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257回
  有些男人賺了些錢就以為能俯視女人,女人看他一眼就是在覬覦他的錢。

  沒有例外,如果有,說明女人的套路比他深。瞅這陳家杰一臉鄙夷一路吐槽,明顯就是這類人,沒跑了。

  這種人很努力賺錢,特別看不慣女生為了打扮而買買買,化妝品不貴不買,衣服不是名牌不要。在他們眼里,愛美等于貪圖享樂,追求物質,絕非良配。

  像羅青羽這種在家啃老的漂亮女生,金玉在外敗絮其中,她若肯嫁,八成看上男人的錢。哪個男人娶了她,八成守不住,分分鐘頭上一點綠。

  有陳家杰這么耿直的朋友,相信陳功一定能找到賢惠懂事的女孩為妻,她就不摻和了,所以大談特談高價的化妝品,戳中陳家杰的嗨點。

  這不叫抹黑自己的名聲,而是表露自己的生活環境與態度。她愛物質,愛帥哥,愛享受生活,過不了賢妻良母那種操心日子。

  看不慣她的人,有一百種抹黑她的手段,用不著她自黑。

  想讓別人看得慣自己,很容易,做別人眼里的賢惠女人就行。要一輩子哦,但凡有一點做得不好,立即人設翻車,萬劫不復。

  辣么痛苦的事,她就不做了。

  “你也住在山里?方便帶我們參觀一下嗎?”聊熟了,吳云霞忍不住問。

  “不行,”羅青羽委婉拒絕,“我家收養了很多殘疾的狗,它們脾氣暴躁,陌生人的氣息容易讓它們發狂,到時我很難安撫?!?br/>
  “你養那么多狗,拿什么養?你又不工作?!标惣医苁莻€耿直人,忍不住又諷刺一句,“找爸媽要?”

  “關你什么事?又不花你的錢?!绷_青羽忍不住了,“我爸媽供得起,你不服???不服憋著行不行?你陰陽怪氣酸溜溜的,是在羨慕我嗎?”

  “陳家杰,你吃錯藥了?人家沒得罪你吧?”谷展鵬臉色微慍。

  “哎哎,大家心平氣和,別動氣?!币琅f是五喜客棧其中一位老板出聲安撫,“大家就當他吃錯藥吧!他常常這樣得罪人,我們平時連店門都不敢讓他看?!?br/>
  陳家杰不服氣,正要出聲反駁,被另一位伙伴狠扯一把,只好賭氣別開臉,來一個眼不見為凈。

  “吃錯藥就回去躺著,自己不行,就以為別人也不行。這不叫吃錯藥,叫坐井觀天,膚淺可笑?!边@次輪到羅青羽不依不饒,輕蔑冷笑。

  “你誰不行?”幼稚的男人最恨女人說他不行,陳家杰氣得滿臉通紅,額頭青筋暴突,表情超兇的指著她,“別以為我不打女人,有種你再說一遍!”

  呵呵,有種?羅青羽笑了,抹抹自己光滑的額頭。

  “先撩者賤,是男人你就閉嘴!不然給我滾!”

  谷展鵬這回真生氣了,他好端端的和朋友出來游河,陳家村的人不但硬貼上來,還處處刁難自己村的女生,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站在兩船之間瞪著對方。

  誰知身后一只手拍在他肩上,像把鉗子似的將他往身后輕輕一拽(提),被擋在他身后的女生已然站在前頭,而且他手中撐船的竹篙也被她拿走了。

  他:“……”

  只見羅青羽泰然自若地沖陳家村的人微微一笑,和顏悅色地向吳云霞伸手:

  “阿霞,你那邊人太多,過來這邊坐?!?br/>
  她的笑容極親和極具說服力,令人不知不覺地聽從,等吳云霞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經穩妥地坐到另一艘船上,不禁一臉茫然。

  而羅青羽蹲在船頭,右手拿著竹篙在水里漂浮著。

  “哎哎,你想干什么?!”五喜另外的兩名老板見她神色不對,略慌,忙蹲身扶著船沿。要知道,女人瘋起來連孔圣人都怕,“阿青,大家有話好好說……”

  “有種你打過來!”陳家杰倒硬氣,站得穩穩的,挺起胸膛一臉譏諷地冷笑。

  “你聽清楚了,”羅青羽笑看陳家杰一眼,一字一句高聲道,“我說你——不——行!”

  說話間,她單手快速舉起竹篙在他那艘船的前方稍微用力一拍水面,啪的一聲巨響,原本平靜的水面激起巨大的浪花撒向兩艘船。

  “啊——”

  她驟然發難,船上的男女不約而同地驚呼。小船正面承受河水掀起的波瀾,搖搖晃晃,眾人本能地掩臉往后躲,接著聽到卟嗵一聲,接著是嘩啦啦的水聲——

  “救命??!咕嚕我……我不會游泳!”有人落水了,嚇得在水里連聲呼救。

  木錯,此人正是傲然站立的陳家杰。人一落水,方才的傲氣蕩然無存。

  羅青羽仍保持蹲著的姿勢,穩穩的,一手握著竹篙在水里浮蕩,一臉有趣地看著落水之人,挑眉道:

  “看吧,我就說你不行嘛,偏不信?!?br/>
  非要自取其辱,犯賤。

  連一片水花都受不住,還想跟她打架,也不看看自己那身排骨穩不穩固,是否骨質疏松。四肢不發達,頭腦也簡單,嘴巴還敢那么賤,活該。

  跌坐在船上的谷展鵬:“……”

  安全扶著船沿的吳云霞和其他人:“……”

  還好,兩艘船上就陳家杰和吳云霞不會游泳。姓陳的很快就被救上來了,嚇個半死,喝了幾口水,性命無礙,但精神損失巨大。

  “我、我要告你!”他一回過氣,馬上理智崩潰指著羅青羽吼道。

  哈哈,這句話更好笑。

  羅青羽笑道:“好啊,告吧,我等著。展鵬,他們沒事,要不我們回去吧?!?br/>
  該看的看了,該玩的玩了,該回家了。

  “好?!惫日郭i叮囑五喜客棧的人,“別賭氣了,一起走吧?!泵獾么巳锹闊?。

  五喜客棧的人當然同意,一個安撫好友,一個和男游客撐船返回。他們不是不講義氣,對手是個美女,是自己兄弟嘴賤挑釁在先,況且她打的是水不是人。

  關鍵是,這里是大谷莊,不是陳家村。勢單力薄,識趣點,等回去再說。

  “你等著,我一定告你!”傷透自尊的某人仍在叫囂。

  羅青羽若無其事地掏掏耳朵,很仁慈地忽略這股手下敗將發出的噪音。她沒有痛打落水狗的習慣,畢竟在谷展鵬的地頭,真把人氣出毛病他會惹官司。

  吳云霞坐在船尾聽了,不時偷笑兩下,拿起木槳配合谷展鵬用力劃船。

  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那竹篙本身有點重,一位女生竟然單手提起,還打出那么大一片浪花,力氣之大可想而知。

  人啊,還是要多出去走一走逛一逛,長長見識。免得養成盲目自大的習慣被當眾打臉,超難堪。

  搜狗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