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518回
  那小姑娘是誰,羅青羽不認識,但知道那個男的是誰。

  新來的一名教員,好像教鋼琴的,叫凌昔陽。

  她中午從正門出去回宿舍,經過大堂,偶爾看到對方在職員欄上的大頭照。此人五官端正,女同事們說他長得跟溫遠修有幾分相似,五官比溫大氣有溫度。

  還說溫遠修長得太文弱,有些小鮮肉的范。

  這是說法比較含蓄,羅青羽知道她們真正的意思是指,溫遠修的文弱像娘娘腔。

  雖然凌昔陽不及溫遠修高,可他體魄強健,談吐幽默,氣度不凡??赡軠剡h修離她們太遙遠,這位凌昔陽近在眼前,大家的看法有失偏頗。

  而在羅青羽眼里,凌跟溫一點都不像。

  前者沒有后者的溫文爾雅,談吐如何不知道,她沒跟他接觸過。

  在食堂吃飯時,常聽同事們講他的八卦,原來他也在國外留過學,今年26歲,六月份回的國。目前這份工作是暫時的,幫他適應國內生活的一種過渡。

  如果無法適應,他可能重返國外任教的說。

  羅青羽是聞歌而來,對他的事不感興趣。

  這首歌勾起她一段遙遠的回憶,忍不住過來瞅瞅罷了。別誤會,她并非惦念某個人或者某段情感,純粹想起青春期的一段經歷,有些惆悵。

  充滿青春的校園生活仿佛猶在昨天,實際上已經過了三年,能不惆悵嗎?

  時間過得真快啊……

  “抱歉,請問你有什么事嗎?”一道疑惑的男聲打斷她的回憶。

  羅青羽回神一看,發現剛才坐在鋼琴前的男子已經站在門口,神情疑惑的看著她:

  “你,沒事吧?我們吵到你了?額,你是……羅老師吧?”

  “噢,對,”有些精神恍惚的羅青羽徹底清醒過來,不好意思地笑笑,“應該我說抱歉,打擾你們練琴了?!?br/>
  “沒有沒有,”凌昔陽瞅著她臉上略顯狼狽的神色,不禁莞爾,“是我們彈琴的聲音太響吵著你們練舞還是怎的?平時很少見羅老師走這邊?!?br/>
  八成太吵,忍不住下來抗議。

  “不是,我剛剛路過樓梯口無意中聽到這首歌,覺得好聽的便過來瞧瞧?!绷_青羽不想多說,微微一笑,“不打擾你們練琴,有朋友在上邊等我,失陪了?!?br/>
  說完隨意揮揮手,轉身上了樓梯,剛走到半層便碰到安東聞聲下來尋她。

  “咦?你怎么也下來了?”羅青羽怔了下。

  “我以為你被粉絲綁架了,你真的是……”

  作為盡職盡責的未來王牌助理,安東一臉埋怨的想念她兩句,無意瞅見樓下站著的男人,頓了下,噤聲,隨羅青羽回到樓上。

  駐立在樓梯口的凌昔陽看著她匆匆而來,匆匆而去,在原地默默笑了下,轉身回課室繼續彈琴。

  不久,那首歡樂的歌曲,在安靜的樓道間再次響起……

  瞄瞄她的臉色,好像沒什么不對。

  于是,安東忍不住問道:“青青,剛才那位是……”

  “新來的鋼琴老師,”羅青羽邊走邊回答,“怎么了?有什么不妥?”

  “沒不妥?!币娝魺o其事的樣子,安東忍不住試探,“覺得他跟某個人有點像?!?br/>
  “溫遠修?”羅青羽睨他一眼,見他點頭,不禁無語,“哪像?鼻子還是嘴巴?一點都不像好嗎?還有啊,溫遠修和我頂多是好朋友,你用不著小心翼翼的提他。

  要提就大方提,遮遮掩掩的,人家還以為咱們欲蓋彌彰?!?br/>
  既然她這么說了——

  “坦白講,他倆的五官輪廓有點像,氣質差很多?!卑矕|邊說邊留意她的表情,“不管怎樣,溫遠修已經是過去式,你和農先生的事雖然換了幾個版本……”

  先是和他好,接著被甩,目前處于失戀期。

  “無風不起浪,出了這種緋聞,溫家更不可能讓你和溫遠修有一絲一縷的牽扯?!卑矕|提醒她,“你要清楚自己的情感歸屬,不要犯錯?!?br/>
  是人都會犯錯,關鍵是有些人能否容忍。

  比如溫家的人,又比如農家的人。老實講,這兩家都不好惹……

  說話間,兩人已經回到辦公室,恰好碰上阿蓋在收拾食物殘局,見兩人進來便問:

  “青姐,你還吃嗎?”

  “吃吃吃,等會兒我自己收?!彼臒喭?,嗦~,忙回到自己的位置。

  等阿蓋抱著一堆東西出去扔,羅青羽邊吃邊跟安東閑聊,“我懂你的意思,不瞞你,我跟我年哥是一對。而我跟溫遠修,又的確是朋友,沒什么不可以說的?!?br/>
  兩人在她心里的定位,她很清楚。

  可是,有些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我不是質疑你的為人,”安東組織一下語言,說,“但我猜,你跟農先生確定關系的時間,是在游船后吧?”

  羅青羽頓了下,“……是又怎樣?”

  “你年底和溫遠修徹底決裂,接著就跟農先生好了,這時間段會不會太短,你倆的關系發展得是否太快?”安東盡量用一些溫和的字眼,為她分析解疑。

  “大家相處幾年了,我知道你不會一腳踏兩船。但我認為你最好慎重考慮,自己到底喜歡誰,而不是草率的認定一下人……”

  那樣的話,既害了她自己,對兩位男士也不公平。

  一個被錯過,一個被耽誤,都是一種傷害……

  安東的一番好心,成功地把羅青羽本來就提不高的情緒,徹底搞抑郁了。除了上班的時候有些精神,其余時間,她的腦海里皆一片空白。

  連她自己都忍不住懷疑,是不是在利用年哥忘掉溫遠修?

  靠!太狗血了,她想罵人。

  “哎,誰得罪你了?這臉臭得……”周五晚,在赴約的路上,好久不見的農七哥瞅著身邊一臉陰沉的女孩,“說說,七哥替你出氣?!?br/>
  望向車窗外的羅青羽挑挑眉,回頭的同時換上一臉溫和的表情,疑惑問他:

  “為什么一定要我穿禮服?不是普通聚餐嗎?”

  她一直以為是熟人聚餐,穿便服輕輕松松赴約那種。

  “再普通也有一定的商業性質,”農七哥坦然說,“叫我去八成是拉贊助,那小子無利不起早。女士穿禮服很正常,我不也穿西裝打領帶嗎?習慣就好?!?br/>
  說到這里略作停頓,回到先前的話題:

  “說說看,誰欺負你了?或者有什么煩心事搞不定?還是看上哪個小子不敢追?小青,女追男隔層紗,看上誰你大膽追,以你的條件沒有追不上的人?!?br/>
  瞅一眼窗外的羅青羽又回過頭來,嫣然一笑:“七哥,陳雅最近怎樣?還好嗎?”

  “……”

  白她一眼,不想說就不說,扯她干嘛?多事。

 ?。?。: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