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144回
  中午,一間寵物醫院的電視里正在插播剛才舊街發生事故的一幕。

  “唉,天災人禍真是防不勝防?!眴T工們一邊工作,一邊看著新聞議論感嘆。

  “可不是,年年有那么多天災人禍,老天爺是不是瞎了眼睛?看到那么多人死不覺得造孽嗎?”

  “別瞎說,肯定是那家店的消防沒做好,有些三無小店特別過分……”吧啦吧啦。

  除了工作人員,店里還有兩名客人,一位是富家太太的打扮,身上金飾多得閃瞎旁人的眼;一位是衣著普通的女生,她容貌端麗,氣質清純,很耐看那種。

  還是個多愁善感的主,溫柔細長的手拿著一張紙巾不時拭擦眼角的淚水,眼眶紅紅的。

  “這小貓只是脫水,沒什么大病,你不必太擔心?!睅鸵恢恍∧特堊鐾隀z查的女醫生瞅她一眼,哭笑不得道。

  唔?女生眨著一雙紅通通的眼睛,望望醫生,又瞧瞧那只小奶貓,呵呵兩聲,“不是,我不是……”不是為它哭,而是被自己直面死亡的那種恐懼嚇哭。

  亦不算哭,內心的恐懼促使她的眼淚自主往外冒,控制不住。不過,這種事不必跟外人解釋。

  “呃,我要怎么照顧它?你們這兒有貓窩嗎?有什么可以讓我把它帶上坐長途車?”

  城里太危險,她要抓緊時間回鄉下避一避煞。

  這只貓算是她的福星貓,因為它,她才避過那場災難。在災難中受傷乃至傷亡的人是否代她受過?她覺得不是,之前把她帶到那邊的司機活得好好的。

  正是他,在事故現場碰見一臉呆愣的她,又把她叫上車。他說很奇怪的,剛才在胡同那頭仔細檢查過幾遍,發現車子沒毛病,行駛正常。

  這不,得知她要找寵物醫院,好心的司機就把她帶到這兒來了,只收這段路程的車資。

  然后,他平平安安地離開了。

  小奶貓原本活不過今晚的,被她產生喂水念頭的時候,它的壽命就變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意外發生。

  它是她的福星,當然不能丟下,至于會否反噬,等過了今晚再說。奇跡的是,玉佩居然沒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看著趴在手心里的小奶貓,羅青羽內心無力……

  中午,在寵物醫院幫小奶貓做了身體檢查,再買一只籠子和飼料,順便領養一只大貓。據說之前它患病需要花幾千塊治療,前主人不愿意,索性不要了。

  寵物醫院里的人見它可憐,幫它治好病,然后一直等待肯收養它的客人。一等等了三個月,再等幾天無人領養,他們老板就把它送到收養機構呆著了。

  羅青羽收養它并非出于好心,而是為了給小奶貓一個伴?;厝サ穆繁容^遠,她打算把兩只貓放進丹爐山,當然,必須呆在籠子里,免得禍害她的草藥。

  不必收養手續,幫它付清醫療費和三個月的伙食費,便可以直接拎走。

  反正它的前主人已經放話說不要了,寵物醫院巴不得有人把它抱走,如果它的前主人敢來鬧事,老板自有辦法處理她。

  大貓是一歲大的大橘公貓,眼神冷漠,對小奶貓冷淡歸冷淡,并不排斥,還幫它舔毛,是個好相處的。

  羅青羽拎著寵物籠,和貓糧貓罐頭離開了寵物醫院,乘計程車直接回到年哥的家。經歷過生死的人了,意識到很多時候只能聽天由命,自然看淡了許多。

  不再恐懼,不再神經兮兮,盡量小心些便是。

  回到華府苑,羅青羽把貓與籠子放進丹爐山,以免弄臟年哥的地方。她只偶爾進去瞧瞧,讓它們習慣一下里邊的環境,等回到枯木嶺再把它們放出來。

  下午,她回到了學校,還好,校長沒有訓斥她。只告訴她,其他隊員已經接受安排回戶口所在地的工作崗位,只剩她了。

  上邊給她安排的崗位,是在帝都一個藝術團里擔當舞蹈演員+宣傳人員+文藝骨干,屬于公務員,負責政府的日常文化工作以及編排舞蹈工作等。

  聽說平時很清閑,屬于她前世羨慕妒忌恨的那種崗位。如果接受,馬上去學校的就業辦辦理手續。

  老實講,拒絕這樣一份工作,她的心好痛。

  但長痛不如短痛,她在帝都玩不開,在各行業精英大佬的眼皮底下煉藥,超有危機感,何況還有南露姐弟虎視眈眈。

  前有狼,后有虎,她這小綿羊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數著日子珍惜喘氣的時間,說白了就是等待個人末日的來臨。

  “又拒絕?”見她一臉便色,老校長猜道。

  “呵呵,校長……”羅青羽既心痛無奈,又不得不忍痛割愛,“我有工作了……”造孽??!前世高不可攀的職位,今世居然要她親口說出“拒接”二字。

  嗚,心口真的好痛。

  “你考慮清楚,這份工作很多人走后門都得不到?!睂@樣的學生,老校長也無奈得很。

  勸了她好久,最終敵不過她的執拗,放行了。

  羅青羽在校園里逛了一圈,回宿舍收拾一下行李,依依不舍地徹底離開自己呆了近四年的校園。

  宿舍床位依舊保留,明年她還要回來考試呢。

  巧的是,她前腳離開,一個男生后腳追到學校,在門口詢問保安她是否回來過。

  “剛走,早到一步就碰上了?!彼氖鄽q的男保安溫暖笑說。

  他在這里工作五年了,看過不少癡男怨女的情感糾葛。唉,這些小年輕之間的緣分啊,有時候真他娘.的狗血,半點不由人。

  ???剛走?溫遠修一臉懵逼。

  他今早剛回到,第一時間去探望未來二嬸蕭老師,結果對方告訴他,她來過。

  本想給她一個驚喜,立馬一聲不吭地追到學校,看看她在不在宿舍。結果撲了個空,保安說她拖著行李離開,該不是回鄉下吧?蕭老師說她不來參加婚禮。

  想罷,顧不得驚喜了,他連忙撥打她的電話。電話通了,可對方拒接?!為什么?!

  他有些愕然,瞪著手機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遠修?”身后傳來熟悉的女聲。

  溫遠修一愣,猛然回頭一看,記憶中,那位永遠一副清冽冷淡表情的女生,眸中藏著星辰大海的女生,擁有一抹有趣靈魂的女生,正一臉泰然地看著他。

  “我,他,他說你走了?!斌E然見到想見的人,溫遠修一時間不知所措,指指保安,又指指自己,一如當年初識時的模樣。

  “我是走了,車子走到那里看見你我又讓司機返回來?!绷_青羽解釋。

  哈,原來如此。

 ?。?。: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