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204回
  對于踏入社會的中年人而言,這種幼稚的借口是不成立的。

  見對方不信,羅青羽無奈,“我家有兩只軍犬,他們每年過來看看我們有沒虐待它們,不是你想象那樣。有病去醫院,看你也不像迷信土方的人,回去吧?!?br/>
  “不是不是,”見她要走,那人急得扒住鐵網直跳腳,“好歹看一眼?或許你們能治呢?”

  “治不了?!绷_青羽深深望他一眼,說,“我媽是護士,以前村里的人感冒發燒不肯去醫院才到我家找她看。村里人說的話有夸張成分,當真你就輸了?!?br/>
  最后揮揮手,“回去吧!生命有限,分秒必爭,不要為了不切實際的傳聞浪費時間?!?br/>
  看著她逐漸遠去的背影,鄭澄的臉上一片茫然,三十多歲的大男人頹然坐在鐵網旁發呆。

  坐了一陣,他才開車下山,回到隔壁陳家村的一間叫“五喜客?!钡霓r家樂。據說本客棧由四位年輕人聯合打造,其中一位老板是已婚人士,來自廣城。

  這不,原本客棧叫四喜的,但四字不吉利。正巧那位廣城人帶著妻子來,便叫“五喜?!?br/>
  此客棧的規模與衛生是本地最好的,建有五層,一樓大堂是餐廳,并且在門口圍出一個庭院,搭起木棚頂,不少客人更喜歡與親朋好友坐在庭院閑坐聊天。

  鄭澄求藥期間,便是住在這里。

  “怎樣???鄭先生,有沒拿到藥?”看見他回來,一名在前臺收銀的大姐關心地問,“現在客人少,過來喝杯茶?!?br/>
  能在這種店當收銀的,或多或少跟老板有點親戚關系,客人少的時候敢堂而皇之地偷懶,和熟客聊聊天。

  鄭澄沮喪地坐下,接過對方倒的茶喝了一大口,才失望地問:“原來那位藥姑以前當護士的?”

  “不清楚,聽老一輩說她在醫院工作,給的藥特別有效。我以前肚子痛,她扯一把藥草讓我回家煎兩次,喝了就好?!贝蠼阈σ饕鞯卣f,“還有我們老板前陣子胃不行,去醫院看不好,直接到她那兒吃了兩顆藥也沒事了?!?br/>
  “都是小毛病?!编嵆螣o奈一笑,小毛病,不吃藥也能痊愈。

  看來自己急暈頭了,居然聽信下屬妻子的話跑到這么個旮旯地方來。

  藥姑山,是他一名下屬的妻子說的,她是從大谷莊嫁出去的女兒。

  她說山里有位藥姑,大谷莊的鄉民平時生病都找她治,一副藥喝下去準好。有些得了肝病的人去她家拿些草藥回去熬水喝,頂多三個療程便能恢復正常。

  這些年,不知多少年輕人因此恢復健康,得以重返工作崗位或者與心愛的人喜結連理。

  說實話,他從來不覺得土方能治病,那肯定是無知鄉民或者窮人被土醫騙了。直到他那位剛滿七十的父親患了肝癌晚期時,他的理智與冷靜轟然崩塌。

  手術做過了,沒用,反而更加痛苦不堪。醫生建議保守治療,打點白蛋白吃些止痛藥什么的,盡量讓老人舒服些。

  談何容易??!不出幾天,連止痛藥都無法減輕老人的痛苦。甚至老人趁夜里悄悄上樓頂,打算跳樓解決痛苦,幸虧守床的他夠警醒,救回老父親。

  可救回來又怎樣?天天看老人受折磨,做兒女的心里難受??!

  不管真假,他勸父親再忍忍,說自己已經找到神醫的家,他去拿藥回來救他。

  聽說藥姑是一名五六十歲的婦人,那位姑娘大概是對方的女兒吧?活在現代的年輕人一般都比較理智冷靜,俗稱冷漠。

  他明白她的顧慮,現在這個年代,人們的生活越來越富有,心卻越來越貧瘠。

  比如在馬路邊看到老人摔倒,敢扶嗎?扶之前要考慮自己有多少身家,否則救人一時爽,全家火葬場,做好人的后果往往超出自己的承受之重。

  他也知道自己是病急亂投醫,沒辦法,但凡有一絲希望,為人子女的哪里忍心看著親人受病魔的折騰……

  “哎,小伙子,你要到藥姑山取藥?”正當他打退堂鼓時,坐在邊上的一桌人里,有位五十多歲的婦人扯著大嗓門,帶點幸災樂禍的神情嚷嚷,“你上當了!

  她哪有這本事?多半是吹出來的!你見過人家閨女沒?那可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城里小姐,在城里呆不下去躲回山里擺千金小姐的架子給鄉下人看的。

  你是城里人吧?怎么那么笨呢?你想想,如果她們真有本事早被人請到帝都當御醫了!會躲在鄉下給咱們這些泥腿子看???做夢哦!”

  婦人一邊說一邊不停地翻白眼,滿臉的嘲諷。

  “彩鳳啊,你是記恨谷寧罵你的仇吧?”與她同桌的一位婦人取笑道。

  “哈哈哈,就是,這么小心眼,萬一人家的藥真能治好病,你把人哄走了就是造孽!”

  “我哪有這么小氣?這話是她和她男人親口說的!當時不止我一個人聽到?!崩畈束P拼命解釋,試圖表明自己說這番話絕對出于好心。

  她在這邊嘰歪,坐在另一邊的一桌人往她們這邊瞅了幾眼,“喂,胖子,你們店允許村民隨便入座聊天?”

  坐在旁邊的陳功一臉無奈,“誒,你不懂,鄉里鄉親的,總不能攆她們走,況且那張桌專門留給長輩們有空過來閑聊的?!?br/>
  靠近路邊,旁邊是個長方形的花槽,客人不喜歡坐那邊,故而留給鄉親們閑坐。

  其實他不想留,但只要五喜客棧的門口擺出桌椅,就有同村的人圖新鮮進來坐坐。另外兩名拍檔的父母覺得做生意靠的是人氣,又是同村的人,不好攆客。

  于是,這個習慣延續到今天。

  有時候是幾位老漢,坐一起聊聊目前的國家形勢;有時候是一群婦女,聊聊哪家的八卦和未婚嫁的兒女。

  李彩鳳可以說是???,只要看到一位同村人在,立馬往上湊,不管對方愿不愿意。她最近常常提起大谷莊的藥姑傳聞,一句夸贊都沒有,全是貶損之言。

  今天正巧,碰到谷妮和楊雨嫣過來吃飯。聽到李彩鳳的一席話深感氣憤,可一想到某人說過不許對外宣傳她有藥的話,只能把氣咽下。

  “妮妮,去把那位鄭先生叫來?!睏钣赕滔肓讼?,吩咐谷妮。

  谷妮一愣,提醒她,“雨嫣,別忘了阿青說過的話?!?br/>
  “我沒忘,去吧?!?br/>
  作為下屬,谷妮只好前去叫人。

  “你想做什么?阿青叮囑過不許告訴外人?!标惞t疑地看她一眼,“得罪能治病的人,你不怕吃虧?”

 ?。?。: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