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21回
  “哼,說到底是你想在鄉下有田有屋?!惫葘幇姿谎?。

  老夫老妻了,枕邊人在想什么她最清楚。

  “這樣不好嗎?”羅宇生嘻嘻一笑,“你別小看鄉下地方,以后咱們家在城里、村里都有地方住,別人還羨慕不來呢?!?br/>
  出于一種直覺,他總覺得物極必反,今天是農民削尖腦袋往城里跑,早晚有一天輪到城里人往鄉下跑。

  即將到2000年了,聽店里的客人們講,如今大城市里的房價有上漲的傾向。

  如今他在城里有房,換大房子的事不急,現在回農村購置田產也不費什么錢。

  城里漲房價也不怕,輪到他們這些偏遠小鎮起碼要幾年時間。在這幾年里他努力掙錢,爭取早日住進大房子完成夫妻倆的心愿。

  “唉,反正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谷寧瞧瞧安靜趴在腿邊的小女兒,輕嘆,“本來想在村里要塊地,結果要了一座山……”

  山很大,花銷更大。

  哎,頭疼,她家什么時候才能換成大房子?她越想越后悔,就像買鞋子,買大一碼不代表你占便宜,合不合適最重要。

  “媽,媽,”老媽的表情不太對,羅青羽忙道,“種藥草,種藥草?!?br/>
  種藥草?谷寧又瞪女兒一眼,“你知道什么是藥草嗎?”

  “可以治病的草?!绷_青羽絞盡腦汁,她才三歲,說話不能太有邏輯條理,“王爺爺,王奶奶經常問媽媽哪種藥可以治老寒腿,咱們家種,以后賣給他們……”

  與西藥相比,羅記的老熟客們更加信賴傳統的中草藥。而老王夫妻不僅是八卦精,更是完美的背鍋俠,引用他倆的話,爸媽才不會起疑心。

  “那有這么容易?”果然,谷寧懶得理她,轉身繼續收拾行李。

  “哎,”羅宇生卻眼前一亮,捏捏閨女的臉頰,“我閨女這主意不錯?!?br/>
  “你就陪她瘋吧?!?br/>
  世間的中草藥有千萬種,有些的長相十分類同,一不小心拿錯隨時會出人命。

  “怕什么?以后讓青青學醫,好不好?”羅宇生哄著孩子。

  “不行,學醫太辛苦了,她受不住……”

  夫妻倆嘰嘰歪歪,開始設想女兒的未來。

  羅青羽一語不發,靜靜坐在老爹的腿上,瞪著親媽的背影陷入沉思中。老媽的脾氣她很清楚,一旦抵觸情緒積壓到某一個點便會轟聲爆發。

  到時候,誰反對都沒用。

  “媽媽,”經過一番激烈的心理斗爭,她決定坦誠相告,“我跟爸爸會病死?!?br/>
  正在收拾的谷寧動作凝住,一件衣衫從她手中滑落……

  室內,死一般的寂靜。

  谷寧獨自坐在床尾,手支額頭,呼吸沉重緩長。她正在努力冷靜,暫留一個寂寥的背影給父女倆。

  羅宇生同情地瞅她一眼,手掌一下一下地輕拍閨女的背,溫聲問:“青青,你怎么知道爸爸是病死?”不是看不到死因嗎?

  “因為是爸爸?!绷_青羽抬頭瞧著親爹,道,“別人不行?!?br/>
  哦,了解。

  羅宇生明白了,又問:“什么???”

  羅青羽搖搖頭,“治不好的病?!彼€小,不能說得太明白。

  “青青也是?”瞅著自家胖乎乎的小閨女,羅宇生心疼了。

  “嗯?!彼c點頭,“爸爸累,青青也累?!?br/>
  不愧是親生的,爺倆同累死。

  盡管坐在床尾,谷寧仍聽得一清二楚,心臟仿佛被一股力量扯住,緊緊的,導致一時缺氧說不出話來。

  自從得知女兒有那種怪異能力,她一直在避免,并且三申五令嚴禁她給家人看壽命。

  對,她就怕聽到現在這番話。

  以為自己聽不見,就能躲過命運的安排,悲劇就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結果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既然開了口,羅宇生忍不住又問了其他人的壽數,比如老丈人的,媳婦的親人等,還問了每個人的死因。

  老爸當過兵的,羅青羽謹慎地一一回答,努力讓自己像一個正常的三歲小孩。

  總之,從那天以后,谷寧再也不提后悔分到山的事。

  但是,那天晚上,羅青羽的咳嗽加重了。

  到了第二天,羅宇生和谷寧一起帶閨女進城看醫生,依舊查不出毛病。醫生只叮囑她多喝水,少吃一些亂七八糟的零食。

  看完醫生,谷寧帶著孩子先回家,羅宇生自己在城里請客吃飯。

  自從老爸來了,羅青羽重新開始晨跑、扎馬步,咳嗽的情況眼看有所好轉,一整天時間只咳一兩聲,夫婦倆稍微放心。

  日子一天天過去,爸來了,媽的假期也到了。

  晨曦初露,薄霧朦朧,一行人站在鄉間小道上送行。

  羅記不能沒有管錢的人,所以谷婉婷也要回去。

  羅天佑借口說要溫習高年級的功課,決定跟老媽、小姨一起回去。在村里玩了幾天,新鮮感早沒了,適齡伙伴又少,他快被悶死了。

  羅青羽留下,由親爹照顧。

  谷寧沒有反對,她需要真正的休息一下。

  李家外孫死了,羅宇生告訴她的。

  聽說李嬸一家愁云慘霧,谷寧心里很不好受,很內疚,一種見死不救的負罪感揮之不去。以前閨女說誰死,要過幾天他們才從客人或鄰居的口中得知消息。

  如今她親眼所見,那種感受難以言表。

  所以,她需要離閨女遠一點,讓自己徹底靜一靜。

  羅宇生正是看出這一點,才提出和閨女多留一段時間,讓娘倆暫時隔離。

  希望等他們回去的時候,她已經恢復如常。

  谷家姐妹和羅天佑跳上一名老鄉的拖拉機尾廂,聲音巨大,突突突地走了。她們要到鎮上坐公交車去省城,再從省城買火車票回西環市。

  直到看不到影子,羅宇生抱著小閨女,和老丈人慢慢地往回走,邊走邊商量接下來要做的事。

  羅青羽回頭看了一眼,目光平靜。

  哪怕她說出那番話,家人的壽命一如既往,她沒什么好擔心的,淡然面對吧。

  她沒有透露扇子的情況。

  一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二來,她不知道那把扇子到底是吉是兇。

  不能它說好就是好,萬一是陷阱呢?譬如爐鼎養成記啥的,小說界很多這種喪盡天良的題材。

  反正,她一個人死就罷了,不必把家人牽扯進來。

  這,也是她復制丹爐山的主要原因。

  若有萬一,哪怕她和扇子同歸于盡,爸媽至少還有一座藥山修心養性,健康百年。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