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526回
  一個星期后,左依再次消失,沒有電話告假,也沒有通知經紀公司。

  只剩一個月了,時間緊迫,羅青羽和她的經紀人經過商量,決定讓刁蟬暫時取代左依的位置。

  “暫時讓刁蟬取代左依當陪練,”做好安排,羅青羽告訴眾人,“最后由誰頂替左依,始終要你們公司說了算?!?br/>
  為免刁蟬空歡喜一場,她有必要事先提醒一下別高興得太早。誰笑到最后,誰才是勝利者,一件事在落幕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羅老師,”課間休息時,刁蟬神色猶豫的跟她回到辦公室,“主唱這位置我怕做不了,要不,你另外找一個人頂上?”

  羅青羽抬眸,安慰她一下:

  “你能否勝任要看你們公司的意思,現在主要任務是配合康南,你懂吧?你是目前隊員里跳得最好的,先由你暫時代替,最后未必是你做他搭檔,放心吧?!?br/>
  刁蟬:“……哦?!壁s緊轉身走人。

  聽了這番安慰人的話,心里不知啥滋味,是該歡喜還是愁。

  刁蟬剛走,不久后又溜進來一人:

  “羅老師,忙嗎?”

  羅青羽抬頭一看,是黃碧詩,“不忙,有事?”

  和畏縮的刁蟬相反,黃碧詩為人一向直爽大方,這次也一樣,“羅老師,我能不能毛遂自薦頂替左依的位置?我自認舞跳得不差,從小歌唱得比別人好……”

  除了嗓子,她的條件不比左依差。

  “你的條件確實不錯,但跟康南做搭檔還差些火候。選刁蟬是為了陪練,能不能頂替左依的位置,這要看你們公司的選擇?!绷_青羽耐心解釋,“我做不了主?!?br/>
  她十分理解這些姑娘的小心思,康南不僅脾氣好,還特別勤快。早上到她這里上課,下午回公司安排的場地跟另外一名老師學舞,因為他出的歌不止一首。

  晚上還要看劇本,行程安排緊湊,幾乎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這時候跟他做搭檔,有百利而無一害。

  當然,男生那邊沒有競爭的機會,只要康南不死,他們在這次的舞蹈里只能是陪襯??膳沁叢煌?,按羅青羽之前的話,請假兩次的人會被踢出局。

  左依這次是第三回,并且先斬后奏。就算羅青羽能容忍她,張經紀也不可能再給她機會。

  對于不聽話的藝人,坐幾年冷板凳是常有的事。既然公司管束不了她,便讓社會教教她做人的道理。

  她騰出來的位置,自然成了姑娘們明爭暗斗的目標。

  “我知道,羅老師,公司很看重你,否則不會重金請你教我們跳舞,對吧?”黃碧詩機靈的看著她,“你能不能幫我在張經紀面前說說?有你舉薦,她或許會給我一個機會?!?br/>
  “黃碧詩,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要為自己的舞負責任?!绷_青羽很無奈,“另外,你來求我真的沒用。你是圈中人,見過舞蹈老師有資格插手選角的事?”

  “凡事總有例外的嘛?!秉S碧詩不甘心,懇求道,“羅老師,人在江湖飄,我已經挨了很久的刀。這次機會千載難逢,對我來說很重要,求求你了……”

  美人計、苦肉計什么的對她沒用,年紀大了,讓她活出一副鐵石心腸。

  “有機會的話我提一下,管不管用要看你自己的運氣?!绷_青羽說著場面話。

  “謝謝羅老師!”黃碧詩開心的像要跳起來,“那我先回課室了?!?br/>
  “嗯?!?br/>
  黃碧詩笑嘻嘻的轉身,開心的笑臉瞬間斂起,雙眸凝聚一股風暴仿佛隨時迸發……

  成年班一共四名女生,走了左依,剩下的三名。已經來了兩位,不知第三位會不會過來。

  羅青羽忙里偷閑,上網的同時等著最不起眼的李茹的動靜。

  其實,她很同情這些一心想當明星的姑娘。在這個圈子里混,混得好日進千金;混得不好,一輩子充當別人的墊腳石,眼睜睜看著昔日的塑料花姐妹成為豪門。

  這種心理落差容易讓人犯渾,進而犯錯,受盡求而不得的折磨。

  她太理解這種心態,就像上輩子的她天天做夢錢錢錢,要很多很多錢……結果到死還是窮光蛋,遺憾終生啊。

  算了,往事無需再提。

  羅青羽在辦公室一直等到休息時間結束,依舊不見李茹的身影。挺沉得住氣的姑娘,令人刮目相看。

  她笑了下,關電腦,回舞蹈室繼續排練……

  自從那次不聲不響的曠課之后,羅青羽再也沒見過左依。因為張經紀取消她在團隊里的資格,不僅無法接受那個樓層,甚至只能在大堂里坐等。

  因為她已經不再是這里的學生,不能上樓。

  “哦?她想見我?”一天下午,羅青羽接到前臺小姐姐的電話,說有個叫左依的人想見她,不由蹙眉,“麻煩你們轉告她,我沒空,讓她以后不要再來了?!?br/>
  事已至此,她們還有見面的必要?沒有,不管她發生了什么。

  沒有誰的人生不憋屈,包括羅青羽自己,她在學校、在帝都、在魔都受到的打壓至今未曾討回公道。在國際舞臺上她是亞軍,在國內卻是網紅,不憋屈嗎?

  她不愿麻煩高曼琳,不想連累農家,不敢勞煩霸總為自己出頭。同樣的,她也不想被別人麻煩,何況對方還是一位“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的路人。

  現在想到她了,早干嘛去了?自己勸她的時候還被鄙視了一頓。

  “安東,左依找來了,你們留意網上,小心她狗急跳墻逮著我咬?!绷_青羽打電話給安東叮囑,開車從停車場的另一個出口離開。

  當初與張經紀簽訂的協議里,有一條文指出,這些學生若在外邊肆意污蔑她的名聲,她可以公開視頻或者錄音還自己清白。

  而除了舞蹈室,羅青羽的辦公室也有監控和錄音。

  沒辦法,她這閑散人士的危機感超強,和藝人打交道多藏幾個心眼。任何一個進辦公室談事的人均被錄了視頻,若遭人詆毀污蔑,她有的是證據和實錘。

  幸好,聽了她讓前臺轉達的話,左依并未糾纏,很有骨氣一聲不吭的走了。

  羅青羽對她的去向不關心,倒是有一個人主動向她打聽,“羅老師,聽說左依來找過你?”

  “是呀,不過沒見著,走了?!绷_青羽輕描淡寫道,瞅他一眼,“怎么,你要找她?回去問問張經紀?她應該知道?!?br/>
  長得斯文俊秀的康南苦哈哈的笑一下,“沒有,聽說她那個角色被人搶了,可能走投無路想回來?!?br/>
  “只要你們經紀人同意,回來就回來唄?!?br/>
  反正,她已經做好爛尾的心理準備。

  別誤會,這個爛尾的意思是指,她對這次的舞不抱希望了。沒事,自己跳得好,未必學生也跳得好,名聲差些沒什么的。

  客戶要捧的是人,不是她的舞,愛咋咋滴吧。

看過《我的佛系田園》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