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3回
  炎炎夏日,唯獨凌晨較為清爽。

  凌晨的四點半,天還黑著。

  路燈之下,一輛環衛工人的車子停在路邊,一道身影正在清掃街邊的落葉與垃圾,開始枯燥無味日復一日的工作。

  西環市是一座普通的小城鎮,24小時營業的快餐店極少,在鬧市中心才有。

  一般來說,最早開門營業的店多半在老街道或者偏僻的巷子里,各類早餐小攤、小館子熱氣蒸騰,清晨的空氣彌漫著餐點的濃香。

  其中一間名叫羅記飯館,規模中等,是一間開了近十年的老店。談不上客似云來,之前每天的客流量或多或少,直到近兩年,店里的營業額持續上升。

  開飯館的人很辛苦,每天天不亮就起來,晚上十一點多才能歇下。

  老板叫羅宇生,今年36歲,一名立過多次三等功的退役軍人。在一次搶險救災中因公受傷致殘,現在走路右腳一瘸一拐的。

  他是鄉下孩子,學歷不高,初中畢業就去參軍謀出路。

  獨子,父母在他當兵期間相繼去世。那時候他在異地執行任務,不知情。

  等知道時,二老已經下入土為安。

  退役后,他被安排在縣城單位工作,做不到一年便覺得無趣,辭職了,用全部家當在老城區盤了一間鋪子開小飯館。

  一樓做生意,二樓住人那種。

  開店不久,便與前來吃飯的護士谷寧認識,互相看對了眼,兩人很快就結婚了。

  沒有領證,一來,谷寧工作忙,遷戶口的手續又很麻煩,索性先不領證,在雙方的老家擺喜酒了事。

  如今兩人育有一子一女,大兒子羅天佑今年10歲。原本取名羅大佑的,有個追星媽真的傷不起??!

  可惜遭到羅宇生的強烈反對,于是成了羅天佑。

  小女兒原本取名羅萱,可每次父母喊她名字,她要么裝睡,要么裝死。害得爹媽一度以為她聽力有問題,連滾帶爬地把她抱去醫院檢查。

  經過多次的連猜帶蒙,終于被聰明的親大哥發現端倪,這才改成羅青羽。

  九零年代末,計劃生育依舊嚴格。

  羅家小女的到來純屬意外,谷寧上環期間一直按規定孕檢,結果還是懷了二胎。

  這次的意外相關部門有一定責任,夫妻倆也舍不得弄掉孩子,于是羅宇生找了很多關系,好不容易才保住孩子和谷寧的工作。

  一家四口齊齊整整,其樂融融。

  俗話說,獨木難支,羅宇生盤下店鋪后,找到一名退伍的老戰友來幫忙。對方和妻子一起來的,熟悉環境之后,夫妻倆辭職在另一邊城區開五金店。

  生意挺不錯的,還把孩子接到身邊來,和羅家一直有來往。

  這些年,羅記飯館的生意越來越好,戰友夫妻走后,羅宇生又聘請了一對忠厚的夫婦。正好谷寧的妹妹谷婉婷想過來玩,索性也成了服務員兼職保姆。

  她的任務是一邊看店,比如忙時搭把手;一邊幫姐姐帶孩子,那個意外的二胎孩。

  不過,她還年輕,早上起不來。偏偏羅青羽是一只早起的鳥兒,天天隨父親羅宇生晨運和準備開店事宜。

  當然,她是小奶娃,幫不上父親的忙,只要乖乖坐一邊就好。

  羅宇生是妻管嚴,媳婦谷寧讀書時是學霸,工作時是御姐,在家是女王。孩子的文化教育一向由她負責,倆人從未吵過架,是外人眼里的模范夫妻。

  身為人父,他很有自知之明。

  大兒子學習忒好,哪怕天天在玩,考試時每門都是滿分,完全不必家長擔心,分明遺傳了媽媽的良好基因。

  谷寧對兒子的作息管理嚴格,羅宇生本想訓練兒子成為兵種接班人。但兒子不領情,動不動就喊累喊疼,做媽的一聽,立馬禁止丈夫的虐待兒童行為。

  少數服從多數,羅宇生沒轍,只好放手讓兒子舒服了幾年。如今添了一名小閨女,生活習慣與他很合拍,總算有點小安慰。

  兒子不像他,至少還有個女兒是他的同盟,在這個家里不會太勢單力薄。

  忙中偷閑地瞅一眼閨女,坐在門口收銀臺的羅宇生自我安慰著。

  雖然這位同盟還小,沒有發言權……

  今天清早,羅記飯館門口的風景一如既往。

  一枚秀氣的小姑娘端著小板凳坐在門邊,她身穿牛仔吊帶童裝褲,一件短袖小衫,臉蛋圓圓的。頭上高高梳著兩條小辮子,額前散落細軟的劉海,微亂。

  發質太柔細,每天起床都是一頭毛茸茸的,有些奶兇炸毛的感覺。瞧著順眼,手感忒好,常有顧客不由自主地伸爪給她一個摸頭殺。

  “唷,青青起得好早,”剛剛晨跑完的王叔王姨又來了,老太太笑瞇瞇地揉揉她的頭頂,“不去幫爸爸做早餐?”

  羅青羽正在啃老爸給她買的白米糕,隔壁買的,聞言一陣心累。仍然要面帶微笑地仰起小臉,奶聲奶氣道:“我太小,做不了?!?br/>
  能不能別每天早上騷擾她?這些老太太老大爺真的是……手欠。

  “噢對,你還小,”老太太一臉恍悟的表情,“那你哥呢?”

  “在家睡覺?!?br/>
  羅青羽說完不再理她,繼續專注啃自己的米糕??柿?,伸爪握起凳上的一杯溫開水喝了一口,然后繼續啃。

  看得王家二老稀罕不已,滿眼的笑意,心里還有一點小嫉妒。

  雖然過分安靜,比起自家那個坐不到半秒鐘的調皮猴,這樣的孩子簡直不要太舒心。

  娃兒好生,好養,是父母難得的福分。

  當了近三年的奶娃娃,羅青羽對街坊的挑.逗完全麻木。尤其是眼前這對老人,每天一逗,她開始還能保持禮貌的態度,年復一年,她已經笑不出來了。

  小小年紀就要應酬人,忒累。

  還好,清晨的涼爽與寂靜無人時的街道有安撫人心的功效,令她心情平靜。

  很多人都認為童年可貴,唯獨兒童不曉得,長大了再追悔莫及。人生就是如此微妙,不重活一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童年是怎樣的。

  她安靜地坐在門邊,目不轉睛地看著路人。

  三年了,每看到一位熟人,每看到一幕熟悉的場景,心情莫名小激動。猶記得她前世五、六歲的時候也是這樣坐在門口,一邊吃飯,一邊看人來人往。

  門前的馬路邊種了許多高高的柏樹,夏天的時候,一陣涼風吹過,樹梢枝條發出沙沙的聲響,令人心曠神怡。

  可惜后來城市改造,把柏樹砍了,改種矮矮的紫荊花樹。

  由于相關部門養護不力,路邊每十棵樹只活一兩棵?;▋浩?,但樹身矮,擋不了灰塵,路兩旁的房屋被白日的太陽曬得像一口蒸鍋,居民們叫苦不迭。

  綠化效果差,時日一長,路兩邊的房屋表面均被鋪上一層厚灰,特別的難看。

 ?。?。: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