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287回
  他們是在群里談的,被谷妮看到了。

  “摘荷花?”她發來一個鄙視的表情,“唉,你們這些城里來的大小姐真是少見多怪,我正好明天休息,想去看看人家做的蠶絲被,你要不要去?”

  “蠶絲被?”羅青羽瞬間來了興趣,“必須去??!在哪兒?遠不遠?”

  荷花不會跑,等回來的時候再摘。蠶絲被保暖且輕,蓋著舒適。如果是真貨,她要買幾床放在家里,再買幾床放在別墅。

  待她親身體驗過,再給干媽她們買幾床……哈哈,想得有點遠,還沒看到真品呢。

  “北頭村,不算遠,從燕子嶺往北走大概15公里。小三輪去不了,開你家那豪車去?”谷妮慫恿她,那車超舒服的。

  “不行,我哥在用?!?br/>
  “那你只能坐我的摩托車了?!弊涣撕儡?,谷妮不太得勁了。

  于是,第二天清晨,農伯年把羅小妹送到燕子嶺的辦公樓門口才離開。目送年哥的車離開,羅青羽轉身上臺階,她昨晚畫的制香工具圖樣要給谷展鵬一份。

  谷妮要到九點鐘才到這里與她碰面,那妞說難得休息要睡懶覺,七點太早,起不來。但谷展鵬要早起,因為七點半要開一個村會議,九點要進城見客戶。

  “阿青,剛才送你來的那位是誰呀?你男朋友?”谷展鵬的表妹,阿彩姑娘八卦道。

  她是辦公樓助理,亦稱后勤部長,包括前臺事務,比如搞衛生之類。剛才掃地掃到門口,恰好看到羅青羽下車的那一幕。

  “我哥?!绷_青羽笑言。

  她掃一眼會客區,來了好幾個年輕人,其中有幾張熟面孔。她無意搭訕,沖他們隨意打個招呼,“這么早???”

  “是呀,”陳功一貫靦腆地推推眼鏡,笑道,“你也來開會?”

  他們比她先到半步,等人到齊了再上樓。

  “不,我有事找谷展鵬?!彼龑h不感興趣,轉臉問阿彩姑娘,“他在嗎?”

  “在,他六點就起床了,在辦公室?!?br/>
  羅青羽聽罷,沖陳功等人揚揚手,徑自上樓。等她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坐在陳功旁邊的陳家杰一臉嘲諷的笑。

  “嗤,我哥?!彼7轮_青羽的表情,陰陽怪氣道,“下次有機會,讓人問問她到底有多少有錢的哥……”

  陳功嫌棄地嘖一聲,斜望他,橫眉冷對。

  “你不用這么看我?!标惣医芎咭宦?,翹起二郎腿歪向一邊,“別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br/>
  父母的朋友介紹的,已經談了半個月,家人很看好。至于他本人的意愿,重要嗎?他那么胖,那么宅,不經人介紹,他就算有錢也娶不到媳婦!

  何況他收入屬于中等水平,要不是父母在城里有一套房,人家姑娘還不樂意跟他談呢,哪有他嫌棄的份?

  好友的話,使陳功默默低頭看著手機,無聲嘆息。

  ……

  羅青羽不曉得樓下人的各種心思,她來到谷展鵬擺設簡單的辦公室,將工具的圖樣拿出來分析一番。

  “你要做香薰?”谷展鵬略訝。

  “是呀,反正沒事干?!?br/>
  這是對外的官方說法,其實她很多活要干,偶爾做一些簡單又有趣的玩意,可以放松神經。

  谷展鵬聽罷,猶豫片刻,“額,能不能做一些有助睡眠的香?能夠讓人心神寧靜那種?!?br/>
  羅青羽訝然,輕挑眉,“怎么,你失眠?”

  “不是我,是我弟……”

  眾所周知,谷展鵬有一個低能兒弟弟,一直在家里呈放養狀態。他并非天生低能,是小時候一次發燒來不及醫治才變成這樣。

  平時很乖巧,除了智力低下,不像真正的小朋友那般調皮。父母一直很疼他,懷著愧疚的心對他諸般愛護。

  可是,再怎么愧疚,也不能耽誤大兒子的婚事,難得有個漂亮女孩不嫌棄他的身世。錢云翠的父母陰晦地表示,讓谷家父母把弟弟送到康復機構治療。

  反正谷展鵬現在有些錢了,越早治療,康復的希望便多一分。正好,錢家有認識的醫生幫他們介紹一間康復中心,并在附近幫他們租了一間房子。

  谷展鵬的父親和爺爺在家幫他看養殖場,母親和奶奶進城陪弟弟治療,照顧他的日常生活。

  驟然換了一個環境,谷弟弟特別不習慣,整天蔫蔫地望著窗外的天空。晚上認床,睡不著,不管兩位長輩怎么哄,他都是睜眼到天明。

  治療完全不見效果,三個人整整瘦了好幾圈。

  谷展鵬想讓她們回來,父親卻不許,說小兒子需要一些時間適應環境。不僅如此,錢家父母還很熱心地幫他母親在超市找了一份工作,幫她們早日適應。

  谷展鵬謝絕錢家的好意,咬咬牙,直接在城里買了一套房子給母親和奶奶三人住,定期匯生活費過去。

  在城里安了家,他和父親、爺爺經常去陪玩,弟弟總算開心了些,但晚上還是不肯睡覺。

  “大妮從雨嫣那里拿了一顆花青素給我,讓他泡澡晚上好睡覺?!睂擂蔚氖?,弟弟怕水,這么多年來,都是家人幫他擦的身子。

  羅青羽:“……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我是做來玩的,只能盡量?!?br/>
  她不敢把話說得太滿,至于幫他弟弟恢復神智什么的,暫時不考慮。等年哥他們把藥研制出來,讓谷展鵬的弟弟來試藥便名正言順了。

  “沒事,我就隨口問問?!惫日郭i很上道地說。

  他開會的時間到了,讓羅青羽在辦公室坐等谷妮,自己去了會議室。

  今天這個會議有點特殊,附近幾個村的中青年都來了。原因是響應政府的號召,為家鄉的經濟發展作貢獻。

  因有鄉鎮領導偷偷進村視察過,發現村里有大量中青年賦閑在家,生活頹廢,不像話!大谷莊脫貧了,但年輕一代不愛干活,得過且過,在家混吃等死。

  生活富裕了,精神文明建設沒跟上??!

  忙的忙死,比如谷展鵬;閑的人在家發霉,浪費光陰,那怎么行?

  于是,鄉鎮召集各村的骨干們開了幾次會議,鼓勵大家把村里的中青年勞力組織起來。積極參與勞動,加強精神文明建設,消滅貧困與一切犯罪隱患。

  便有了今天這次會議。

  羅青羽在等谷妮的過程中,一時無聊,站到窗邊看看遠處的風景,無意間聽到隔壁的會議室傳來一把男聲:

  “阿青不是來了嗎?她怎么不開會?她不是你們大谷莊的人???”

  她:“……”

  如果沒聽錯的話,此人便是那天被她一竹篙嚇得掉河里的年輕人。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