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414回
  /

  這次下車是臨時起意,她查了酒店在哪里,沒有預訂房間。本來覺得,如果這么巧沒房間了,在大堂坐一晚也不錯。

  壞就壞在,她沒想到會下雨,被淋成落湯雞。而且,她極可能真的沒有房間。聽前臺的姑娘說,今天有兩個旅游團和一個商團過來,房間幾乎開滿了。

  現在還剩三間房,兩間是豪華套房,里邊有一張雙人床和小孩床;另一間是總統套房,這個不用說,肯定比前者大,且有三間臥室,書房什么的齊全。

  問題是,早到的客人要求等等。他們家一共有9個人,分兩批到酒店。一對夫婦帶著倆小孩先到,拿不定主意住哪間好,要等付款的那批人過來商量。

  “我這副模樣等不了?!迸艿貌患坝昕?,渾身濕透的羅青羽接過服務生遞來的干毛巾擦著,“要么給我一間豪華的?!?br/>
  想著對方人多,總統套房什么的她就不跟他們搶了。

  “不是,”男客人不好意思地向她解釋,“我們還沒有決定住哪間,又打不通電話……麻煩你再等等,他們很快就到了?!?br/>
  之前跟遲來的那批溝通過一次電話,對方讓等他們到齊了再一起商量,說現在這個時間不會有別的客人搶房。

  之后一直不接電話,不知為什么。

  “不好意思,我衣服濕透了,恐怕等不了,要么我開總統套房?”羅青羽瞧瞧男人,瞧瞧前臺的姑娘。

  面對美女的話,男的囧然,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復。

  女客人見狀,一臉不耐煩:

  “我老公是讓你等等,沒看到我們都在等嗎?孩子睡沙發了,你一個成年人急什么?凡事先來后到?!倍蟮吐曕止?,“還總統套房,知道多少錢一晚嗎?”

  瞧瞧她那一身行頭,臟兮兮的,頭頂一大包裹跑進來,手里還掛著一塑料袋桔子,這種人舍得住總統套房?住得起嗎她?

  羅青羽:“……”

  真沒想到,旅行即將結束,唯一不做攻略的一次就讓她碰到極品,這運氣忒好,改天買彩票碰碰運氣。

  懶得廢話,把身份證遞給前臺,“總統套房?!?br/>
  “哎,你這人怎么這樣?”女人氣憤的瞪著她,見她不理自己,便伸手指著那位前臺姑娘,厲色喝道,“我們先到有優先權!你敢開給她我馬上投訴你!”

  現在已經凌晨三點,空曠安靜的大堂就他們幾個,女人刺耳的聲音在大堂回蕩。

  女前臺耐心跟她講道理:眼前這位女客人全身濕透,現在是冬天,隨著可能著涼,哪能再等?早到是有優先權,可他們放棄了呀!他們無權讓別人等。

  況且,他們自己等了大半個小時,誰知道還要等多久?

  旁邊的男前臺也過來幫腔,態度禮貌:

  “對不起,女士,你們排的是我這邊的隊伍。這位客人排我同事那邊的隊,也有優先權?!?br/>
  “我不管!反正我們最早到!不許開!聽到沒有?你叫什么名字?叫你們經理來!我告訴你們,我家可是認識你們市領導的……”

  羅青羽:“……”難怪這么囂張。

  唉,好像又惹麻煩了。

  趁她撒潑的工夫,前臺姑娘一心二用開好房間,把房卡和證件遞還給羅青羽的同時歉意一笑。讓站在一旁的行李生幫她拿行李,兩人徑自往電梯方向走。

  看到羅青羽真的開走那間房,男人惱了,他不好找她麻煩,便拍桌要求前臺的兩人給他一個說法。

  不管前臺兩位職員如何安撫,夫婦倆不聽不聽就是不聽。

  女人甚至氣得要發瘋,若非距離太遠,她的手幾乎打到女前臺的身上。

  “豈有此理!我要見你們經理!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覺得我們付不起錢是不是?就你們這種服務態度,還五星級?一星都不給你!把你們老板叫出來……”

  至于老板有沒出來,羅青羽不知道,也不關心??紤]到入住時間太晚,不愿匆忙趕路的她為安全起見訂了兩天的房。

  可她一進房就后悔了,因為房間樓層高,隔音,聽不到雷聲,卻能透過窗戶看見電光一閃一閃的。拉上厚重的窗簾又覺得悶,透不過氣,總之一言難盡。

  退房是不可能退的,有三間房,找一間沒有窗戶的就行。

  還好,行李包防水,里邊的衣物每一套都用密封袋裝著,隨手拿一包出來換洗,不必費心搭配,一直忙到凌晨四點多才能舒服地躺下歇息。

  與此同時,原本應該寂靜無聲的大堂,正吵鬧得像菜市場——

  “神經病,當然要總統套房,幾萬塊算什么錢?你沒有嗎?”剛到達的一名男子挺著個大肚腩,滿臉不高興,當眾指責最先到的那對夫婦,“兩間房怎么???”

  有老有小的,擠在兩間房里像什么話?

  “哥,不怪他,”之前吵架的女人忙替丈夫開脫,“那女人特別囂張,不管我們怎么說她理都不理。還有這些服務員,一個個見錢眼開……”吧啦吧啦。

  只要不是打架,服務行業人員多半不會報警,盡量息事寧人,最后把值班經理吵下來處理。

  他們一定要追究兩位前臺工作人員的責任,并且要求馬上換房,“她一個人住什么大套房?你們真的是,眼里不要只看錢,要替每一位顧客考慮周全……”

  怎么可能呢?客人上去一個多小時了,可能老早睡下,怎么能夠打擾?

  于是,雙方又起了拉鋸戰。

  幸好,這群人里總有一位正常人,另一個年輕女人累了半天實在提不起精神吵鬧,讓他們先開房間讓孩子睡覺,這場糾紛暫停鬧騰。

  但對方又提一個要求,明天早上九點必須換房,不然就找人跟酒店的老板談。

  這話什么意思,大家心知肚明。

  于是,第二天的早晨八點,羅青羽被前臺的電話吵醒,迷迷糊糊的:

  “換房?我不用換……優惠?我不用優惠……他們人口多?現在幾點?八點,那讓他們換間酒店住唄……總之不換,兩天后我走人,要么你讓他們等兩天?

  不肯?那我愛莫能助,就這樣吧?!?br/>
  本來只住一天的,現在不了,她要住滿兩天再走,看看那位認識市領導的人怎么對付她。不必麻煩霸總,等她失蹤,他們自然會找來,自己還不用欠人情。

  劃算。

  她半夢半醒的盤算完畢,翻個身繼續安枕無憂……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