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515回(推薦的加更)

第515回(推薦的加更)

  “不行!你知道那種場合有多復雜嗎?”張經紀極力反對,“左依,你現在跟康南做搭檔,不僅是他的機會,更是你的機會,過往不能有污點,你要分輕重?!?br/>
  “我懂,就一次,好不好?我真的不想浪費機會……”左依苦苦哀求,“康南本身有一定名氣,就算這次的舞不紅,對他影響不大,我不同……您知道的?!?br/>
  她入行早,曾經有一部分戲有機會做主角,由于拒絕潛.規則和說話得罪人,之后處處碰釘子。

  “我知道,所以讓你抓緊機會!”張經紀苦口婆心,“你還年輕,抓緊機會充實自己……”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不小了,有些人20歲紅遍全國,我連演個配角還要求這個求那個?!弊笠涝秸f越替自己的遭遇感到心酸,“看過我演戲的人都夸我演技好,但就是不紅……”

  很羨慕那些從十幾歲紅到三十幾歲的,那才是打開幸福人生的正確方式。她22了,除了給后來居上的人當助攻,好像沒有別的用處。

  明明對方不及她漂亮,不及她年輕。

  為什么?因為她沒人捧,反而那些沒什么演技的網紅臉出名了。自己處處遭人打壓刁難。

  歌唱得好有什么用?還不是要給康南做陪襯?

  這種事不是第一次了,就算這次的舞紅了,公司也只會捧著康南,把最好的資源給他。其次的,估計由康南自己分配,愛給誰給誰,自己可能又被晾在一邊。

  等著給下一位小鮮肉或者小花旦做墊腳凳。

  “……我舞跳得不好,羅老師很不滿意?!鄙钪约弘S時被涮下來,“對不起,我不能不做兩手準備?!?br/>
  無論如何,她堅決要去,連張經紀也阻止不了。

  本來,不紅的藝人命運捏在經紀公司的手里,左依不該這么強硬的??伤沓鋈チ?,趁自己搭上康南這條船,公司不會輕易將她換掉,否則前功盡棄。

  富貴險中求,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既然公司不幫她,她只能靠自己。

  在公司懲罰她之前,若能尋到好資源,高層們自然高看她一眼。如若尋不到,那么她就乖乖的聽從安排,回羅老師那兒上課。

  為了不影響康南的練習,公司對她會相對寬容。

  機會只得一次,她不想錯過……

  第二天,左依果然沒有回來,羅青羽看著場中排舞的眾人,若有所思。

  昨晚,張經紀打電話過來問她,左依是否沒希望了?

  “勤能補拙,她若肯用心些,勤快些,勉強跟得上節奏?!绷_青羽告訴她,“畢竟她是邊唱邊跳,有些差距可以理解?!?br/>
  問題是,左依老是不在狀態,屢教不改。

  她平時對羅青羽的態度不錯,見面說嗨,離開拜拜,挺有禮貌的。僅此而已,成年人了,道理她懂得羅老師還多,不愧是混過江湖的孩子,特有主意。

  正如張經紀初次見面說的那樣,成年人了,講道理,他們懂的。

  如果不懂,那是她不想懂。

  “既然這樣,麻煩你先找好替補人選吧?!睆埥浖o嘆氣說,“這件事要保密,我始終看好她?!?br/>
  “行?!绷_青羽應得十分干脆。

  在這個班里,流水的伴舞,鐵打的康南。除了康南,其他人都可以撤換。大家知道這一點,平常練得很賣力。

  四男四女,除了左依,其余的人跳得很不錯,節奏感強,有爆炸力。遺憾的是,三位妹子的歌喉不怎么樣,不及左依唱的有感染力。

  選替補不難,雖然三位妹子跳得一樣好,有些細節非常明顯。比如那個叫黃碧詩的,她表演欲太強,個人秀還行,在團隊秀中她的個人特色過分突出。

  這對其他隊員是一種災難,尤其站在c位的那個。

  她和左依的思想差不多,忒有主意。羅青羽已經叮囑她改,看她以后表現吧。不到迫不得已,換人是下乘的做法。

  或者讓公司給黃碧詩量身訂造一次個人秀?

  那是她家公司的事,和羅青羽這個舞藝指導無關。況且,黃姑娘是表演欲強,并非業務技能強。

  簡單點說,她是為了表演而跳,務求讓每一個動作達到標準,很難讓觀眾產生代入感?;蛟S自己太挑剔了,但,羅青羽暫時不考慮把她列入替補名單。

  另一位叫李茹的女生舞藝平平,動作達標,適合伴舞。最后一名叫刁蟬,名字搞怪,舞技挺好,原本應該是個活力四射的人,為了配合隊友略有收斂。

  這是羅青羽憑經驗得出來的評價,這姑娘學得快,看兩遍就能跳出她需要的模樣。

  表情控制得當,該笑時笑,該抿時抿,肢體的語言表現恰到好處。

  說實話,從一開始便覺得這姑娘合適與康南搭舞。但,羅青羽是外人,不好干預他人的決定,這個想法也不曾跟任何人提過。

  包括讓刁蟬做替補的事,對任何人皆只字不提。

  “羅老師,左依請假了?為什么?”課間休息時,康南接過助理遞來的毛巾擦擦臉上的汗,關切的問,“她是不是碰到麻煩了?要幫忙盡管開口?!?br/>
  從旁經過拿水喝的黃碧詩聽到了,接話說:“是呀,她平時挺敬業的一個人,有點頑固,從來不早退請假?!?br/>
  一邊說著,隨手從角落的箱子里拎出一瓶水。結果被康南手一伸,截胡了,她無奈的再去拿一瓶。

  這是大家的日常,年輕人扎堆一起打打鬧鬧的,氣氛融洽。此刻,隊員們聽到他們提起左依,紛紛向這邊靠攏聚集。

  羅青羽靠在墻邊坐著,角度挺好,室內的一切盡收眼底,聞言望一眼眾人:

  “她家里有點事要處理,明天回來?!?br/>
  “哇,什么事???她家不在本地……”有隊員驚詫道。

  “不知道,她沒說?!绷_青羽搖搖頭,不想多提別人的家事。

  “羅老師,”黃碧詩笑嘻嘻的湊過來,開玩笑似的把旁邊的安東擠到一邊去,“說實話,我今天跳得怎么樣?你昨天提的那些,我今天改了吧?”

  “改得不錯,繼續保持……”羅青羽笑瞇瞇的贊道。

  其實,跟年輕人相處是非常愉快的事,如果不摻雜各種利益的話……

  中午下了課,安東訂了餐廳,四人一起到外邊吃飯。沒錯,四個人,另一位當然是熊春梅。

  自打事情解決后,她不用再躲著羅青羽,反而帶來一個消息:“青羽,一班是教,兩班也是教。你以前連晚上都不肯放過要做兼職,今年再帶一班怎樣?”

  不等羅青羽應答,安東率先抗議,“嘩,你們當她超人嗎?不用休息???”

  也不看看她今年是什么身份,能跟以前比嗎?她就算涼了,也有人盯著抓她把柄,這是要累死他和阿蓋的節奏?

  抗議,必須抗議!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