有個別衛道拒收。

  一副你也來打我的樣子!

  難道還能打???天下這么多衛道都去打???這到底是安穩天下呢還是亂天下?

  現在竟然還要向衛道派監察使去分衛道節度使之權!那些監察使能走進衛道嗎?進去了能活下來嗎?被殺了,朝廷怎么辦?問罪還是不問?打還是不打???!

  “堅決不能同意!”

  報信來的官員苦笑:“朱相爺已經從女侯手里接過公文簽發了,下一步就是選官!”

  荒唐!這朝廷就沒有其他人立足之地嗎?

  先前猶豫的官員再無猶豫,斬釘截鐵:“必須請太后臨朝!”

看過《第一侯》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