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408回
  最吵的那個人消停了,閑雜人等識趣離開,離開之前有人好奇地問:“蓉蓉怎么了?”為什么一動不動?像中了東南亞的邪術。

  “葵花點穴手吧?”會打太極的妹子猜測。

  “什么叫葵花手?”老外一臉茫然。

  “家傳秘學,外人不懂?!边@很難解釋,妹子繼續忽悠大法,推搡著大家離開。

  很快,船尾恢復安靜,溫遠修倒是很淡定,“我先抱她回房?!币悦鈨鲋?。

  從發現羅青羽會武功那天起,不管她還藏著什么本領,他一概不以為奇。就比如他自己,很能打架,卻沒幾個人知道,習慣深藏不露。

  “不用,讓她聽?!绷_青羽阻止他,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溫詩蓉的頭上。

  溫詩蓉內心尖叫:她不要——!

  “不用了?!毕衤牭剿男穆?,溫遠修忙解開自己的外套。

  對,不用她的,讓她趕緊把自己放了,溫詩蓉氣哼哼地想。

  ……

  片刻之后,在溫詩蓉憤怒的瞪視之下,溫、羅二人縮在他的長外套里,蓋著頭,面對溫家妹妹,兩人蹲在船沿的欄桿旁竊竊私語。

  “我這次來,主要跟你說件事?!背盟南聼o人,羅青羽盡情忽悠,“可能日有所思吧,別誤會,我思你的曲,來見你之前做了一個夢……”

  于是,把溫遠修的真實未來改頭換面說了一遍,大意跟年哥講的差不多。

  末了,她補充說:“孝順父母、尊敬父母是應該的,可你的終身大事不能由他們作主……”

  “嗯——”

  溫詩蓉聽到這里,十分的氣憤,努力發出一個音表示抗議。呵呵,不聽父母的,難道由她作主?臉真大。

  “你應該找一位真心喜歡的人,不能將就!你不擅長處理情感糾紛,將來婚姻出了問題會很被動!”羅青羽頓了下,瞅一眼聽得正專注的男生,“你覺得呢?”

  溫遠修一直安靜聽著,看她的眼神洋溢一絲淺笑,甜甜的,用力點點頭,“嗯,我也這么認為?!?br/>
  羅青羽:“……我除外,你不要找我,我們是不可能的?!?br/>
  一旁的溫詩蓉聽得翻白眼,哼,裝蒜。

  “為什么?”溫遠修不解,欲趁機表白,“或許我們……”應該試試。

  “沒有或許,”羅青羽無情地打斷他的話,“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了,以前一直不敢說。其實,在我第一眼看見伯母的時候,當天晚上也做了一個夢……”

  夢見她和他結婚了,婆婆不喜歡,經常找她的茬,他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最后,他終于忍不住沖母親發脾氣,然后婆婆病倒,舊病復發,最后去世了。

  溫詩蓉:……啊呸呸,你才去世呢!好,以后找伯娘告狀去,就說姓羅的詛咒她。

  “后來你恨我,特別恨?!痹跍剡h修疑惑的目光注視下,羅青羽十分淡定與認真的編著,“那個夢太可怕,超出我的承受能力。所以,我們只能做朋友?!?br/>
  “那只是夢……”溫遠修不甘心,試圖在她臉上找出開玩笑的破綻。

  “萬一成真了呢?”羅青羽并不回避他的目光,“我不想過那種天天討好婆婆、謹小慎微的生活,老婆和老媽只能選一個,我替你選了老媽,不為難你?!?br/>
  哧,溫遠修啼笑皆非,剛有點傷感又被她逗笑了。

  “不用考慮了,”羅青羽離開外套,起身沖他一笑,“我明天就走,說不定下回見面是兩個人一起來?!?br/>
  畢竟小娜娜算命很準,說她明年有桃花……看來不是眼前這朵。

  溫家人有些難纏,若是談婚論嫁,他做不到遠離父母。因為他是獨子,溫媽媽最緊張他,肯定時時來小家探望,發生矛盾的機率特別高。

  他人品好,可她的脾性不適合他。

  “明天就走?”溫遠修愕然起身,“這么快?”

  “就快過年了,我要繼續一個人的旅行,像去年那樣?!绷_青羽深深地看他一眼,“讓你費心思為我編曲,辛苦了。曲子很好聽,我真的超——級喜歡?!?br/>
  他居然為她編曲,深感榮幸。無以為報,上前給他一個離別的擁抱。

  “謝謝?!彼p聲說著。

  該說的話交代完了,羅青羽放開溫遠修,轉身在溫詩蓉身上拎起自己的外套,再伸手在她的脖子和后背點了幾下。

  僵立太久,穴道解開,溫詩蓉四肢一軟,跌在堂哥溫遠修的懷里??粗_青羽消失在門口的身影,一個稍微失神,一個咬牙切齒,聲音嘶?。?br/>
  “哥,你別上當,這叫欲擒故縱,女生慣用的套路,她在吊著你!”大家都是女人,別以為她看不穿那點心思。

  “我樂意?!?br/>
  溫遠修面無表情,一個公主抱將她抱回到房間。

  包若蘭和她同住,此刻正對窗垂淚,驟見溫家兄妹進來,十分尷尬地別過臉擦淚,一邊起身關心:“蓉蓉怎么了?沒事吧?”

  “沒事才怪!”溫詩蓉恨恨道,“我要告她蓄意傷害!”

  別以為會幾招邪術就了不起,當現代的法律擺來看嗎?

  “算了,蓉蓉,別把事情鬧大?!卑籼m偷瞄溫遠修一眼,勸道。

  溫遠修不理她們,把人放回床上就離開了,一句話都不說。告?從出生至今,她從來沒干成過一件事。

  包若蘭見他對自己漠不關心,連一聲禮貌的問候都沒有,深感憋屈,氣惱交加。

  等看不到人影,溫詩蓉興奮地告訴她,“若蘭,你的機會來了……”嘻嘻。

  那狐貍精走了,接下來的行程,她有大把時間培養感情。

  ……

  第二天清早七點多,羅青羽背著行囊上了渺無人煙的岸邊,回頭沖大家揮揮手,轉身沿著一條小路開始自己的徒步旅行。

  溫遠修送她上岸,跟了一段路,看到有農人路過才停下看她離開。

  “為什么她選擇在這里走?為什么不許我們跟?還有……”外國友人指著隔壁船的安東他們,“你們是一個團隊,為什么你們不走?”

  讓女神獨自出發,何其殘忍?!

  安東:“……”

  他倒想跟,人家肯讓他跟才行啊。

  “她喜歡一個人旅行?!备呗战忉?,“放心,她學過功夫,一般人接近不了她?!?br/>
  “功夫?!”女神威武!三位外國友人瞬間沸騰,紛紛爭先上岸,“等等,我們也去!”

  溫遠修聽見動靜,默默轉身,踩著踏板回到船上,隨手收起。

  “嘿,溫,把板放下!”

  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輕人在打鬧時,船開了。羅青羽回頭,悄悄來到岸邊遠遠站著。人世間的緣分,冥冥中早已注定。哪怕她是重生的,許多事也難以改變。

  希望他這輩子能夠過得幸福,這是她唯一能為他做的事了。

 ?。?。: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