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388回
  | | |  -> ->  馮萊的問題難倒她了,不管是否有錢人,很多男性極愛護自己在親人面前的高大形象。

  “他們不跟我談這些問題,”羅青羽想了想,“只經常提醒我,不要輕易被一杯奶茶、一份昂貴的禮物所感動……”

  這些招數,她上輩子吃得很香,比如婚前,前夫在她生理期時端上一碗紅糖水;還有生病時,他在大半夜跑到大街上幫她買藥的那份心思。

  婚后,她再也沒享受過那種待遇。

  現在想想,外賣小哥也能給她這種春天般的溫暖,瞎感動什么呀……啊,岔遠了。

  “不管是不是有錢人,你要有自己的底線?!绷_青羽勸道,“你不是物質的人,否則不會被前男友哄走幾十萬。人心叵測,有錢人的素質不一定比窮人高?!?br/>
  如果馮萊同意了,對方試完覺得不合適,不同意交往。第二個又試,不合適,繼續下一個……那她成什么人了?

  情投意合的同居,她不反對,但極其反感那種沒有原則的遷就。為了討喜歡的人的歡心,不惜突破自己的底線一次又一次。

  無論男女,那種人一般都沒有好結果。

  “有錢人的圈子很大,也可以很小,一傳十十傳百,人人都認識你。到時候別說嫁入豪門,你連做人都困難,我勸你別冒險?!?br/>
  “嗯嗯,我也這么想的?!瘪T萊點點頭,心虛地自己到廚房倒杯水喝。

  為嘛心虛?因為她當時猶豫了。

  有錢人她不是沒見過,可那些都是別人家的。相親時,那兩個男人表現出來的氣度頗合她的眼緣,略心動,否則今天不會過來問羅青羽這個情場菜鳥。

  可羅青羽說的對,有錢人的生活圈子很小,小到幾乎每個人都相互認識。她渴望金錢,渴望嫁有錢人,但不敢用這種隨時會身敗名裂的方式。

  馮萊微喟,端著水杯回到庭院,看著羅姑娘終于恢復正常姿態,站在一棵柏樹下活動筋骨。

  “青羽,你覺得阿姚這人怎么樣?”她忽然問。

  唔?正在做上身運動的羅青羽微怔,旋即繼續彎腰轉脖子,說:“你說姚蓮娜?挺好?!蓖κ拦实囊粋€女孩,在人際交往中面面俱到,又能不讓自己吃虧。

  “一個缺點都沒有?”馮萊不信。

  “我跟她相處時間不多,哪看得清楚?!绷_青羽不以為然道,“再說了,誰沒有缺點?”

  馮萊撇撇嘴角,悻悻地坐回凳子上,“我總覺得,她是故意介紹那些人給我……”然后等著看她笑話。

  “瞧,這就是我不愿給你做媒的原因,一旦不如意就把責任往別人身上推?!绷_青羽直言道。

  “你還年輕,不懂人心險惡?!瘪T萊略煩躁,因為拿不出證據。

  “誰不知道人心險惡?關鍵看你肯不肯配合?!绷_青羽直言不諱,“你堅持自己的底線不就萬事大吉了嗎?你敢說接近我不是抱著接近有錢人的心思?”

  “……”

  呼,深呼吸,冷靜;深呼吸,冷靜。馮萊微閉雙眼,努力氣沉丹田不生氣。

  “你這種說話方式會沒朋友的?!闭鎸嵉媒腥穗y受。

  “忠言逆耳?!绷_青羽并不在乎,“況且,你丟了五十萬和一個渣男不到一個月就已經放下,另覓良人,可見抗壓能力不錯?!?br/>
  不會被她的逆耳之言給打倒。

  “去相親不代表我不傷心,恰恰相反,我相親是為了減輕內心的痛苦,難道不行嗎?”馮萊顯得有些激動,“非要表現出死去活來的樣子才證明我在乎?”

  “所以我說你抗壓能力不錯,又沒說你薄情寡義,激動什么呀?”羅青羽做著運動,不緊不慢地安慰她,“正視內心所求,堅守道德底線,還怕什么用心險惡?”

  朗朗乾坤,昭昭日月,身正不怕影子斜。

  “……”

  馮萊陷入一陣詭異的靜默,羅青羽沒理她,繼續做自己的。

  良久,馮萊忍不住開聲懇求,“哎,時間還早,不如出去喝幾杯?保證十一點前回來?!?br/>
  “不去?!?br/>
  喝醉了,又要她扛“尸”回來,神煩。

  “去吧,我保證這次不醉?!?br/>
  “我年紀小,你這樣慫恿我去那種地方真的好嗎?萬一我喝醉了遇到危險,你能幫我扛還是幫我擋?”

  “你酒量那么好,怎么可能醉?”她若醉了,有危險的是別人,“去吧去吧……”

  正在懇求,院門被推開,丁寒娜雙手舉著兩大份夜宵跳進來:

  “嗨,我回來了!炸雞和燒酒,開心吧?”

  “……”

  這姑娘啥都好,就是受韓流影響的反應有些姍姍來遲。

  不管怎樣,有得吃,大家挺高興的。

  “???你相親又黃了?沒關系,反正你的姻緣還沒到,繼續努力?!?br/>
  哈哈,羅青羽忍不住笑出聲來。

  馮萊:“……”

  “你別笑,你紅鸞星動,明年桃花盛開,要抓緊啊?!彪m然看不見她的命運,小小變動還是看得見的。

  “咦?青羽有男朋友了?誰呀?”馮萊來興趣了。

  “你聽她瞎說?!绷_青羽不信,“我長得如花似玉,年年桃花泛濫成災,用得著她算?”

  雖然小伙伴實力超群,可和前世一樣,她對桃花運一說始終嗤之以鼻,不信。

  “不管你信不信,將來你結婚一定要找我做伴娘?!倍『群苡邪盐盏卣f,再看看馮萊,“你不用急,該是你的一定會來。不像我,我的姻緣是未知數?!?br/>
  算命的人恐有五弊三缺的命數,她不知是哪樣。

  “找你爺爺問問?”小伙伴看不到自己的命數,羅青羽便建議說。

  “問過,爺爺不說?!倍『扔魫灥卣f。

  她對自己的命運很感興趣,可惜看不到自己的。

  “那你能不能算出青羽的另一半是誰?”馮萊興致勃勃地問。

  “肯定不能,一個人的命數隨時會變的。就比如你,”丁寒娜盯著她的臉凝神看了看,“馮萊,你要堅守本心,不要行差踏錯,否則沒人能幫你?!?br/>
  否則下場不太好,這種字眼她說不出口,反正大家曉得這個意思就好。

  “聽聽,我說的沒錯吧?”羅青羽啃著自己最愛吃的雞翅。

  “說什么?”丁寒娜好奇。

  “說她相親的事……”吧啦吧啦。

  馮萊在旁邊心不在焉地聽著,偶爾敷衍地笑一笑。手里的燒雞食不知味,唯獨杯中物辣著喉嚨,一直延伸到四肢百骸……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